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墨凰:魔尊大〕〔我有一只鲲〕〔妃尝妖孽〕〔我的冰山美女老婆〕〔爱欲横流〕〔透视极品神医〕〔公主嫁到:妖孽师〕〔恶魔心尖宠:丫头〕〔田园悍妻:妖孽王〕〔阮白慕少凌〕〔重生八零小军医〕〔三国外科风云〕〔花月琼琼暗生香〕〔区少辰穆井橙〕〔我的系统全靠编〕〔木叶之大娱乐家〕〔顾念念温庭域〕〔我家系统太佛系〕〔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我下面,有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古代当道爷 第十五厉鬼面前与美女闲谈
    俗话啊,夜路走多了也就不怕黑了,杨松在被吓的打翻了十来挑水后,终于是适应的那(阴yin)森恐怖的九幽谷,也终于啊,成功的将第一挑水倒进了水缸之中。

    此时已是黄昏,杨松站在了水缸旁呼呼的喘气,看着那快要装满水的水缸,杨松只觉得呀,这也太不容易了,估计这举重运动员的训练度也不过如此。

    杨松歇了一会二以后,便又哼着曲走向了九幽谷。

    九宫观外一树林中,天本来就要黑了,这树林之中是更显昏暗,已经有些看不清事物了,远远看去,只见有两支燃烧着蜡烛凭空漂浮着。

    借着蜡烛昏黄的灯光仔细一瞧啊,才发现这两只蜡烛是摆在一张由黄布盖着的桌子之上的,桌子上除了蜡烛以外,还摆着一个香炉,香炉之中三炷清香已经点燃,正散发着袅袅青烟。

    香炉之前摆着一碗白米,一碗鲜红的朱砂

    这已然是个法坛。

    而此时啊,一个穿着一(身shen)白衣的俊俏少站在了法坛之前,只见他手结剑指,眼睛微闭念道“惠元江边玩,金刚列两边,千里魂灵至,急急如壳来急急如律令”

    灵州城外一条路之上,一个男子正向前走着,他的脸上惊疑不定,他只觉得呀,走到了这里似乎啊这温度便骤然下降,似乎自己的(身shen)后有人跟着,回头看去却是空无一物。

    而如果此时要有一个开了冥途的道士经过的话,便会清楚的看见他的(身shen)后飘着一个(身shen)着破烂寿衣,头发花白,那脸上的皱纹都险些把他的五官给遮住了。

    这老太婆没有眼睛,而在她眼睛的地方赫然是两个血窟窿,加上那惨白的双颊上的腮红和那鲜红的嘴唇那是显得不是一般的诡异。

    而这老太婆此时啊,正笑呵呵的跟在了那人的背后。

    就在树林之中的柳清寒念罢了咒语以后,这老太婆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只见她诡异的笑了一下。

    话分两头,树林之中的柳清寒念罢了咒语以后,便又扔出了两个用黄纸剪的纸人,来也奇怪,那纸人就好像是石头一般,扔下去的时候没有在空中飘((荡dang)dang),而是猛地飞了出去就那么稳稳的站在了那地上。

    随后,这柳清寒再一次手结剑指,指着那两个纸人喝道“敕令,童子引路”

    突然那,这四周的温度是骤然下降,只见那两个童子所在的地方猛然冒出了一阵白雾,白雾散去,一个连脸色煞白的老太太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这呀,正是那之前灵州城外的那个老太太。

    老太太飘到了坛满脸笑容,唧唧哇哇的乱叫了几声。

    柳清寒哪儿知道她的什么呀,只见他呀猛地抓了一把泥土塞进了自己嘴巴里,这才开始了和这老太太的对话。

    这呀,的是六道轮回,其中有鬼道一,投胎到鬼道之中,便会出生在鬼界,生而为鬼,鬼界有鬼语,所以呀,这来自鬼界的鬼是不会人话也听不懂人话。

    需要交流,这便需要媒介,而这个媒介正是土,只有人吃了土以后才能和这些来自鬼界的鬼交流,这也是鬼吃泥一的游来。

    柳清寒吃泥土以后,便是问道“老太太,你刚才什么来着”

    “我啊,你子是不是又给我血食来了,这修道之人的血(肉rou)可真不错呀,你子也(挺ting)有孝心的,今年这都第五个了吧。吧,他在那”

    这老太婆的声音是沙哑,就好像是用铁器刮地板一般,听得人是一(身shen)的鸡皮疙瘩。

    “那地方你找不着,我将那人的气息告诉你吧,你自己去寻。”

    柳清寒完这话以后,拿起了桌子之上的黄布包打来了来,拿出里边的头发用符咒包裹好了以后将符咒引发,随即符咒和头发燃烧了起来。

    只见那老太婆来猛地一吸鼻子,那符咒燃烧发出的尿尿青烟被她是一点不落的吸到了鼻子之中。

    老太婆点了点头,用她那沙哑的声音道“嗯,记住了”

    随后啊,只见这老太婆转(身shen)便飘走了。

    杨松此时啊正挑着一挑水,行走在了(阴yin)森的九幽谷之中,他边走是边哼着曲,这可不是杨松(热re)(爱ai)艺术,这他大爷的完是这货在给自己壮胆。

    杨松的眼前有几只僵尸突然跳过,杨松只是歌声有些颤抖,却仍旧是挑着水向前走去。

    没走多久,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满脸邹文,眼睛被两个血窟窿,(身shen)着寿衣的老太太,出现在了杨松的眼前。

    杨松顿时一哆嗦,要这九幽谷之中啊,那些鬼怪出现的地点就好像是固定的一样,可是这个点杨松记得没有眼前这货呀。这老太太突然的出现让杨松是菊花一紧再紧。

    他放下了扁担,将(身shen)上的两桶水放在了地上,边喘息着,或许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杨松边是道“哟,老太太你是新来的吧,嘿嘿,你这造型还(挺ting)别致的呀,看看你那花白的头发,这脸上的两块腮红,你这绝对算是鬼中的杀马特,非主流啊,没想到啊,您这么大年龄了,还(挺ting)时尚。”

    杨松见那老太太仍旧是站在那一动不动,顿时喃喃的道“怎么这货还不飘走呢难不成是新花样我去”

    而此时呀,杨松的(身shen)后传来了两个声音“师姐,都怪你,非要去那谷底赏花,这下回来完了吧,这九幽谷好怕人的。”

    “怪我,是谁那野百合真好看,死赖着着不走,再了你一个修道之人,有什么好怕的”

    杨松转头看去呀,只见从他(身shen)后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陌灵和乌悦姐妹二人。

    见有人,杨松心里的恐惧去了大半,本来嘛人多这胆子也就跟着大了起来,杨松冲着她们招了招手喊道“两位师姐,你们过来,给你们看给好东西。”

    在哪嬉笑打闹的两姐妹听到了杨松的话以后啊,便抬头向着杨松的方向看来,二人都看见了那老太太,乌悦和陌灵都没有太多了惊讶,毕竟她两见过的鬼怪也不再少数。

    随后啊,这姐妹二人来到了杨松的(身shen)旁,乌悦视乎还在微前一天的事儿对杨松有些意见,只见她是白了杨松一眼。

    反而是那陌灵倒是道“哟,师弟,没被吓跑呢嗯,不错长的帅,胆子还大,有前途。”

    “多谢师姐夸奖”杨松见乌悦对自己的态度,想了想,毕竟这是在古代,古代女子最看重自己的名节,自己昨(日ri)的举动的确是有些轻浮,于是认真的道“乌悦师姐,师弟昨(日ri)并非无意冒犯,而是我家乡的习俗与这里不同,师弟冒犯了。”

    乌悦见杨松态度诚恳,摆了摆手道“我压根没放心上,本姑娘有那么心眼吗”

    杨松闻言是无语凝噎呀,这

    杨松只能是翻了翻白眼。

    那老太太顿时不干了,她(身shen)体之中是煞气(阴yin)气之内的负面之气,导致她是集所有的负面(情qing)绪于一(身shen)。

    见三人在自己的眼前吹牛,她是(胸xiong)膛起伏心里暗骂呀没看见你们(身shen)前有一只厉鬼不逃跑也就算了,还有闲(情qing)在这聊天真当老娘是纸糊的呀,真真是想错了你们的心了。

    顿时呀,便对着三人是哇哇大叫了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在古代当道爷》,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混沌皇帝系统〕〔末日植物领主〕〔重生之明星警察〕〔凤归巢之冷君追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花都娱乐风暴〕〔凡人之星火燎原〕〔战国之最强奶爸〕〔神医混乡村〕〔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娇妻似火:隐婚总〕〔永生红莲〕〔重生未来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