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案战鹰 第411章 跟踪“螳螂”
    昨天吃部的尖椒土豆丝弥漫而来,他:“土豆丝的味道不错。”

    “咱们可和尖椒土豆丝干上了,都连吃三顿了。”胡雄伟口气中含着埋怨,“能不能换换频道。”

    换频道口味,高翔瞅了瞅他的搭档,看出他腻味了尖椒土豆丝,应该给他鼓励。

    于是他:“我正好有一笔钱没‘充公’,你未来嫂子不知道。吧,吃什么,我买单。”

    胡雄伟拿直直的目光看他。

    “怎么,吸血蝙蝠似地盯着我。”高翔似乎感到他不相信自己有“金库”,露白地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在胡雄伟面前晃了晃,,“嘎嘎新,可挨着号的。吧,吃什么?”

    “烤全羊!”

    “烤……”高翔听此惊大眼睛,像似自己被人吊在炭火上去烤,他,“你真的想吃烤全羊?”

    “梦想快一个世纪了。”胡雄伟不想改变主意,既然把我视为吸血蝙蝠,索就吸你一次,疼呵痛呵,着点儿吧。

    他想,趁打铁也好,激将法也罢,怎么也不给他反悔的机会。又进一步道:“你可过多斯酒店烤全羊很好吃。”

    “我过?”高翔要打赖,没先前那样积极。

    “那天你在队里大讲特讲烤全羊,弄得办公室几天都飘着烤羊的香味。”胡雄伟准备朝他要害处啄,“心疼钱,我们还是尖椒土豆丝吧,反正才3元一盘……”

    破财是唯一的选择,谁让自己骑上毛驴,胡雄伟死活不给搭个坡,咋下驴?下不去,只好硬着头皮朝前走,他咬牙:“走,吃烤全羊去。”

    当高翔和胡雄伟打的到来时,酒店门前停满轿车,显得十分拥挤。

    在大厅里,服务姐曲蟮般地引着他们俩穿过食客的缝隙,勉强找到张空桌子,服务姐:“地方了一点,呆会儿倒出空位置再给你们调。”

    “谢谢。”胡雄伟把自己的体瞬间放气足球似的变扁,然后顺着桌与凳子之间的窄缝塞进去,他朝服务姐诙谐道:“到你这吃几回饭,就不用服减肥药了。”

    “真逗!”服务姐笑笑,她目光转向高翔,这个大块头要坐下来没那么简单,他抱怨酒店为何把凳子固定,挪一挪都不能。

    服务姐掷到他脸上的目光,催促他加快坐下来。很快,他便感觉自己同桌子、凳子连成一体了。

    “烤全……”

    “四分之一吧!”胡雄伟打断了高翔的话。一只全羊够十个八个人吃的,况且又很贵,四分之一,有两只羊腿足够他俩享用了。四分之一是本店最的量,胡雄伟便要了,他熟悉这里的

    菜谱,明他来过,高翔于是便有了上当、钻进圈的感觉。

    胡雄伟的心正与高翔相反,畅然掩隐在有些嘈杂之中,他的目光开始在红色衣服上dang)漾。

    高翔发现这里的服务员基本都是化了妆的女,红色吸引了众多目光。

    “喂,太聚精会神了吧!”高翔提醒道。用一支筷子狠敲一下胡雄伟面前的空碟子,让响亮的声音拉回他的目光。

    显然是徒劳的,他非但没转下头,脖子长颈鹿似地涉过攒动人头,直视闪进厨房的红颜色,自言自语地:“像她,是她!”

    “谁?你的是谁?”高翔疑惑。

    “舒婷,一定是舒婷。”胡雄伟肯定自己的发现,眼仍盯着厨房入口。

    这时从里面出来一位端着羊腿的服务员,香味一直飘到他们的桌前,胡雄伟问面前生着草般睫毛的女孩:“那个圆眼睛……”

    他描述女孩长相像儿童画般的稚笨,他,“她是不是叫舒婷。”

    “谁的眼睛不是圆的,难道还有方的?”她面部的草风吹似的摇动,揶揄胡雄伟一句后,微笑着:“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叫舒婷的服务员。”

    “吃羊腿。”高翔见到邻桌那皱纹很深刻的男人投来鄙夷的目光,毫无疑问,他认为胡雄伟在泡服务员。为不使更多人误解,他对搭档发号施令了:“吃东西,雄伟。”

    “明明我看见舒婷闪进厨房……”胡雄伟在服务员离开后,对高翔,“我看见了她,一定是她。”

    “那你她进厨房老不出来干什么?总不会当羊腿把她给烤了吧。”高翔将吃羊腿所用的作料推给他,问:“你是不是来杯啤酒?”

    “扎啤。”

    “寒冬腊月,你要喝扎啤?”高翔惊讶。雄伟今天有点怪怪的,无中生有见到舒婷,滴水成冰的天气要喝扎啤。

    啃羊腿还是饮些白酒对路,食腥膻的东西,喝啤酒简直是胡吃乱吃,不伦不类。

    由于胡雄伟坚持,扎啤端上桌。几乎与此同时,两位刑警的四道目光投向送扎啤的服务员,薄嫩眼帘下的被胡雄伟称其为敏敏的东西,星般地闪亮。

    这是令人激动的一刻,踏破铁鞋所觅之人蓦然伫立面前,如同没一点精神准备,邂逅朝思暮想的人,惊愕、惊喜、惊怔……服务员面对两个男人见鬼般的目光,有点惶惶不安。

    “服务员,冒昧地问一下,你叫舒婷吧?”高翔开口,他想让浑胀满惊惧、猜疑的女服务员心绪恢复到常平静状态,他,“我们是公安……”

    服务员紧张的神消失了,她平静地:“我知道你们为我姐的事来找我。”

    “噢!”高翔发现舒婷是一个极其聪颖的女孩,同这样人谈话不会累,省去多余的口舌,便,“方便的话,我们谈一谈。”

    舒婷瞥眼桌上的酒菜,:“你们先用餐,我正当班脱不开,一点钟,到我宿舍谈。”

    “也好,过会儿见。”高翔。

    一辆红色富康车出现在回药业集团公司左侧的街道上已经好几天了。整有车停在那儿,

    桑塔纳、别克、奥迪、本田什么牌子都有,富康混在其中如同羊群里多一头羊一样。

    肖经天坐在红色富康车里,注视前方药业大厦的大门,保安机器人似的见有轿车进出,就按自动门的开关。间或也把车辆拦在门外,显然是要求登记办准入证什么的。

    他没把车开进那个大门到药业大厦下的停车场,而是停在侧面的街道上,这完全出于适合隐蔽、盯梢目标方便的需要。

    选择这条街才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一个侦探要是被人怀疑他的行踪,自然就没法端此饭碗。

    云州人称这里是中介街,从南到北数一数,三十几家中介机构在此办业务,房屋信息,职业介绍、婚姻介绍……各色人等络绎不绝到此,停在路边的车辆大都是搞中介的人的车,也有顾客的。

    混杂这群人中,肖经天省去躲人耳目,专心致志做他的事。

    三天来的跟踪,目标的活动规律他记在记本上,大致如下:

    螳螂早7点10分准时从自家出去,沿解放大路直行到新街西口,左转粮食路,到药业大厦。

    螳螂中午没出药业大厦,三天没出。

    螳螂晚上下班行至粮食路,在红绿灯处转弯,去向不明。三天,天天如此……

    在此明一下,“螳螂”是肖经天给目标韦耀文起的绰号,术语该是代号。

    把另一个人兰淑琼的代号“蝉儿”连在一起,就不难想到那个妇孺皆知的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另一桩调查案里,他使用的是“蚌”、“鹬”代号,人们便可想到另句成语了。

    现在,富康车内的有限空间里,堆满他收集来的有关韦耀文的资料,以书刊为多。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云州的媒体大肆渲染了韦耀文:“弄潮儿”、“杰出人物”、……还有“闪光的足迹”等等赞誉文章;再后来,也就是近年,报端出现跨世纪人才专访,刊登韦耀文半大照……

    当然他过去在云黄的劣迹高翔深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案战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金鳞〕〔网王之冰封王座〕〔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六零:翻身做〕〔暖婚似火,厉少的〕〔天才萌宝:总裁你〕〔医妃妖娆:摄政王〕〔我的神秘先生〕〔通天商会〕〔重生后女主变佛了〕〔王牌试飞员〕〔我的奶爸人生〕〔我的功法全靠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