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案战鹰 第六十八章 陶瓷碎片倒“福”字
    “高翔同学,鉴于目前违纪身份,请你也出去,控制外人进入现场,我要录像,赶在县里来人之前先固定一下现场。”

    “呵呵,你忙,我这就站到门外去。”高翔径直走到房间外,路过韦紫凌身边的时候指了指床头位置的地板上。“那里有一堆碎渣渣,好像是陶瓷的,一定要记录一下,还有那个窗户,要专门拍一张照片。”

    韦紫凌拿出手机开启录像模式,从房门开始,从房间西头一直录到东头。总体来说,室内的摆设简单却不失格调,一个长方形卧室,东西长约六米,南北宽约四米,房门位于南墙西角,靠东墙中部放置着一张席梦思大床。

    东南角靠南墙放置着一张衣柜,东北墙角有一个非常显眼的保险柜,保险柜白色的外壳与红棕色的木质地板显得格格不入,除开这个保险柜,另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就是床的正对面,靠西墙摆放了高约一米多的玻璃展示柜,那个位置一般家庭会摆放一台电视机。

    高翔提醒韦紫凌特别记录一下窗户,虽然不知其用意,但工作仔细一点倒也无可厚非。

    房间的窗户位于北墙中部,这种铝合金窗户在城里比比皆是,但在贫穷的陶家村却并不多见,左右两块玻璃正中心各贴的一张红色圆形剪纸很是显眼。

    那是邮政储蓄银行送给储户的一种春节礼物,大小约半张a4纸,比杂志封面稍厚一点,周边镂空,中间实心,实心部分印着的那个倒的“福”字挡住了少许窗外的风景。

    开关窗户的扣子位于两扇玻璃之间,窗台下方偏西位置摆着一张古朴的写字台,写字台上放着一只毛笔和一叠宣纸,透过窗户能看到一棵挨着墙根生长老槐树。

    脸盆粗的老槐树枝繁叶茂,树冠部位高过了楼顶,清风吹过,便能听到树枝刮擦窗户玻璃的声音。

    至于那堆陶瓷碎片,韦紫凌也注意到了,位于保险柜和床头之间的地板上,以一名刑警的直觉判断,这可能和案件有着重要的关联。

    韦紫凌弯下腰调大手机的焦距,异常小心的对着一堆碎片录像,录像结束时起身过猛,低血糖的韦紫凌刹那间有些头晕,手机掉到了地板上,碰巧立着靠在床沿上。

    韦紫凌眼疾手快,在手机快要倒下的时候将它捡了起来。

    录像结束,韦紫凌退到房间外合上房门,眉头紧锁,心中疑点重重,高翔拍了拍韦紫凌的肩膀。

    “美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知道?我不信,你说说看。”韦紫凌半信半疑。

    “现在看来,老爷子被谋杀的可能性非常大,从尸表特征判断,十有八九是被勒死的,手法简单明了。”

    “的确如此,你说的不错。”

    “我们先不考虑凶手是谁,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门那么结实,并且从内部反锁,窗户也完好无损,并且被从里面扣上了,凶手是怎么进出的?”

    “嗯,我正为此头疼,这是个密室啊。”韦紫凌揉了揉太阳穴,不太善于处理这么复杂的问题,一想就止不住的头疼。

    “是啊,我上大学解决过密室的,只要你愿意让我帮忙,这次的密室我也帮你破了。”高翔激动的按压手指关节,眼神里透漏着一股兴奋。

    “先不要想得那么复杂,有没有可能是自杀的呢?比如老爷子自缢身亡?”韦紫凌抱着少许侥幸心理反驳道。

    “你看到他手上有什么可以勒死自己的东西吗?就算有,人也是没有办法不借助外力,而仅仅只靠双手把自己勒死的。”他说的很对,因为当人因窒息而昏迷的时候,双手会无力,并松开绳子,这样也就死不了了。

    “我知道很多用绳子勒颈自杀死在床上的案例啊!”韦紫凌进一步反驳道。

    “是的,刚才我说的并不全面,的确有那种躺在床上把自己吊死的案例,原理跟上吊自杀其实相差不大,具体是把绳套绑在床头,把脖子伸进去,利用上半身的重量将绳套抽紧,进而达到窒息死亡的目的。”高翔边讲边用手比划。

    “当然也还有其他方式,比如脖子上套上特殊的结,用力将绳套勒至最紧的状态后松开双手,绳套不会自然松开,这样也可以窒息死亡,但以上所说的种种类型,跟我们今天遇到的都有本质的区别。”高翔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用他那狡黠的眼神看着韦紫凌。

    这些韦紫凌都知道,最讨厌非专业人士在韦紫凌面前卖弄学识了,韦紫凌说:“我怎么会不知道你说的区别是什么,你举的那几个例子,死者被发现的时候脖子肯定都套着有绳索的,而老爷子身上却没有,死人是不会自己解开绳子的。”

    “你就不要再说什么自杀之类的话了,现在多想想凶手是怎么进出这个封闭的空间吧。”高翔边说边用食指揉了揉眉心。

    “我正为此头疼,门窗封锁,难不成凶手会穿墙?”韦紫凌嘴上这样说,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穿墙这种事你也想得出来?不过我们的确应该排查一下,看看室内有没有什么暗门密道之类的?要不,我帮你找找?”高翔推门准备进去,被韦紫凌一把抓了回来。

    “什么事情都要你帮忙,还要我们法医刑技人员干什么,你就等着做笔录吧,再说你的嫌疑还没撇清呢。”

    高翔撒开两腿就跑,韦紫凌在后面追的上气不接下气。

    韦紫凌和高翔接连走访了四五家,除开一家不愿意交流的,其余都是众口一词的赞美,他们也没有了解到什么别的东西。

    傍晚时分,在太阳快落到山头的时候,县里面的大批人马终于赶到了,韦紫凌和项祥给带队领导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案情之诡异让所有来到现场的同行都觉得不可思议。

    带队的是云州市公安局的刑侦支队重案改革组长高峰,他瞧到高翔,冷哼一声:“你小子别做假侦探,违纪处理期间别捣乱!”

    他提议技术员赶在夜色降临之前,先把案发现场固定起来,搜集所有可能的物证,随行的侦查员要抓紧时间走访附近所有村民,争取寻找到目击证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霸道总裁求抱抱〕〔总裁宠妻体力好〕〔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暖婚似火,厉少的〕〔医妃妖娆:摄政王〕〔王牌试飞员〕〔网王之冰封王座〕〔金鳞〕〔通天商会〕〔皇婚〕〔重生后女主变佛了〕〔木叶大文豪〕〔给宫少撒个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