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轻点撩〕〔凡心已动〕〔重生六零有空间〕〔医道狂兵〕〔江湖封尘录〕〔绣衣使〕〔景星凤舞〕〔超神学院之时王〕〔护妻仙夫〕〔冒牌职业大神〕〔重生之女配的美满〕〔我不想当大王〕〔我被大佬安排了〕〔邪魔之主〕〔盗陵人〕〔木叶之魔人李〕〔我家太子妃要上天〕〔与鬼谋宅〕〔拉马克游戏〕〔盛世嫡女:王爷哪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案战鹰 第111章开脑洞来装逼
    时间稍稍倒回一些,在高翔和韩露这边办公室。

    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几本笔记本,他一头短寸发,小眼睛,塌鼻梁,中等身材但显得健硕有力,尽管穿着银行职员的职业西装,但是衬衣显得鼓鼓涨涨,看起来像是平时经常去健身的人。

    因为高翔说了一句“是你?”,于是那个男人低沉着声音地问道:“我们见过?”

    “那天,在栖贤路吃面,你女朋友过来和我聊了一会儿。”高翔稍稍提示了一下对方。

    男人哦了一声,眯了一下眼睛,片刻后才说道:“是你……原来是个会测字的小侦探啊。”

    男人故意把“小侦探”三个字说得咬牙切齿,颇为厌烦地看着高翔:“就是你,把我和我女朋友列为了嫌疑人?”

    “哦?还没请教……”高翔斜着眼嗑着瓜子,纯表情回敬。

    “焦斌,我的女朋友是邹铭。”男人稍稍后仰着脑袋,看着高翔的眼神显得疲倦,也显得不友好。

    “这么巧,原来找我测字的人是邹铭……而你们两个都是裴捷的同事。”高翔笑了笑,看起来人畜无害一样:“有没有兴趣让我帮你再测一个字?”

    “无聊。我还有事,不奉陪了。”焦斌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高翔要晕了,这也算任务?让焦斌受适当的惩罚,难不成我暴殴他一顿,对这系统严重鄙视,凡是对测字行当出言不敬都要报复,我做得过来吗?!

    焦斌所谓的有事,自然就是他送完了笔记本之后,还要去鲁帅那边接受问话的事了,此处且按下暂时不提。

    关上了门之后,高翔分了两本笔记本给韩露,然后又把裴捷的遗书掏出来摊开在两人跟前的桌面上:“尽快了,我们的时间可能并不多,原因我以后再解释。”

    “知道。”作为一个文检小组的搭档,韩露还是和高翔有默契的——找来这些笔记本,就是要从遗书上的字迹,来反推是否与现在还剩下的4个嫌疑人存在字迹匹配的可能。

    至于高翔为什么认为时间紧迫,她并不打算多问,尽管高翔平日里吊儿郎当,但是他每次认真起来,一定有他的原因。

    当然,像高翔这种人,就算是他很认真在做某件事情,他的嘴巴也不会真的闲下来,同时间多线程思考几乎就是他的一种本能,所以一旦大脑高速运转,反而会变得更加多话。

    说好听点,就是一脑多用,说难听点,就是中二青年思路广。

    一边翻着其中的一本笔记本,高翔一边碎碎念道:“我觉得焦斌应该追邹铭追得很辛苦,才追到的。”

    “嗯?”韩露没有高翔那本事,于是随口应了一声。

    “哈,如果不是带着一种炫耀的心理,他不会用那种口气说话——焦斌,我的女朋友是邹铭——强调他女朋友是邹铭,多过于初次介绍自己的名字。”高翔又翻过了一页纸,把焦斌刚才的那句话的语气模仿得惟肖惟妙。

    “哦。”韩露继续应付。

    “明面上来说,邹铭的嫌疑也不小,毕竟是她保管的审核章……还有,不管是什么单位,同部门内是不允许出现恋爱关系的,尤其是上下级关系……可这个焦斌似乎选择性遗忘了这些,好像很自豪自己女朋友是他的上司……逆推女经理吗,真是污啊,哈哈。”高翔从包里又掏出一张白纸,开始记录一些可疑的特征笔迹。

    “是的。”韩露点点头,随后反应过来高翔话里的那些不良信息,又抬起头瞪了高翔一眼。

    而高翔却是毫无察觉的样子,继续说道:“那天晚上见到邹铭,就她测的字来说,一个‘向’字…上面一撇,里面是口,半开之象,且开在坎位……虚左则为‘句’,虚右则为‘后’……这两个字倒没什么好解的……”

    “没词了吧。”韩露似乎早有预料。高翔的测字在她看来,说白了就是玩口头的文字游戏,和封建迷信完全扯不上关系,说好听点是训练发散型的思维,说难听点就是用开脑洞来装逼。

    这不好吧,不奖测字术新技能,系统也会发散思维,好不正经!

    高翔自顾自“嘿嘿”笑了一下,摸了摸鼻子然后换了一本笔记本继续:“刚刚我们聊了嫌疑人可能是有两个人的情况,这里有一点说不通,为什么会书写伪造笔迹的那一个人,要隐瞒这个事实呢?这显然让他们多出了一个要偷过往的提款单出来套摹的步骤。”

    “或者,的确是两个嫌疑人,但是并不是合作的关系!”韩露突然眼睛一亮:“螳螂捕蝉黄雀在后……a伪造裴捷签名盗窃了账户,b借机杀死裴捷又伪造成自杀?”

    高翔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韩露。

    好一会儿之后,高翔才说道:“姑娘,你成语用错了。”

    “你!”韩露眼中冰霜之色当即浮现。

    一看韩露发怒,高翔又怂了,尴尬地笑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之前不小心也想了一下,如果b的目的是杀死裴捷的话,那真的没有必要选择在这个时候杀,太吸引警方视线了,而且既然b能伪造遗书,又非得选在这个时候杀,为什么不干脆在遗书里让裴捷认罪呢?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个有办法积心处虑学会别人字迹的人,一旦出手,必然是要力求效果最大化。”

    说完,高翔又继续低下头翻笔记本,过了五分钟之后,只听韩露突然说道:“这个叫做钟宁的人……看笔迹是个老同志啊,怎么在笔记本上写这些……”

    “什么?”

    韩露似乎只有和高翔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话多一些,如果是别人此刻坐在这里,韩露就算心里奇怪也肯定不愿意多说。

    她指了指自己手中正好翻开的一页,读道:“正是因为我们明白那种被称为‘法律’的东西是怎么回事,我们才无视自己最正确的判断,而偏偏要去以身试法。”

    高翔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哟,挺经典的嘛。老同志开会走神,喜欢默写经典名句啊。”

    “谁的名句?”

    高翔低头继续翻自己手头的笔记本,继续嗑着瓜子:“一个几次因为喝醉而结不成婚的酒鬼而已,不用在意。”

    话音刚落,就听到通道那边传来一声惊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乱世危情〕〔末日位面游戏〕〔挚恋闪婚总裁欢〕〔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农女厨妃:带着空〕〔医妃妖娆:摄政王〕〔陛下有个黑月光〕〔听说她是校霸罩着〕〔重生之资本帝国〕〔你从时光中走来〕〔斗罗大陆之冰凰斗〕〔量尸人〕〔纵横都市之绝世神〕〔我才不是魔鬼〕〔总裁爹地的宠妻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