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轻点撩〕〔凡心已动〕〔重生六零有空间〕〔医道狂兵〕〔江湖封尘录〕〔绣衣使〕〔景星凤舞〕〔超神学院之时王〕〔护妻仙夫〕〔冒牌职业大神〕〔重生之女配的美满〕〔我不想当大王〕〔我被大佬安排了〕〔邪魔之主〕〔盗陵人〕〔木叶之魔人李〕〔我家太子妃要上天〕〔与鬼谋宅〕〔拉马克游戏〕〔盛世嫡女:王爷哪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案战鹰 第六十七章 婚礼前的秘杀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会遇到很多人,有缘才能相聚,只有惜缘才能续缘。凡事都会改变,消极的人选择逃避、放逸,积极的人借着无常的道理,改变自已的生命,利用短暂的生命自利利他。不随年纪而改变的心,才是你的真心,才是真正的自已。

    高翔是被大学室友范君邀请来横岗范佑村参加婚礼的,而新娘就是那跟在韦紫凌屁股后面长大的堂妹韦雯,因为这个原因,韦紫凌和高翔才得以在这偏僻的小山村里重逢。

    韦紫凌,是云州刑侦支队刑侦重案改革组的一名普通法医,脱掉那一身警服,韦紫凌跟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如果非要说些优点的话,就是从小就正义感爆棚,小的时候,武侠小说看了太多,脑中全是铲奸除恶锄强扶弱,至今仍深受其害,二人在侦办多起大案中磨合建立了互信。

    韦紫凌答应将房子租给高翔住,是有条件的,那就是高翔将他的过去讲给她听,包括恋爱故事,时不时要给她讲点笑话逗她开心。

    当然高翔有所保留,不会傻帽到将谈恋爱的事全兜出来,他得维护他重情重义的高大形象,防止在狡诈多端的韦美女心中形成滥交滥情的形象。韦紫凌对此反应明显不满,无奈高翔口风严实。

    范佑村是横岗最偏远的村子,交通不便,只能步行,而山路叉口众多,没有熟人带路,外人是很难找到这里的。韦紫凌是横岗派出所民警项祥从镇里将她送来到这里的。

    这次,一见面,她先是耶揄他几句,询问他来此是否别有用意,高翔无奈,当范君几个人面讲给她一个笑话顶过去。

    高翔讲:“大魔头走进饭馆,对店小二说: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菜给我上来,要是不合老子胃口,就要了你的狗命。”店小二立马跑到厨房抱来一捆韭菜,于是小二死了。你们,你听懂了吗?”

    范君发蒙,说:“没明白,你们有听明白的吗?别让这小子将我们当白痴呀?”

    几人听后,交互递眼神,范君同母异父的哥哥范明喊道:“这个小二是吓死的!”

    范明的妻子章岚讲:“不是这样,是酒是掺水酒,菜做烂没口味!”她三十出头,是镇里一所希望小学的语文老师,跟普通家庭主妇不同,她没有被锅碗瓢盆带走青春和美丽,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和白皙精致的脸蛋,让人丝毫看不出已是一个十岁女孩的母亲。

    送紫凌来的片警项祥讲:“小二有心脏病!”

    韦雯居然讲:“那捆韭菜有毒!”

    高翔摇头,唉,一群蠢友!

    终于听韦紫凌讲:“这个笑话是弄错韭菜弄丢人命,凡事听音!”

    高翔点下头,大声讲:”赏五金!”

    “他是个坏人,我恨死他了,祈祷他明天再也不会醒来。”黑影看完了最后一句,合上日记本,关了手电筒。

    夜晚,死一般的寂静。

    “堂姐,快醒醒,开门啊。”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韦紫凌的美梦,韦紫凌睡眼朦胧的爬起来开门。

    敲门的是韦紫凌的堂妹韦雯,一头披肩秀发,一身白色连衣裙,脚上踏着一双蓝色棉拖鞋,一张清秀又略带稚气的脸上满是焦急。

    “老妹,现在才6点多唉。”

    “堂姐,这么早本来不该打扰你的,但是陶老爷子好像出了点事。你快过来看看。”堂妹说完就拉着韦紫凌往二楼跑。

    韦紫凌赶到二楼,范老爷子房门口已经围了好几个人。

    “大清早,我过来喊老爷子吃早餐,敲门敲了很久,直到现在里面都没人应,老爷子一把年纪了,我担心出了什么事,所以让大家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正在说话的是堂妹的嫂子章岚,依偎在她身后的小女孩就是她的女儿范月,小名“月儿”,听说是个早产儿,但个头却不小,小学四年级了还很怕生,不跟我们说话,哪怕仅仅是眼神对视,小姑娘都很慌张。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把房门打开,看看出了什么事。”提议的人是高翔。

    “老婆,你不是有备用钥匙吗?”范明问章岚。

    范明比他老婆章岚大5岁,肤色黝黑身材瘦小,在铁路上班,常年在外难得回家一次,这次回来是为了参加弟弟的婚礼,范明比范君大十岁,兄弟俩的母亲去世多年,哥哥范明差不多担起了母亲的职责,一直都非常照顾弟弟。

    “没用的,我试过了,门被反锁了打不开,不信你们试试。”章岚拿出一长串钥匙,这栋三层小洋楼的钥匙估计都在这里了,大概十多把,钥匙的款式都是一样的。

    章岚拿出其中一把,范君从嫂子手中接过钥匙,试着转了一下。

    “的确打不开,门从里面反锁了,以前家里多次丢过东西,因此我爸只要睡觉,门窗就会上锁,我们家也就他有这个习惯。”新郎官顶着一对熊猫眼一脸憔悴,新婚之夜太辛苦了。

    “不能再耽搁了,如果实在打不开,我们只能撞门了,老爷子要是出了事,耽误一秒钟都是很危险的。”说话的是本地的辖区民警项祥。

    “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就撞门了。”项祥环顾四周,没有人反对。

    身材高大魁梧的项祥试着撞了一次,木质的卧室门竟然纹丝不动,伴随着撞门的巨大震动,门没开,门沿上的石灰倒是掉下来了一块,把项祥的短袖警服染白了一片。

    项祥昨天送韦紫凌出发的时候比较匆忙,衣服都顾不上换。

    嫂子章岚连忙走到跟前,用手边拍项祥身上的灰边说:“祥哥,你的衣服脏了,一会儿脱下来我帮你洗洗。”

    “不要紧的,今天回镇里我就换掉。”项祥连忙后退摆手说道。

    “门挺结实的啊,我来帮你。”韦紫凌站了出来,和项祥两人退后一步,合力向门撞去,这一次,门终于开了。

    韦紫凌检查了一下门锁,确实打了反锁,门框上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刚才巨大的撞击导致的。

    “天啊!公公怎么了?”

    章岚尖叫着往后跳了一步,她原本打算扶老爷子起床,却惊恐的发现她没有半点反应。

    韦紫凌连忙靠近查看,老爷子的脸色发青表情扭曲,撑开他的眼皮,韦紫凌发现他的瞳孔已经浑浊。

    由于职业的关系,韦紫凌已经提前预料到了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人年纪大了突然猝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此并不怎么吃惊。

    “老爷子仙逝了。”当韦紫凌准备转身安慰一下家属的时候,突然身躯一震,视线之内出现了一处预料之外的东西,韦紫凌感觉事情变得复杂了,而其他人却浑然不知。

    老爷子脖颈上有一处若隐若现的印记,韦紫凌掀开被子并解开他的睡衣扣子,印记的就更加明显了,那是一条环绕脖子一圈的勒痕。

    “老爷子死了,我初步观察,有被谋杀的嫌疑,但我现在不方便下结论,最后的结果要等我的同行过来勘查现场才能得出。”

    新郎官听了韦紫凌的话顿了顿,终究无法控制住情绪,扑到父亲遗体上嚎啕大哭,大哥范明稍微好点,但也神情呆滞,章岚还没有从发懵状态中回过神来。

    身后的月儿不停的扯着妈妈的衣服,大人们惊慌失措,她倒一脸淡然,爷爷的去世貌似跟这小家伙关系不大。

    堂妹韦雯惊魂未定的同时还带着些许抑郁,新婚第二天公公就离奇死亡,确实有些不吉利啊。

    “项警官,麻烦你带他们都出去吧,这个房间要封锁起来,直到县里面的技术人员来这里勘查现场。”

    “好。”项祥开始一个一个的扶着家属往外走,几分钟过后,房间里就清静了。

    “奇怪,窗户也是锁上的。”

    韦紫凌回头一看,原来高翔还站在窗户前,盯着铝合金窗户的扣子自言自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乱世危情〕〔末日位面游戏〕〔挚恋闪婚总裁欢〕〔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农女厨妃:带着空〕〔医妃妖娆:摄政王〕〔听说她是校霸罩着〕〔陛下有个黑月光〕〔纵横都市之绝世神〕〔我才不是魔鬼〕〔重生之资本帝国〕〔你从时光中走来〕〔斗罗大陆之冰凰斗〕〔量尸人〕〔重生之女配的美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