刚刚更新: 〔九洲武帝〕〔校花极品小道士〕〔心里有个兵工厂〕〔洪荒青莲道〕〔动漫角色来我家〕〔我和女鬼传道那些〕〔当现在变成上古时〕〔机械杀戮主宰〕〔重生之最强人生〕〔北宋大丈夫〕〔水墨东来〕〔仙二代修仙记〕〔漫威世界的小店〕〔无相雷帝〕〔他身上有宝贝〕〔从仙侠世界归来〕〔圣女不好当〕〔明末小平民〕〔武步诸天〕〔魔傀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九章 王府寿宴
    在锦安王府紧锣密鼓的安排下,终于迎来了锦安王的寿宴。

    锦安王府是仅次于楚宫的存在,每年锦安王过寿,虽然邀请的人不多,但是金陵权贵也没有人敢不到场,就算不吃酒席,也是要送上一份厚礼。

    楚帝为了彰显与锦安王的兄弟情深,每年都想在楚宫为锦安王庆祝寿辰,却都被锦安王以不可规矩拒绝,但楚帝每年的赏赐都异常贵重。

    每年秦侧妃都将锦安王的寿宴打理的井井有条,可最近锦安王府病的人似乎有些多了,欧阳侧妃抱恙不出,秦侧妃身子不好,严映秋和云曦都在养胎,是以这寿宴的重担就落在了许欢宜的身上。

    而许欢宜这几日也着实不好过,每日与那两个夫人周旋已经很是疲惫了,偏偏还有一个慧怡女官天天挑她的错处,让她甚至一度后悔领了这个职。

    特别是每日看到云曦带着楠姐到花园里散步玩乐,她却是要在王府里处处奔走,她便羡慕嫉妒的要命,心里只恨冷凌弘不像冷凌澈一样会疼女人。

    而冷凌弘也是个靠不住的,每日都被楠姐拐跑,许欢宜这些日子下来,补药是没少吃,可人却日渐消瘦了,心里淤积这一口气如何也喘不上来。

    总算是到了锦安王府的寿宴,许欢宜好好打扮了一番,对着铜镜绽放出最灿烂的一抹笑意,今日她便要一举融入金陵的贵妇圈,为以后打下一个基础。

    男宾们都在前院,有冷凌弘和冷凌澈招呼,但其实冷凌澈不过是人坐在那,你若与他交谈,他便笑若春风般的应和两句,仿佛他才是王府的客人一般。

    而殷钰这个时候就发挥自己的特长了,将一众公子们招呼的甚是稳妥,宾至如归,仿佛他才是锦安王的儿子一般。

    锦安王虽然一向是个冷脸,但今日毕竟大家都来参加他的寿宴,所以他那一向冷峻的脸上也难得柔和了一些,可这种柔和的前提是不能看见冷凌澈,否则便瞬间凝结成冰,让人退避三舍。

    冷凌衍和冷凌洵自是也要参与王叔的寿宴,两人扫了对方一眼,都希望对方能在今日生些事情才好。

    至于女眷那边更是三五一小群,凑在一起闲聊金陵的琐事。

    “听说今日这寿宴都是大公子的那位平妻准备的呢,暂时看来安排的还不错嘛!”

    “什么平妻啊,其实本身就是个贵妾,听说好像是小产了,才给了她一个平妻之位安抚!”

    “哎!你们说大少夫人称病不出,有没有可能和这件事有关系?”

    “少胡说了,大少夫人是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啊,就算有关也是被连累了!”

    一众夫人点点头,严映秋平日里口碑很好,她为人和善,从不与人为敌,一众夫人小姐都听喜欢她的。

    话正说着,许欢宜款款走来,她嘴角轻扬,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意,眼里坠着柔光,一看便是个婉约的美人。

    许欢宜穿着一身青色绣并蒂莲花的长裙,外罩一件芙蓉色绣竹纹的外衫,挽着别致清雅的百合髻,发上插着一支镶珊瑚的金珠簪,看来优雅又精致。

    一众夫人小姐都打量着这位新夫人,她们听说了许欢宜的身世,本以为见到会是一个穿金戴银上不台面的女人,却没想到这许欢宜也是个美人坯子,说话做事都很得体。

    这些夫人都是个人精,她们与严映秋教好是一方面,更多的自也是为了攀上锦安王府。

    见许欢宜待人落落大方,她们便也与之相处融洽,好似早就相识一般。

    “刚才还说人家坏话呢,此时倒都像推心置腹的好友了一般!”冷清落与陆琼羽咬着耳朵,两人一致摇了摇头,心里对这种事都表示鄙夷。

    “听闻今日的寿宴都是许少夫人一力安排的,准备的还真是不错的,这般繁琐的事情我可真是想都不敢想!”

    说话的正是秦盼兮,她与二皇子妃徐瑶一路而来,轻声笑语道。

    陆琼羽的身子僵了僵,然而秦盼兮并没有看陆琼羽一眼,只和徐瑶挽着手,相继落座。

    众人一时都看傻了眼,她们原以为这位二皇子妃会把秦盼兮活吞了,没想到两人竟然相处如姐妹一般?

    徐瑶虽然心里有些介意,可秦盼兮直接了当的说过,她嫁给二皇子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为了一同摆脱眼前的困境。

    而事实上秦盼兮也确实是如此做的,她几乎不让二皇子进她的院子,后院的那些妾室也都被秦盼兮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对徐瑶可谓是毕恭毕敬。

    徐瑶不善人际,秦盼兮却是不同,有她在左右帮衬,她也渐渐的走进了金陵女子的圈子里。

    所以徐瑶虽然心里有些嫌隙,却又找不到发作秦盼兮的理由,反是有些依赖起她来。

    徐瑶其实不喜欢许欢宜,觉得她就是一个喜欢爬床的贱人,可秦盼兮告诉她,王府的权力要比一个女人重要的多,许欢宜若是能制衡云曦,那她们便要给予支持!

    许欢宜一看见她们便立刻走上前去,抿嘴笑道:“二位过奖了,欢宜可当不起你们如此夸赞!”

    秦盼兮四处看了一眼,扬唇轻笑道:“怎么不见世子妃,照理说世子妃聪慧能干,应该与你一听筹备才是!”

    许欢宜面露为难之色,却很快掩饰掉了,只无奈说道:“世子妃要修养身子,自是没有精力的……”

    许欢宜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可她偏偏一副为难的样子,好像是在想办法圆谎一样。

    “谁没怀过孩子?才不过四个多月,正是对稳当的时候,哪里就这般矫情了?

    我看她分明是不愿和你一起做罢了,这才故意找个借口躲开了!”说话的是二皇子妃徐瑶,明明之前她还云曦很投得来,今日却是冷嘲热讽起来。

    其实也怪不得徐瑶,女子以夫为天,因为冷凌澈和云曦是的二皇子陷入了困境,徐瑶每天听得最多的都是冷凌洵痛骂云曦两人,便也跟着记恨起来。

    “你说什么呢?你知道什么就在这里胡说八道,也不怕闪了舌头!”冷清落一拍桌案,冷声吼道。

    徐瑶轻蔑的仰头一笑,不为所动。

    眼见两人呈现剑拔弩张之势,许欢宜连忙轻声安抚,“众位别因为一些小事儿争吵,二皇子妃,我知道你是心疼欢宜,最近虽然疲累了一些,但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不亏的呀!”

    许欢宜这哪里是解释,简直是在火上浇油,可冷清落不擅长这种争吵,陆琼羽便缓缓起身,正想着开口,云曦却是翩翩而来。

    云曦一身世子妃正装,她依旧清瘦,只是小腹微微隆起,纤细的身材让人看起来便觉得怜惜。

    她还牵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那女孩一身水红色的牡丹裙,看起来格外的讨喜。

    楠姐松开云曦的手,大大方方的给众人行礼,让一众夫人都喜欢不已。

    “哎呦,我可真是好长时间没看见楠姐了,楠姐倒是越发的出息了!”说话的夫人是严家的大少奶奶,也是楠姐的大舅母。

    因为严映秋被卷入了许欢宜小产一事,她们严家也不敢多说话,此时看到楠姐,也是真心的为她感到高兴。

    “世子妃是极有耐心的,我每次来世子妃要么是在教楠姐写字,要么便是在教她读诗,以后若是做女先生,那可真是尽职尽责呢!”

    陆琼羽打趣说道,看起来是在开玩笑,实则却是在告诉众人,楠姐现在养在云曦院子里。

    云曦若是真想托大,何必养着楠姐,她本就有孕,还要照看孩子,若是再要求她亲自筹办锦安王的寿宴,的确是强人所难了!

    冷清落也听出了陆琼羽的意思,笑着开口道:“但楠姐也是个乖的,谁让她与二嫂嫂投缘呢?

    大少夫人身子不好,无法照料楠姐,楠姐就喜欢与二嫂嫂待在一起,要说这小孩子最是聪明不过了!”

    众夫人都抬头打量着许欢宜,心里都觉得有些不对,严映秋身子不好,可以把楠姐个许欢宜照顾,或是给秦侧妃也是可以的。

    可严映秋偏偏求到了云曦的身上,这大房的关系还真是有些意思。

    想到许欢宜和秦侧妃和关系,众人心里都暗暗揣测出了无数的想法。

    “可不是嘛,世子妃对楠姐啊那可是真心的好!楠姐对世子妃这个婶婶比对她祖母还亲呢!”霞夫人忍不住开口说道,瞬间从云曦身后迈了出来。

    有些人对霞夫人眼生,云曦变笑着解释道:“这次的寿宴两位夫人出力甚多,还有便是皇祖母派来的慧怡女官,都忙碌了许多天呢!”

    照理说霞夫人和锦夫人的身份不配出现在此,可她们既然帮着筹备寿宴,自是有资格出席,众人都听得明白。

    “原来还有这么人帮衬着呢,大家还以为是某人自己做的呢!”冷清落逮到机会,立刻落井下石,脸上难掩冷嘲的笑意。

    许欢宜的脸色彻底僵住了,霞夫人是个嘴快的,又和许欢宜在筹备寿宴的过程中有些争执,便立刻开口道:“这么可能嘛!

    王爷的寿宴多复杂啊,哪是一个人能忙过来的,我们这么多人还忙的焦头烂额呢,是不是?”

    霞夫人说完还撞了默不作声的锦夫人一下,锦夫人轻轻“嗯”了一声,便低头不语。

    “要说还是世子妃想的周到,世子妃怀着身子,又要照看楠姐,秦侧妃的身子也不好,世子妃便让我们来帮衬着,我们自是要全力以赴!”

    霞夫人因为此时对云曦的印象很好,好话说起来更是止不住。

    一众夫人自是听得明白,这次的事情明明是许多人一起做的,云曦虽是没参与,却也帮着想了对策。

    可这许欢宜却是坦然的将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自己,只字未提别人,字里行间还要指责云曦不负责任,看来也是个黑心肠的。

    特别是与严家交好的人,都低低一笑,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虽是未说什么,但是已经用动作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许欢宜几欲要被气疯了,她好不容易才赢得了一些人心,结果云曦几句话就将所有的毁了。

    云曦侧谋看了许欢宜一眼,浅浅一笑,摸着楠姐的头说道:“楠姐去和那些小姐姐们一起玩可好?”

    宴席上还有一些小孩子,楠姐大大方方的走过去要带着一众小孩子去后院玩。

    那些小孩子早就不耐烦了,待得到家长同意,便都开心的和楠姐跑去玩了。

    云曦让喜华和楠姐的奶娘跟上去照顾着,一众夫人都夸赞楠姐聪明懂事。

    云曦柔和一笑,缓缓开口道:“大嫂的确很会教养孩子,等大嫂养好了身体,我才敢去叨扰一番……”

    有人好奇严映秋的事情,便趁机询问,云曦闻后淡然答道:“大嫂这次怀相不好,身子很弱,便是连楠姐都没有精力过问,否则也不会舍得托给我。”

    众人闻后都纷纷出言表示关心,照理说大房和二房应是针锋相对的,云曦的说辞应是可信的。

    严家大少奶奶感激的看着云曦,小姑子的性格她最了解,若没有云曦帮衬,只怕她的日子更难过了。

    许欢宜气的身子发抖,碍于众人在场却不得不保持得体的微笑,险些气出内伤。

    可不论她再如何的八面玲珑,肯理会她的也就只有二皇子一派的人,其他人都围着云曦说话。

    秦盼兮幽幽一笑,看着陆琼羽细声细气的说道:“几日未见,琼羽真是越发的口舌凌厉了!”

    秦盼兮说话的声音不大,只有陆琼羽和冷清落听到了。

    陆琼羽脸色一白,揉着帕子抿嘴不语,冷清落向前坐了坐,用身子挡在陆琼羽身前,凤眸一挑,怒目而视。

    秦盼兮轻瞥一眼,收回了视线,径自与身边人谈笑起来。

    后院也搭了戏台,一众夫人小姐都朝着戏台走去,许欢宜安排的很周到,还给不爱看戏的夫人小姐准备了暖阁,哪里安静清幽,谈天说地最适合不过。

    秦侧妃招待几个年岁大些的皇室宗妇,冷清薇陪着说了几句话就待不住了,眼神不断地向外面看着。

    秦侧妃见此,自是知道他为何心猿意马,便起身说道:“几位夫人先坐着,我有些东西要清薇交给欢宜,几位夫人稍等片刻!”

    冷清薇迫不及待的跟着秦侧妃走了,走进内室,秦侧妃递给了冷清薇一个小盒子,冷清薇打开一看,那是一个绣着鸳鸯的香囊。

    秦侧妃却“啪”的一声将盒子盖上,含笑的看着冷清薇。

    “母妃的意思是让我给殷小侯爷送这个?”冷清薇脸色通红,局促不安的说道。

    “自是!既然男人不肯直面面对你,有时候就需要我们女子多走出一步,薇儿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小侯爷会接受的!”秦侧妃柔声说道,宠溺的看着冷清薇。

    “可他之前从未说过对我有意,就算我给他这个也没用啊!”冷清薇还没天真到如此地步,若是殷钰对她无意,哪是送个香囊就好的!

    “你还信不着母妃吗?你尽管照母妃的话去做吧,不过切记不要让别人看到,等见到了殷小侯爷再给他!”

    秦侧妃轻声安抚道,冷清薇半信半疑的问道:“母妃难道另有安排?”

    “我的好女儿,你是母妃的宝贝儿,母妃自是会让你达成所愿,母妃会帮你去找殷小侯爷,你去西院等着就好!”

    秦侧妃笑的意味深长,笑容里有温柔和宠爱,还有一丝冷清薇看不懂的深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沈浪苏若雪〕〔假婚真爱:总裁,〕〔夺嫡〕〔荒岛原始生活〕〔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游戏梦想新世界〕〔超级变身女神系统〕〔佛系女配[快穿]〕〔重生野性年代〕〔英雄联盟之守望者〕〔异界火影战记〕〔邪王溺宠:嫡妃惊〕〔逃跑皇后神医娘娘〕〔全能体坛小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