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绿茵风暴〕〔最强山贼系统〕〔铁血荣光〕〔一世拂尘〕〔诸天神话管理局〕〔武林浩劫之后〕〔我能召唤神仙〕〔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汉末之奇谋〕〔蜀山魔门正宗〕〔我是一个原始人〕〔姐姐有妖气〕〔火影之联盟〕〔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悟道〕〔异能神医在都市〕〔纹阴师〕〔女神的医流高手〕〔武逆焚天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一十三章 更宜我心
    陆流君一下就明白了,转身便要走,秦盼兮立刻开口唤道:“陆公子,我只想与您说一句话,求您别走!”

    秦盼兮每次来丞相府,一旦偶遇了他,言辞间多有亲近之意,这些陆流君不是没有注意过。

    可是秦盼兮言谈举止并不过分,陆流君也只是刻意保持疏离,可秦盼兮今日的表现,对他的暗示已经十分明显了,今日把话说开也好,免得日后再有误会。

    见陆流君停住了脚步,秦盼兮心中一阵欢喜,嘴角不禁微微上挑,她小心翼翼的措辞,将自己的爱慕之意既表现出来,又不会显得轻浮。

    她将自己这么年的爱慕迷恋尽数讲给了陆流君,中途有几次她都哽咽的几乎说不出来。

    这么多年她只能默默的仰慕他,偷偷的注视她,若是但凡陆流君肯给她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她都会让父亲母亲上门提亲。

    可是这么多年的目光追随,陆流君却始终远在天边,远到让她无法触及。

    “陆公子,我知道这些话本不应由一个女儿家来说,你笑我也罢嘲我也罢,可我不想一辈子活在遗憾里。

    我或许不是最完美的,可我会尽量做到最好,我会孝敬公婆,也会和琼羽相处的很好,我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完美,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秦盼兮说的卑微可怜,她抛下了自己的尊严,只想成为眼前这个男人的妻子,想与他白首不离!

    “秦小姐很好,不必如此低视自己……”一直沉默的陆流君开口了,秦盼兮心中一喜,伸手拭去了眼角的泪,期待的看着陆流君。

    陆流君转过身子,看了秦盼兮一眼,神色端正清明,低声开口道:“流君何德何能得小姐如此抬举,只流君不忍耽误秦小姐终身之事,还请秦小姐再觅良缘!”

    秦盼兮嘴角的笑僵住了,彻底消失不见了,她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就算以前陆流君从未回应过她的倾慕,她也只是觉得陆流君或许是不知道,若是知道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可是今天她已经将自己的爱慕全部表露,他怎么还能如此狠心的拒绝她?

    她有什么不好?论外貌,论才学,她都是金陵顶尖的,他怎么能在听到她真心的倾诉之后,还能狠下心肠?

    “秦小姐,或许今日在下说的话有些伤人,但也是为了秦小姐好。

    在下并非小姐良人,更不想误了小姐终生,所以若有不周之处,还请小姐见谅!”

    陆流君还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可是这种谦和有礼在秦盼兮眼中却分明是冷漠和疏离。

    她突然想起在花园中陆流君与岳绮梦肆意玩笑,甚至还会故意调笑几句。

    她一直以为陆流君是因为家风严肃,所以为人处世才会这般谨慎,不肯有半分的逾越。

    现在看来,他的客套和礼貌不过是掩饰冷漠的方式,他也会玩闹,只不过不是对她!

    秦盼兮抬头看着陆流君,眼泪止不住的滚滚落下,她粉唇轻启,一字一顿问道:“为何,拒绝我?”

    陆流君蹙了蹙眉,为何?

    在他看来这种事不需要原因,或许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但是不喜欢便是不喜欢。

    可陆流君的家教让他无法说出这种伤人的话,便只开口解释道:“秦小姐很好,是在下自己的原因!”

    秦盼兮却是再也忍受不了陆流君的这种态度,她握紧了双拳,声音微微尖锐的问道:“可是因为那岳绮梦?”

    陆流君一怔,没想到不过一面秦盼兮竟是就能看出他的心思,不过陆流君也没想隐瞒,他将人诳来了金陵,自是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见陆流君不说话,却显然是一副默认的模样,秦盼兮再也忍受不了了!

    若他喜欢的是个名门闺秀,是个处处比她强的女子,那她也许会甘心认命,可是那岳绮梦不过是山野村民,她有什么资格?

    “我哪里比她差,你为何要这般作践我?”秦盼兮说完嘤嘤的哭了起来,她身为贵女的自尊让她无法承认这个结果。

    “秦小姐很好,她也很好,只是,恰好她的好更宜我心!”陆流君说完不禁勾勾嘴角,那绝对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小魔女!

    陆流君嘴角的笑狠狠的刺痛了秦盼兮,秦盼兮将自己毫无隐藏的展露在了陆流君眼前,可他心中想的念的却是另一个人。

    什么叫岳绮梦的好更宜他心,说到底还是他对自己无情!

    “你太过分了!”秦盼兮一把推开陆流君,含着眼泪夺门而出。

    她无法忍耐承受,她将自己的一颗真心小心翼翼的捧给了陆流君,可结果他却连看都不屑看一眼!

    陆流君心里虽是有些歉意,但觉得这种事还是长痛不如短痛,早些说开也好,免得耽误彼此。

    随即想到了什么,陆流君沉了脸色大步迈了出去,推开了偏房的门,正看见陆琼羽正一脸焦急之色的坐在里面。

    见陆流君推门而入,陆琼羽的脸色白了一分,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兄……长……”

    “你越发的出息了,竟是连兄长都敢骗?”陆流君对陆琼羽一向柔和,今日却是鲜少的冷了脸色。

    “兄长,我……我……”陆琼羽喃喃半晌,最后只低垂着头,愧疚羞涩的说道:“我错了!”

    陆流君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又恐陆琼羽会忧思过度而伤了身体,便坐在她身边,开口道:“我知道秦小姐是你朋友,你不忍看她难过,不过男女私下见面终究是不妥的。若是被人知晓,反是害了她的名声!”

    顿了顿,陆流君又劝慰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过自责,这件事早些说开了也好,否则总让她存有疑虑,也是坑害了她!”

    陆琼羽听陆流君这么说,才抬起了头,长长的睫毛上已经沾染了颗颗晶莹的泪珠,她睫毛一颤,试探着的小声问道:“兄长说的是真的吗?”

    “自是真的,我骗你作甚!”陆流君摸了摸陆琼羽的头,柔声安慰道。

    陆琼羽想了想,复又开口问道:“兄长拒绝了盼兮姐?”

    “嗯,我已经与她说开了,我并非她良人,还是再觅姻缘的好!”陆流君点点头。

    “那我去看看盼兮姐,她现在一定很伤心!”陆琼羽担心秦盼兮,起身便要走,却被陆流君一把按住。

    “她已经回府了,再说这种事不是劝慰能解决的,要让她自己想开,你此时若是去了,她岂不是更尴尬?”

    陆琼羽一想也有道理,只是心里难受极了,既觉得愧疚兄长,又心疼姐妹。

    陆琼羽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陆流君,犹疑的问道:“兄长让我找好友来赏菊,难道是为了那位岳小姐?”

    陆流君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好笑的问道:“你为何这般说呢?”

    陆琼羽虽然对这种事总是后知后觉,但是今日陆流君怪异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先是在她们赏花的时候突然出现,又要跟着她们一起游园,途中还多次与岳绮梦攀谈,再想到秦盼兮那对岳绮梦似有似无的敌意,陆琼羽不这么想都难啊!

    陆流君闻后朗声笑了起来,弹了陆琼羽的额头一下,开口笑道:“我家小琼羽也长大了呢,看来我不用再担心你被男人骗走了!”

    陆琼羽小脸一红,拨开了陆流君的手,恼怒的瞪着他,随即又郁闷的喃喃自语道:“希望以后盼兮姐和绮梦尽量不要遇上了,我不希望她们任何一个人尴尬。”

    想来想去还不是怪自己的兄长,陆琼羽站起身,白了陆流君一眼,噘嘴道:“蓝颜祸水!”

    陆流君见陆琼羽扬长而去的背影,气得笑出声来,心里更是认同了殷钰的话,唯小人与妹妹难养也!

    ……

    冷凌澈的消息之广,云曦早已见识过,便没有问出“你怎么知道我丞相府”这种傻问题,只靠在冷凌澈的肩膀上,闭目浅眠。

    一到锦安王府,冷清落就拉着岳绮梦蹦跳的回了芙蓉阁,冷凌澈则放缓步子,陪着云曦慢慢散步。

    大夫都说即便有孕在身,只要稍加小心就好,还是要适当运动,这样分娩的时候也会轻松一些。

    所以冷凌澈便也不再拘着她,由着她出门玩乐,但是又多派了玄角跟着,并下了死命令,一切以云曦的安危为重,无须等待云曦的旨令,一旦有危险,要立刻陪在云曦身边。

    回了芙蓉阁,云曦想着将刚买回来的点心分给这些丫头们,却唯独不见了青玉。

    “青玉呢?可是在库房查账?”

    “没有呀!奴婢也有些时辰没看见她了,若说喜华偷懒还正常,青玉不太可能啊!”安华笑着说道,还瞄了一眼正在吃点心的喜华。

    喜华生气的冷哼了一声,背过脸不肯理会安华,众人都暗暗发笑。

    云曦笑着侧眸,却见冷凌澈神色微冷,不知在想些什么,唤了两声,冷凌澈竟是在失神。

    “你想什么呢?”云曦诧然问道,没想到冷凌澈竟是也有失神的时候。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咱们王府会多一个小世子还是小小姐?”

    “我希望是小世子,那样我就能领着他到处玩了!”喜华耳朵尖,立刻伸手答道。

    “小小姐也好啊,一定很漂亮……”碧珠认真的说道,觉得自家两位主子这么美,生出来的孩子也一定美极了。

    云曦看着她们争执不断,嘴便溢满了温柔,冷凌澈却是神色微冷,不知在想些什么。

    锦安王的书房中,锦安王坐在主位上,面前站着一名少女,正是青玉。

    锦安王看着青玉似有愧意,开口说道:“我今日找你来是想与你说一件事,之前我其实是想让你嫁给世子的,但后来出了变故,也是我无法掌控的。

    我之前提过让凌澈娶你为侧妃,虽说是委屈了你,但也只能这般,可现在云曦有了身孕……”

    锦安王不好再说,云曦怀着孩子,她本就性子不好,若是因为此事而动了胎气,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王爷,青玉能得王爷厚待有一个安身之处,便已是足以。世子虽好,却只是世子妃的良人,并非青玉的,此等话王爷以后还是莫要再说了!”

    青玉腰背挺直,目光清清,虽是面容平淡,但是一双美眸却甚是夺目。

    锦安王叹了一声,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我与你父亲也算是多年相识,虽然效忠不同,却也彼此惺惺相惜。

    谁曾想天妒英才,你家竟是出了灭门惨案,若不是你父亲还留了一手,你又聪慧果敢,你家便……”

    锦安王不忍再说下去,青玉的眸光晃了晃,却转瞬恢复了平静,淡淡道:“天意难违,追溯无意,青玉既是活了下来,就自然会亲手报了此仇!”

    “报仇如何简单,更何况你的仇人还是……”即便狂傲如锦安王,此时也只是无奈的轻叹。

    “只要青玉肯做,便一定能成,不管多少年,青玉都等得!”青玉的目光幽寒,一双眼清冷如月,坚定异常。

    青玉随即又开口道:“青玉知道王爷重情重义,可是姻缘一事不可勉强。

    世子不喜欢青玉,青玉也一样不喜欢世子,而且世子妃是个顶好的女子,也是青玉唯一佩服过的女子,所以青玉请王爷再不要提及此事!”

    锦安王觉得有些愧对青玉,但是云曦毕竟已经是世子妃,如今还怀了孩子,听青玉这般说,锦安王也就放心了,因为他真的不希望府中再出什么麻烦。

    锦安王又问了两句,便让青玉回去了。

    青玉躬身退出,却在回芙蓉阁的半路上遇见了冷凌澈。

    冷凌澈一身白衣,眉目冰冷,仿若是雪山之巅的神袛让人望而生畏,这样的男子虽美,可青玉却并不喜欢。

    她这一生已经过的够苦了,若是可以,她希望可以找个温暖的男子,哪怕他的相貌平平……

    青玉是个聪明的,冷凌澈显然是在等她,青玉上前一步,福了一礼,开口说道:“见过世子!王爷今日找奴婢说了些话,奴婢也将自己的心意尽数告之。

    奴婢现在只想照顾好世子妃,若是世子顾念奴婢的一番努力,但请世子在奴婢复仇之时肯助奴婢一臂之力!”

    冷凌澈微微眯了眯眼眸,嘴角敛下,开口道:“你帮她,我便助你!”

    得此一诺,青玉便已觉得欣喜,若是能得冷凌澈的帮助,她的复仇之路定会简单许多。

    “如此便多谢世子了!”青玉福了一礼,嘴角轻挑,幽然一笑。

    “她刚刚在找你,你想好说辞!”冷凌澈不希望再有任何事打扰到云曦,好在青玉倒是比他那个糊涂父王聪明的多。

    “是!世子放心!”青玉福礼后连忙回了芙蓉阁,说辞也想的清清楚楚,并无人起疑。

    ……

    秦侧妃心灰意冷了些时日,像欧阳侧妃一般守在自己的院子里。

    许欢宜在屋里憋了多日,终于在身上的味道消失后立刻去了秦侧妃的院子。

    “姨母,您可千万不能消沉啊!这几日您避而不出却是白白便宜了那个宫里来的慧怡女官,你若是再多待几日,只怕她就要开始掌管府中中馈了!”

    秦侧妃越听越恼,她本想着放手几日,让府中乱上一乱,让锦安王知道她的重要性,却是忽略了那个女人!

    可秦侧妃不喜被人说教,便瞥了许欢宜一眼,道:“我听闻凌弘最近都在映秋的院子里,怎么,你急了?”

    许欢宜脸一红,秦侧妃继续开口道:“不管怎么样,她肚里还怀着孩子,我不准你胡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姨母放心,欢宜不会那么糊涂的,若是少夫人一举得男,对我们也是好的!”许欢宜立刻保证道。

    秦侧妃闻后叹了一口气,有些郁郁的说道:“只可惜未必会是长孙……”

    毕竟云曦还怀着一个呢!

    “那咱们就让他是长孙嘛!”

    许欢宜附耳幽幽道来,秦侧妃先是一怔,随机冷冷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题外话------

    第一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佛系女配[快穿]〕〔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