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案战鹰 第623章 眼皮底下的杀人案
    “汪锦死了,你们快起来。”一声尖叫,打破了宿舍清晨的宁静和高朋的美梦。

    吵醒室友的人叫尹焯,早上9点只有他起的来。躺在单人床上的汪锦一动不动,被子已经被掀开了,高朋去摸了摸他的身体,冷冰冰的。

    昨天还活生生的一个人,今天却死了,这一刻高朋感到了生命的脆弱,所有人都沉默了。

    “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打破寂静的人是他们的寝室长戈高。

    “高朋,你去报警,其他人赶紧都出来,我要把宿舍门锁上”戈高边说边拉着高朋一起走到门外。

    “等等,我还没穿裤子呢”范彬提着裤子光着屁股就跑到门外。

    着急的何止是他一个人,汪锦脖子和右臂上的印痕他们都看到了,这显然是一起发生在他们眼皮底下的杀人案。

    “戈高,能不能叫其他人去?你知道的,我一紧张就会结巴,我担心报警的时候会说不清楚。”

    “让你打个电话都这么费劲,我自己去,锁给你,警察来之前保护好现场。”

    戈高下楼找宿管报警了,剩下高朋和范彬、尹焯三个人,一字排开守在门口。

    宿舍六楼的同学很多已经起床了,穿着短裤拖鞋,端着洗脸盆,在他们面前来来去去,偶尔有人回头看看他们三个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高朋住的这栋男生宿舍楼有六层,坐北朝南东西走向,每层中间为过道,过道两边为宿舍。

    高朋的寝室编号为608,刚好位于北边宿舍的正中间,门对面就是楼梯间,六楼所有需要下楼的同学都会在608宿舍门口路过。

    这届毕业班的学生都住在这栋楼,因为是最后一个学期,所以没多少人会在学校住宿,而那些留在学校的,大多都不务正业,有的晚上在网吧熬夜,白天回宿舍补觉,有的抓紧大学剩余的时光谈情说爱,缠绵到午夜才回归宿舍,白天的宿舍楼过道内几乎见不到人影。

    高朋和他们一样,浑浑噩噩的过着每天的日子,在游戏和小说的世界里逃避着现实。

    高朋的一大爱好是看推理小说,痴迷日系本格推理,幻想着有一天能当上名侦探,另一大爱好是玩一种叫名dota的电脑竞技游戏,谈到dota的水平,高朋很少自认技不如人,除了一个人。

    “你回来的真早,又通宵打dota了吧?”一个正在满头大汗爬楼梯的胖子抬起头看着高朋笑了笑,六层的楼梯让他爬的很辛苦,看样子他还不知道宿舍昨晚发生了什么,这个体重和身高都是170的胖子叫余晗。

    在608宿舍,行政领导是他们的寝室长戈高,本校法医专业的,他们一直觉得,比起解剖死人他更善于管理活人,是一块当干部的好料。

    游戏达人是余晗,游戏界有这样一句话,智商高的人才能把游戏玩好,他的大学时光全部陪着各种电脑游戏过了。

    寝室形象代言人非汪锦莫属,高富帅这个词就是来形容他的,女朋友如过江之鲤,现任女友是一位叫熊梅慧的学姐,汪锦有一句口头禅“花前月下死做鬼也风流”,这次,真死了。

    每一个群体都有个活宝,范彬就是这样的不二人选,他的行为和他的智商一样永远上不了台阶。

    大学还是有人学习的,虽然这种奇葩不多,很不幸他们宿舍就有这样的一个——尹焯,他日起而作日落而息的勤奋刻苦,跟他们其他人的生活格格不入,可遗憾的是,每年头等奖学金都跟他无缘。

    高朋和宿舍里其他人一样,都是刑事侦查系毕业的。本人没什么特长,如果说考试算一种技能的话,这方面难逢敌手,本人只在考前半个月闭关看书,然而每年的头等奖学金却都被高朋收入囊中。

    不算那个熊梅慧学姐的话,608宿舍全体人员基本上介绍完了,因为她的存在,高朋一直不认为这是6个人的宿舍。

    高朋住了四年的608宿舍和别的大学宿舍没什么区别,是一个不带卫生间的空调单间,房门位于南边,打开就可以看到楼梯道。

    宿舍里东边靠墙摆了三张双层架子床,下面睡人,上面放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床与床之间都有一张电脑桌,南边布局与东边一样。

    高朋的床是北边离阳台最近的一个,往南依次是余晗、汪锦的床铺,西边由北往南依次是戈高、尹焯、范彬的床铺。

    这个房间里就数汪锦的床铺最隐蔽了,位于房门后的角落里,任何一个进入608宿舍的人,不把房门全部打开,是不能一窥床铺全貌的,汪锦选这张床的用意,直到他们不小心撞到他和熊梅慧翻云覆雨的场景后才明白。

    在高朋站在门外冥想发呆了很久之后,戈高和宿管才把警察带来,毕竟案件发生在省级警察学院里,影响力自然非同一般。

    这些警察们按照常规程序展开工作,拍照,录像,遗物和物证提取,法医检查尸表。在他们忙碌的这段时间,室友们被一个一个带走问话,当然也包括高朋。

    高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被审问的一天,这对于一个还没走进社会的警校大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刺激。

    幸运地是高朋没有被带到派出所或公安局中类似于小黑屋的地方,问话的地点就在学校行政大楼里的一个偏僻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除了一张办公桌,就只剩三把椅子了,其中的两把已经坐了人,这两个人都没有穿警服,一个看起来入警没几年的年轻人站起来指了指他们对面的椅子,而年长的那位却始终都没有动。

    高朋刚坐下,年轻人掏出证件在高朋面前晃了晃,距离有点远,看不清楚。

    “我是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侦查员刘小天......”年轻民警话未说完就被面瘫男的手势打断了。自从高朋进这个房间,那家伙表情就没变过,甚至眼皮都没眨,跟面部瘫痪一样。

    “他们知道你是谁,你也知道他们做什么的,今天没别的事,就是简单了解下昨天4月20号到今早608宿舍所有人的情况,不要紧张,随便说都可以。”面瘫刑警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高朋,不寒而栗。

    高朋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喉咙却发不出声音,高朋知道就算开口,也会是结结巴巴的,但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高朋会被怀疑。

    在高朋憋的脑门出汗的时候,面瘫男跟年轻刑警交头接耳。

    “我提示你吧,昨晚你睡觉前汪锦有什么异常没有。”面瘫的家伙用一种冷峻的声音问高朋,他旁边的年轻人则埋着头迅速着记录着。

    “昨…昨…昨晚,不…好意思,我一紧张就口吃”高朋汗流浃背,面瘫男嘴角上杨一下示意高朋继续,瞬间高朋的心情平复下来。

    “昨晚自从我回宿舍,就看到汪锦躺在床上背对着他们蒙着头睡觉,当时大概也就10点一刻吧,很纳闷他怎么睡的这么早,就跟他打了个招呼,问他今晚怎么不出去上网了。”

    “他怎么回答的?”

    “我好累要睡觉,他是这么说的,声音不大,说完还床里边挪了挪,我看他兴致不高就没再打扰他了,他平时很讨厌别人在他睡觉的时候骚扰他,当时和我一起回来的范彬、戈高都看到了,这个他们可以作证。”

    “你们三个回宿舍前在干什么?”

    “他们在学校对面的网吧上网,我和戈高、范彬,还有余晗,不过余晗大概在晚上九点十分左右接了个电话就提前回来了,他们剩下三个从网吧出来之后就去吃了点宵夜,喝了很多酒,回来的时候都晕晕乎乎。”

    “尹焯呢?他没和你们在一起?”

    “他是个书呆子,不怎么和他们一起玩,白天他应该都在图书馆吧。”很庆幸高朋说的还蛮流畅的。

    “尹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在他们都熄灯上床了之后才回来的,大概10:40吧,是在余晗走了之后,记得尹焯当时也跟汪锦打了个招呼,他们两个关系很好,不过汪锦没理他。”

    “余晗干什么去了?”

    “还用问?肯定又去通宵上网了,他是个游戏迷,自从出门就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回来。”

    “这个问题很重要,昨晚睡觉的时候你有没有听到过什么动静,比如打斗声音什么的”

    “我上床之后很快就睡着了,毕竟喝了很多酒,睡着之前宿舍里挺安静的,直到第二天被尹焯叫醒才发现汪锦死了。”

    “你们晚上熄灯之后,除了余晗,有没有其他人进来过,或者是出去过?”

    “这个我可以肯定没有。”重案战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霸道总裁求抱抱〕〔总裁宠妻体力好〕〔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暖婚似火,厉少的〕〔医妃妖娆:摄政王〕〔王牌试飞员〕〔网王之冰封王座〕〔金鳞〕〔通天商会〕〔皇婚〕〔重生后女主变佛了〕〔木叶大文豪〕〔给宫少撒个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