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笼斗之野兽之瞳〕〔重生空间之全能军〕〔史上最强赘婿〕〔灾变学院〕〔重生七零逆袭路〕〔养个狼人当宠物〕〔极品通灵系统〕〔道圣〕〔青花〕〔恃宠而娇〕〔至尊归来〕〔无限英雄之无尽征〕〔杀毒猎人〕〔官谋〕〔都市超级特种兵〕〔风流小农民〕〔征天策〕〔女神的贴身高手〕〔如影谁行〕〔爱妃救命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四章 恶毒如斯
    虽已是深秋,天气愈加严寒,但是秋日胜在天朗气清,天空高远,让人的心境也不由随之开阔。

    楠姐想要去院子外面玩,严映秋有些犹豫,但是想到大夫的嘱咐,说是多在外面走走对楠姐的身体是好的,反是整日缩在屋子里才不好,便也点头答应了。

    “我带你去二婶婶的院子里好不好?”严映秋无事的时候缝了几个可爱的小肚兜,想着给云曦送过去两个。

    楠姐也很是开心,拍着小手欢快的笑道:“好呀好呀!二婶婶的院子里有秋千,我要荡秋千!”

    严映秋闻后一笑,蹲下身子将楠姐围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张小圆脸在外面。

    严映秋给楠姐戴上了兜帽,楠姐小小的身子瞬间变成了一个球,好在这个时候的女孩还不知道臭美,否则定会抗议了。

    牵着楠姐小小的手,严映秋的心里觉得都是满满的幸福,母女两人踏着干净整洁的青石路,楠姐一路蹦蹦跳跳的问着各种问题,严映秋都笑着一一回应着。

    “少夫人!”

    一道娇滴滴的女音传来,严映秋闻声望去,只见许欢宜巧笑嫣然的走了过来,严映秋脸色瞬间一沉,轻轻避开了眼神。

    许欢宜福了一礼,她笑着看了一眼楠姐,嘴角一扬,柔声笑道:“夫人今日好兴致,带着楠姐出来散步吗?”

    严映秋淡淡的“嗯”了一声,梅香如临大敌,警惕的看着许欢宜,许欢宜却是笑意滟滟,一双多情美目盈盈含水。

    “少夫人,欢宜有些话想与夫人谈谈!”

    “我家夫人没空,改日再说吧!”梅香先行回绝了,这个许欢宜从进王府开始就没安好心,与她有什么可谈的?

    许欢宜也不恼,只浅笑着望着严映秋,垂眸柔声道:“少夫人,您是主母,欢宜是妾室,便是我腹中的孩子以后也要喊您一声母亲!

    欢宜自知身份低微,不敢有所妄念,只是有些心里话想与夫人说说,我本也是官家嫡女,自然知道妻妾的分别。

    经过喜鹊一事,我更是看清了以后的路,等欢宜生下孩子后,不论男女,欢宜都会离开,再也不会让夫人为难了……”

    “你……你说什么?”严映秋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许欢宜要主动请辞?

    许欢宜轻轻咬唇,眼中有泪光闪烁,她点了点头,叹声说道:“我在许府时最讨厌的便是姨娘庶女,没想到造化弄人,我反是也成了妾室……

    不过我已经想开了,与其我们所有人都不幸福,不如我离开,或许会有新的开始。

    我还有一个舅舅,他家远离金陵,我可以去投奔他,日若是遇到合适的人,再嫁也无不可。

    可我腹中的孩子需要有人照料,所以我想与夫人好好谈谈,将我们之间的误会尽数解开……”

    严映秋有些愣住了,她完全没有预料到许欢宜会有这一番说辞,可看着许欢宜那楚楚可怜却又认真郑重的模样,严映秋点头答应了。

    “梅香,你先带楠姐去附近玩一会儿!”

    梅香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毕竟严映秋现在还怀着身子呢,可严映秋却定了心思,梅香便只好稍稍挪动几步,确保严映秋在她的视线内。

    许欢宜也遣走了兰香,院中只剩下她们两人,严映秋本就是个善良的女子,刚才见许欢宜那般可怜,不由心生怜悯,便开口问道:“你舅父会对你好吗?”

    “呵呵呵……”许欢宜轻笑出声,以帕掩唇,低低的笑了起来。

    严映秋蹙眉不解,开口问道:“你为何发笑?”

    “自是因为我笑你蠢啊!”许欢宜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一脸好笑的看着严映秋。

    严映秋一脸的疑惑不解,许欢宜目露讽刺,嘴角一挑,幽幽说道:“你知道姨母为何不喜欢你吗?就是因为你太蠢太天真!

    你知道姨母为何抬我为贵妾吗?就是因为姨母知道,大少爷指不上你,你只是一个无用的拖累,而我才能真正的帮他!”

    严映秋后退一步,嘴唇气得微微发抖,“你刚才说的都是骗我的?”

    “当然是骗你的!王府这般尊荣,我为何要放弃唾手可得的富贵!

    姨母从开始就不满意你这个儿媳,你家里虽是清贵,但是对大少爷却是一分助力都没有。

    你的性子又愚蠢软弱,被云曦哄得团团转,你说你这样的女人留在大少爷身边有什么用呢?”

    许欢宜极尽讽刺的说道,看着严映秋的眼神满是不屑,严映秋不过是命好入了锦安王的眼,否则她哪有这个资格?

    严映秋摇着头,不停的向后退去,许欢宜却是步步紧逼,那双总是含着水光的眼眸此时一片狠意。

    “你就是个没用的花瓶,看着好看,实则一文不值!姨母已经承诺了,只要我能帮大少爷得到世子之位,那我便是以后的世子妃,而你不过是一个下堂妻!

    所以你若是有些自知之明,不如自请下堂,还能留些颜面,免得到时候一封休书,你们严家所有人都颜面无光!”

    许欢宜的每句话都像刺一样的扎进了严映秋的心里,她知道秦侧妃不喜欢她,可她一直恪守孝道,从不敢忤逆一分,即便如此也容不下她吗?

    “不!不是的!你骗我!你在骗我!”严映秋眼眶含泪,不停的后退。

    谁知许欢宜却是突然上前,一把抓住了严映秋的手腕,高声哭诉道:“夫人!夫人我求你了,不要再让世子妃为难我了,我求你了!

    等我的孩子出生,我便将他养在夫人名下,我也可以离开,只求夫人饶过我,不要让世子妃要了我孩儿的命啊!”

    严映秋已经完全惊住了,许欢宜时而悲戚时而可憎的面孔让她几欲疯掉!

    “不!离我远点!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严映秋急于抽回自己的手腕,她动作虽是迅速了一些,可她没想到许欢宜竟是惨叫一声向后倒去。

    严映秋下意识的想去拉她,可许欢宜已经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脸色瞬间苍白如纸,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这一系列的变故让严映秋呆住了,梅香愣了愣,见状不好连忙跑去,却有人比她还要快上一步。

    “欢宜!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冷凌弘突然跑了过来,满脸的惊恐的将许欢宜抱在了怀里。

    兰香也跑了过来,见许欢宜虚弱如此,啜泣着哭了起来。

    梅香上前搀扶住严映秋,严映秋紧咬嘴唇,拼命的摇着头,“不是我,是她自己摔倒的,是她……”

    冷凌弘抬起头,可那眼神是如此的陌生,让严映秋心如刀割,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冷凌弘,喃喃道:“你不信我?”

    “血!许姨娘流血了!”兰香突然大声叫了起来,脸色惊恐万分。

    冷凌弘低头一看,只见许欢宜的衣摆上晕染出了一片血迹,便立刻将她抱了起来,急切的吼道:“快去找府医!快!”

    严映秋看着冷凌弘那焦急的背影,脚步一顿,险些踉跄摔倒,梅香用力的搀扶着,哀切的劝道:“夫人,小心身子啊!”

    “他不信我!梅香!他不信我了……”严映秋掩面痛哭起来,回不去了,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去了!

    “娘亲不哭!楠姐不要娘亲哭……”楠姐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跟着痛哭起来。

    严映秋一把搂过楠姐,声音悲哀而绝望,“娘亲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

    当事情传到芙蓉阁时,云曦本是在给严映秋腹中的孩子也缝制一双虎头鞋,突然听闻此事,一不小心刺破了手指,鲜血滴在了鞋面上,迅速晕染成一朵红色的小花。

    “这绝不可能!”云曦了解严映秋,那么善良柔弱的女子怎么可能会去动手杀害许欢宜的孩子?

    若是反过来说许欢宜要害严映秋,云曦却深信不疑。

    “可是,她真的小产了……”喜华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之前府医还说许欢宜的脉象很稳健,难道真的是两人发生了撕扯?

    这也是云曦想不明白的地方,只有当母亲的人才能体会那种小心珍视的心情。

    虽然现在她的孩子才不过四月,甚至还没有发育完全,可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即便他们未曾相见,但是那种血脉亲情却丝毫不淡,那是她的骨血,是她孕育出的生命,不论付出多少代价,她都会护他平安!

    抛开许欢宜所有的不好,她也是个母亲,难道她会狠心对自己的孩子下手?

    云曦摇摇头,她不敢相信,其他人自是也不会相信。

    退一步来说,子嗣对于女人来说是何等重要,许欢宜莫非是疯了?

    云曦觉得有些头疼,喜华小心翼翼的问道:“世子妃,咱们要去看看大少夫人吗?”

    云曦摇摇头,现在去看严映秋也于事无补,她想了想,沉眸道:“去找父王!”

    此时许欢宜的院子里一片忙碌,远远便能听到许欢宜那悲惨的哭喊声。

    “疼!好疼!大少爷,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还不想死啊!”许欢宜满脸泪痕,一张小脸惨白无色,粉嫩的嘴唇都被她咬烂,渗出点点斑驳的血迹,看起来脆弱又可怜。

    “没事的欢宜,没事的!”冷凌弘握着许欢宜的手,心里也难受至极。

    许欢宜紧紧握着冷凌弘的手,一双眼睛盈盈含泪,“大少爷,求你保住我们的孩子,求你了!”

    冷凌弘闭了闭眼睛,没有应声,刚才那一盆血水已经端出,大夫说这个孩子保不住了!

    许欢宜目眦欲咧,她用力的握着冷凌弘的手,拼劲所有的力气,声音嘶哑尖锐,“不!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大少爷,求你了求你了!”

    冷凌弘第一次觉得自己这般无用,就算许欢宜如何哭求,他也无能为力。

    秦侧妃站在一旁看着,眉头紧锁,在她刚刚得知消息,说是许欢宜和严映秋发生了争执,许欢宜意外摔倒,秦侧妃心里第一感觉竟是许欢宜故意为之。

    可此时看着许欢宜是真的小产了,又哭的如此惨绝,秦侧妃的心思动摇了。

    许欢宜再如何也不会拿自己的子嗣来赌,难道真的是严映秋不容她?

    秦侧妃一时摸不准,便询问了兰香,可兰香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秦侧妃眯了眯眼睛,这次要么便是严映秋一时失手,要么便是这许欢宜心机深沉的可怕。

    不过秦侧妃心里又动了其他的念头,严映秋就是个好看无用的,若是因为此事让王爷厌弃了严映秋,也许她可以给冷凌弘再找一门好亲事。

    可想到严映秋腹中的孩子,秦侧妃又有些不舍,若她腹中的是一个男孩,对冷凌弘又大有益处!

    秦侧妃一时割舍不下,这时慧怡突然来了。

    秦侧妃一看见慧怡就满心怒火,却又偏偏发作不得,慧怡与秦侧妃和冷凌弘都福了礼,才缓缓开口道:“王爷有令,大少夫人身为正妻,却未能照顾好妾室子嗣,即日起在院中闭门思过,不得出行!”

    许欢宜眸色一寒,慧怡看了许欢宜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开口道:“王爷又赏了许姨娘一些上好的补药,许姨娘好好修养身子吧!”

    许欢宜的手紧紧握着,面上却仍是一副娇弱无助的样子,心里却恨得要命!

    什么叫做照顾不周?

    锦安王怎能如此偏袒,明明是严映秋推倒了她,害的她小产,竟然仅仅禁足而已?

    秦侧妃没有异议,她也想看看严映秋这一胎怀的到底是男是女,若又是个无用的女孩,她便以此为由休了严映秋!

    秦侧妃不欲再看,她也心疼许欢宜腹中的孩子,若是个男孩,即便是庶子也是好的,可惜了!

    秦侧妃劝慰了几句,又让李嬷嬷送了些珍贵的补药,才起身离去。

    屋内只剩下许欢宜和冷凌弘了,许欢宜紧握着冷凌弘的手,她长发披散,双眼红肿,消瘦的肩膀微不可察的抖动着,就像风雨中的小花可怜无助。

    “大少爷,你送欢宜走吧,欢宜不想再待在王府了!所有人都看不起欢宜,她们都以为欢宜喜欢乞怜邀宠,试图夺走您对大少夫人的宠爱。

    可是您应该知道的,欢宜从来都没这么做过,还劝您要好好安慰夫人,我真的从来都没想过要争啊!

    我今日只是想让夫人替我求求世子妃,让她不要因为喜鹊的事情记恨我,我以后都会乖乖的,可是,可是……”

    许欢宜泣不成声,冷凌弘见此心中更是愧疚,若不是他酒后失德,如何会出现这样的事?

    “欢宜,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许欢宜咬着嘴唇,虚弱的摇着头,“不是您的错,自从母亲走后,欢宜便一直被人轻视践踏,可您从来没有轻视过我,让我再次体会到了被人尊重和关心的感觉。

    是欢宜身份低贱,不配留在这,我本想着等生下这个孩子再离开,可是现在我没有理由再赖在王府了!”

    冷凌弘的心猛地一颤,愧疚怜悯齐齐涌上心头,“这里便是你的家,我不会再让人轻视你的!你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子嗣的,不要再瞎想了!”

    许欢宜眼泪滚落,泣泪涟涟,冷凌弘安慰了她一番,起身要走,许欢宜却是拉住了冷凌弘的手,娇滴滴的说道:“别去责怪夫人了,她……或许真的是不小心。”

    冷凌弘目光一凝,嘴角紧抿,只点了点头便大步离开。

    冷凌弘一走,许欢宜的眼中才浮现了怨毒和恨意。

    为了扳倒严映秋,她事先喝了堕胎药,可没想到即便这样严映秋也没受到责罚。

    可没关系,只要冷凌弘和严映秋的感情不再,她以后还有得是机会。

    许欢宜抚摸上了自己的小腹,眼中满是悲戚,“孩子,对不起,可是母亲也没有办法啊……

    母亲不想让你仰人鼻息,所以只能先行除掉碍事的人,你放心,母亲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题外话------

    第二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荒岛原始生活〕〔大吉大利:鲜肉老〕〔医界狂少〕〔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那时美好时光〕〔重生野性年代〕〔娱乐之逍遥老爸(逍〕〔邪王溺宠:嫡妃惊〕〔超级变身女神系统〕〔霍少请轻爱〕〔从今天开始环游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