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反套路系统〕〔重生之投资之王〕〔难道我是神〕〔炮灰修仙〕〔逆武丹尊〕〔高升〕〔农女倾城:腹黑汉〕〔妙手村医〕〔极品医帝混花都〕〔我的人偶新娘〕〔绝地兵神之藏界风〕〔大小姐的逆天高手〕〔绝品小神农〕〔穿越反派之子〕〔极品医仙高手〕〔花都逍遥医仙〕〔手机系统有点坑〕〔剑道毒尊〕〔只手乾坤〕〔神医弃后:暴君,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氪金武道 第58章 沦丧
    “从那日开始,府里每隔两日都会死一人。可具体原因却怎么查也查不到,除了鬼物,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任何情况。”

    宁明丰身子微微颤抖着,开口道:“距第一个死者出现,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五天了。”

    也就是说按照这个规律,今晚宁府必定还会有人死!

    “有报过官吗?”宁休沉声问道。

    如今宁休知道,事实上衙门那边是存在对鬼物制约的力量的。

    “衙门那边我亲自去找过,只是金捕头临时有事这些日子并不在寿春,其他捕快我也请来调查过,可依然查不出任何眉目。”宁明丰开口道

    宁休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问道:“这事接下来就交给我了,我去找张叔了解一下情况。”

    府里唯一一个有对付鬼物经验的人就是张横,有些事情直接找他了解会更加直接清楚。????“对府里其他人千万不要提到鬼物二字。”

    宁休快走到门口时,身后忽然传来宁明丰那疲惫的声音,他身子顿了顿,接着打开房门,转身离去。

    宁明丰最后话里的意思,宁休自然清楚。

    府里这些日子接连死人,已经是弄得所有人人心惶惶,要是再传出是鬼物所为,只会加深大家的恐惧,这样一来这么大的一个家族还要不要了。

    出了书房,宁休直接回到自己的院子,而张横好像早就知道宁休回来,已经在那等候多时了。

    “不知张叔对这件事情如何看?真是鬼物所为?”宁休直截了当问道。

    张横看着宁休,轻轻摇了摇头,开口回道:“现在还不能轻易下结论,因为这些事情如果是一个轻功身法很高的武林高手同样能够做到这一点。”

    “如果是武林高手所为的,能够如此无声无息进入府里杀人,然后瞒过张叔你,那么来人最起码是一品境高手,而且还得是轻功身法了得的一品境。”

    宁休皱了皱眉,接着开口说道:“而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宁家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县城里的小家族而已,并未招惹什么仇家。”

    “有没有可能是你在竹林会惹的仇家?”张横开口问道。

    宁休想了想,断然回绝了。

    他甚至还想到了铁剑门,只是如果真是他们所为的话,没必要如此多此一举。那下下人诡异的死状根本无法解释。

    “爷爷说这些人都是死在夜里,张叔你们就没有加强夜里的巡查工作?”宁休开口问道。

    “事实上自从出现第一桩命案开始,府里便已经加强了夜里巡查工作。之后几天晚上我都亲自参与,可仍是一无所获,不过”

    看着张横欲言又止的样子,宁休开口追问道:“不过什么?”

    “有好几个案发的夜晚,我好想都隐隐听到男女交合时所发出的声响。”张横有些不确定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事一定与张横所听到的这些声音有关,毕竟正常人的话,府里死了这么多人,哪里还有心情做这种事情。

    “今晚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装神弄鬼。”宁休沉声道。

    无论是人是鬼,既然他选择了如此鬼鬼祟祟的作案手法,那么说明他实力不够,仍旧有所忌惮。不然直接在宁府大开杀戒不是更加方便,而府里唯一能够称得上战斗力的只有张横一人,既然这个鬼物连张横都心有忌惮。

    那宁休又何惧之有?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而宁府每个屋子都是点亮了灯笼烛火,将整个宁府照亮。

    宁休坐在一处屋檐上,这是宁府最高点,坐在这里能够时刻注意着府里每一丝动静。

    由于府里接连发生这么多起命案,入夜后,几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除了值勤的下人,以及巡夜的武师,整个宁府再看不到其他人。

    他看着底下巡夜的武师来来在府里来来回回做着巡视工作,一切显得那么正常。就在这时,他忽然远远看到大房所在的院子里,一间屋子忽然被打开了。

    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是宁青。

    然后宁休看着他鬼鬼祟祟、蹑手蹑脚地往另外一间屋子走去。

    宁休想了想,还是决定跟过去看看。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宁青身为孝子应该跪在大堂守灵的。然后宁明丰为了自己孙子的安全着想,没有让他这么做,而是让他回屋休息。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宁青更加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出来乱跑才对。

    宁休轻功身法施展开来,跟在后头。

    宁青根本毫无察觉,然后就在宁休目送下进入了院子里另外一间屋子。

    宁休认出了屋子的主人,是宁致远的一位小妾,严格意义上也就是宁青的母亲。

    “你怎么才来啊?”屋子里传出女子嗔怪的声音。

    “你也知道最近府里出了这么多大事,那个杀人狂魔随时都会再来,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过来的。”宁青轻浮的声音随之响起。

    “就你贫,合着待在你屋子就安全,来我屋子就危险啊,我又不是什么吃人怪兽。”

    “你是不吃人,当你会吃那个啊”

    紧接着一阵猥琐的笑声配合着撩人的娇呼声响起。

    宁休站在屋外看着朝屋子里看去,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再次刷新了他的三观。

    这世上竟然还真就有这么没有底线、精虫上脑到连生命危险都不管不顾的人。

    整个宁府正笼罩在一片死亡的阴影下,这两个人竟然还有心情在这打炮,而且其中一个人刚死了父亲,另一个刚死了丈夫。

    听着屋子里不断传出的喘息声以及略带兴奋的叫喊声。

    宁休皱了皱眉,他仔细看着屋子里的情形,并未发现任何异常状况,在他的感知中这两个人都是活人。想起白天张横所讲的话,他猜测张横每天夜晚隐隐听到的男女苟合的声音应该就是这对狗男女发出的。

    而就在这里上演着如此道德沦丧的活春宫戏码时。

    宁府大堂,宁致远的灵堂里。

    夜风吹来,大门随之打开,灵堂里的白布条随风摇摆。

    最里头的那张供桌上,宁致远的灵牌上,竟然流淌出了殷红的鲜血,将宁致远三个字染得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酪儿有点甜〕〔鬼片的世界〕〔快穿攻略:撩男神〕〔神医毒妃〕〔冰冷少帅荒唐妻〕〔痛仰〕〔宠物店小老板〕〔洪荒之诸神纪元〕〔崛起原始时代〕〔爱上阴间小娇妻孟〕〔都市之最强清洁工〕〔我的冰山美女老婆〕〔天启召唤阵法〕〔还你两顶绿帽子[快〕〔秦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