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倩女之水长东〕〔明朝败家子〕〔最强狂暴皇帝系统〕〔房产大玩家〕〔护花小神医〕〔绝品兵王〕〔祈求一个温暖的小〕〔盛少宠妻100式〕〔七公子④:韩少来〕〔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诱宠鲜妻:老婆,〕〔韩先生,情谋已久〕〔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之逐鹿三国〕〔写手的古代体验手〕〔麻衣神探〕〔你再碰鼠标试试〕〔重生学霸商女:枭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峨眉祖师 第五百三十章却听轻雷过云巅(一)青天令
    &bp;&bp;&bp;&bp;李辟尘观天上群仙离去,那身侧处,青云微动,走来一仙。

    &bp;&bp;&bp;&bp;“何以停留于此不归?”

    &bp;&bp;&bp;&bp;穆寻雁对李辟尘询问,李辟尘双目看向远方,那沉默了很久,突然抬起手,挠了挠头。

    &bp;&bp;&bp;&bp;这个动作实在是不该出现在如今的他身上,与那身沉寂的气质全然不符。

    &bp;&bp;&bp;&bp;“有些疲惫,龙盂落幕,我想自己走走寻雁,你若是先行回去的话,还请将此次龙华发生之事禀告掌教真人。”

    &bp;&bp;&bp;&bp;李辟尘的目光沉凝下来,而穆寻雁盯着他看了会,摇摇头,失笑:“好好,此事,我便帮你先行禀报,你可别在外逗留的太久了。”

    &bp;&bp;&bp;&bp;李辟尘笑了笑:“自然,自然,你这一路,且去安好,诸事拜托。”

    &bp;&bp;&bp;&bp;穆寻雁笑着离去,那身化长虹入天,乘风而离,眨眼之间,天地之内,就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bp;&bp;&bp;&bp;

    &bp;&bp;&bp;&bp;溪水流淌过山涧,天上的乌云渐渐汇聚下来。

    &bp;&bp;&bp;&bp;轰隆隆——!

    &bp;&bp;&bp;&bp;雷光打过天穹,当中酝酿的,是让众生惧怕的力量。

    &bp;&bp;&bp;&bp;夏日的暴雨即将来临,而与之伴随着的,往往都是浩大的雷霆。

    &bp;&bp;&bp;&bp;雷雨不停,狂风不歇。

    &bp;&bp;&bp;&bp;泻雾倾烟撼撼雷,满山风雨助喧豗。

    &bp;&bp;&bp;&bp;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在这里,他穿着褐袍金带,看上去就像是哪个学堂中偷跑出来的读书子,那小脸上微微有些潮红。

    &bp;&bp;&bp;&bp;小童子顶着一片大荷叶,缩在一株大梧桐下,他望着天上的雷光,有些哆嗦。

    &bp;&bp;&bp;&bp;而那株梧桐树很大很大,只是与寻常的梧桐树不一样,这株梧桐,当中有些焦糊的地方。

    &bp;&bp;&bp;&bp;很多的枝桠已经死去,没有办法再重生,那当中越动的力量,就是雷。

    &bp;&bp;&bp;&bp;雷是最让他惧怕的东西。

    &bp;&bp;&bp;&bp;即使他是一位神灵。

    &bp;&bp;&bp;&bp;神灵居然害怕雷霆,这说出去简直就要让人笑掉大牙。

    &bp;&bp;&bp;&bp;他是梧桐树神。

    &bp;&bp;&bp;&bp;这颗梧桐树曾经被雷电劈中过,上代的老神就是这样死掉了,所以他同样害怕雷,而这株梧桐树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没有凤凰愿意来这里栖息。

    &bp;&bp;&bp;&bp;这片木林都是依靠这株梧桐树而生,梧桐树神是有庇佑群木的职责的,但小童却是感到自己难以担当起这个重任。

    &bp;&bp;&bp;&bp;因为他害怕雷霆。

    &bp;&bp;&bp;&bp;老神曾经说过,掌握雷霆的,是神,是仙,而并不会是恶者,小童曾经对此深信不疑,但直到老神被雷霆劈死,他那一次看着天,却是见到了一个恶影。

    &bp;&bp;&bp;&bp;长着一张滔天的嘴巴,但看不见面目,只直到那绝非善类。

    &bp;&bp;&bp;&bp;雷霆之中没有神,没有仙,存在的是妖魔。

    &bp;&bp;&bp;&bp;那阴影于他心中挥之不去,原本郁郁葱葱的梧桐树被劈成半死不活的模样,连带着这片森林似乎也失去了许多的生机。

    &bp;&bp;&bp;&bp;从那之后,一打雷,小童就害怕,但他又不能离开梧桐树太远,因为他的法力太低了,所以只能无助的缩在树下,祈祷天上的恶雷不要打下来。

    &bp;&bp;&bp;&bp;大雨倾泄,如同把一片大海仍下,那片荷叶渐渐被打的烂湿,已经没有办法抵挡如洪流般的暴雨,小童无助的缩在梧桐树下,每每鼓起勇气要施展法力,天上就蓦然打过雷霆,他顿时就吓得不敢动弹,只能继续缩着。

    &bp;&bp;&bp;&bp;每一个雷雨季都是这样过来的。

    &bp;&bp;&bp;&bp;他把头埋在衣服之间,荷叶几乎贴着他的簪子与脑门,而那水花滴答的落下,他的眼睛却盯在了一个地方。

    &bp;&bp;&bp;&bp;在距离梧桐树不远处的方向,那水潭之中,有一株青莲被暴雨打的四下摇晃。

    &bp;&bp;&bp;&bp;那株青莲很小,似乎是刚刚生出没有多久,此时它被暴雨打的摇摇欲坠,小童看见了这一幕,那心中有些了些许颤动。

    &bp;&bp;&bp;&bp;自己是梧桐树神,自己应该帮助那株青莲。

    &bp;&bp;&bp;&bp;但天上在打雷啊,雷好可怕的。

    &bp;&bp;&bp;&bp;小童盯着那株青莲,身子动了动,看着那株青莲被打的越来越歪斜,那吞咽了几下口水,终于是鼓起勇气,身子顶着荷花叶,刚要踏出一步,就在这时候,天上突然闪过雷光。

    &bp;&bp;&bp;&bp;轰隆隆——!

    &bp;&bp;&bp;&bp;急促亢长的雷声落下,小童顿时吓得抱着头,那手中的荷叶也跌落在地,大雨哗啦啦的打在他的身上,把他那一身神袍都浸染的湿透。

    &bp;&bp;&bp;&bp;他抱着头瑟瑟发抖,而那大雨打在身上,冰冷极了。

    &bp;&bp;&bp;&bp;但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接下来,冰冷的雨水就消散殆尽,小童颤抖着把自己的头抬起来,那刚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株青莲放在自己面前。

    &bp;&bp;&bp;&bp;一个影子蹲了下来,小童抬头看他,却见到了他身上的阴阳道袍。

    &bp;&bp;&bp;&bp;那是道簪,那是道袍,那是道剑。

    &bp;&bp;&bp;&bp;那个道人拿着一柄竹伞。

    &bp;&bp;&bp;&bp;“仙仙家么?”

    &bp;&bp;&bp;&bp;小童颤抖的询问,而李辟尘看着他,笑着反问。

    &bp;&bp;&bp;&bp;“神神灵么?”

    &bp;&bp;&bp;&bp;学着他的颤抖模样,小童惭愧的低下了头,李辟尘把那青莲向着前方推了推,而小童不解的看着青莲,这时候听见了李辟尘的话。

    &bp;&bp;&bp;&bp;“你是梧桐树的神吧,你是这森林之中的神,你是护佑它们的神,为何看见青莲被风吹雨打而不救呢?”

    &bp;&bp;&bp;&bp;“这场雨会下很久,并不是突如其来的雷雨,按照我来观看,大约要下上三天,如果你不救这青莲,它是撑不到雨停风歇的。”

    &bp;&bp;&bp;&bp;李辟尘看着小童,而小童惭愧的低下了头。

    &bp;&bp;&bp;&bp;“我我害怕。”

    &bp;&bp;&bp;&bp;他嗫嚅着,抿着嘴唇,泪眼汪汪:“我怕雷。”

    &bp;&bp;&bp;&bp;“你是神灵,为什么会怕雷?”

    &bp;&bp;&bp;&bp;李辟尘看着他,小童呜呜的哭:“爷爷被雷劈死了,雷里面有妖魔呢。”

    &bp;&bp;&bp;&bp;“雷会把我也劈死的。”

    &bp;&bp;&bp;&bp;孩子颤抖的声音响起,而李辟尘则是哈哈笑了起来。

    &bp;&bp;&bp;&bp;“你是神啊!瓜娃子!”

    &bp;&bp;&bp;&bp;李辟尘把手放在他的脑袋上,那肆意的揉了揉,小童渐渐停止了哭泣,瞪着那泪眼汪汪的眸子看他。

    &bp;&bp;&bp;&bp;“神者护佑天地,真神更是为此不惜拼上性命,你身而为神,何以惧怕妖魔?”

    &bp;&bp;&bp;&bp;小童呜呜的开口:“打不过他雷好可怕的。”

    &bp;&bp;&bp;&bp;李辟尘的语气柔和:“若是神都退了,那天地之中,还有人敢站起来吗?”

    &bp;&bp;&bp;&bp;李辟尘在教导他,小童嗫嚅了一会,开口:“还有仙,还有圣呢。”

    &bp;&bp;&bp;&bp;“错!”

    &bp;&bp;&bp;&bp;李辟尘摇了摇头,同时摇了摇手指。

    &bp;&bp;&bp;&bp;“仙,出世者也,难以寻见;圣,世中真尊,然同是难见,亿万生灵可出一圣乎?”

    &bp;&bp;&bp;&bp;“唯神长驻于世,护佑乾坤,享受众生供奉,你是梧桐树神,自然也要担负起这个责任。”

    &bp;&bp;&bp;&bp;李辟尘揉了揉他的脑袋:“法力低微,不能抵抗邪魔,但是可以抵抗心中的恐惧,救下这株小小青莲。”

    &bp;&bp;&bp;&bp;“此是力所能及。”

    &bp;&bp;&bp;&bp;李辟尘语落,而小童沉默不言,半响过后,把李辟尘手中的那株青莲取过,放在自己的怀中,点了点头。

    &bp;&bp;&bp;&bp;他坐了下来,而李辟尘同样坐了下来。

    &bp;&bp;&bp;&bp;竹伞悠悠而转,雨水化作珠帘落下,那瓢泼大雨就这么下了三日。

    &bp;&bp;&bp;&bp;一仙长,一神童,就这么坐在梧桐树下,一问,一答。

    &bp;&bp;&bp;&bp;“仙长,你是哪里的山人啊?”

    &bp;&bp;&bp;&bp;“太华山的仙人。”

    &bp;&bp;&bp;&bp;“太华山在哪里,又修行的是什么法?”

    &bp;&bp;&bp;&bp;“修行的是天时。”

    &bp;&bp;&bp;&bp;“天时?那你也会打雷吗?”

    &bp;&bp;&bp;&bp;“当然会,要不打一个?”

    &bp;&bp;&bp;&bp;“不不不!不要了”

    &bp;&bp;&bp;&bp;神童护着青莲,他实在是惧怕雷霆,而李辟尘看见他这个模样,不免摇头失笑,此时手指轻轻一转,那一道雷霆突然显出。

    &bp;&bp;&bp;&bp;青霄雷光化作小龙,在指尖跳跃,李辟尘把这宝物送到小童面前,后者看了看,那眼中恐惧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好奇。

    &bp;&bp;&bp;&bp;“这是雷?”

    &bp;&bp;&bp;&bp;“这是雷。”

    &bp;&bp;&bp;&bp;李辟尘指点那雷龙绕上小童身侧,小童看着雷龙乱转,最后化到青莲之中。

    &bp;&bp;&bp;&bp;于是那青莲中,生出了一丝雷光。

    &bp;&bp;&bp;&bp;青莲生青雷。

    &bp;&bp;&bp;&bp;李辟尘抬起头,那目光遥遥,望着天。

    &bp;&bp;&bp;&bp;天外的雨还在下,天外的雷还在打。

    &bp;&bp;&bp;&bp;那云雾之中,隐隐显化出了什么东西,李辟尘看的很清楚,那是一个恶意的灵,他在天上嘲笑,他在盯着梧桐树。

    &bp;&bp;&bp;&bp;三日过去,大雨仍旧滂沱,便是他在搞鬼。

    &bp;&bp;&bp;&bp;妖魔,所谓的妖魔,不过仅仅是这种程度,一个恃强凌弱的蝼蚁罢了。

    &bp;&bp;&bp;&bp;但今天,蝼蚁遇到了天龙,若是寻常,当是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今天,很不巧,天龙就是这么闲,看见了这个蝼蚁。

    &bp;&bp;&bp;&bp;李辟尘叹了口气,自己之前信誓旦旦说下三天,可现在都三天多了,还在下雨,这不是打脸吗?

    &bp;&bp;&bp;&bp;“你说你不出来也就罢了,我也不会去找你,但现在你自己跑出来,还要打我脸,这就不能忍了。”

    &bp;&bp;&bp;&bp;李辟尘嘟囔两声,那目光遥遥,盯着天外看了好一会,这才有了动作。

    &bp;&bp;&bp;&bp;“走,出来。”

    &bp;&bp;&bp;&bp;李辟尘拽起小童,而小童有些惧怕:“仙仙长,还在打雷呢。”

    &bp;&bp;&bp;&bp;“你真的怕雷吗?”

    &bp;&bp;&bp;&bp;李辟尘看着他,摇摇头:“你怕的是天上的那个妖魔。”

    &bp;&bp;&bp;&bp;“雷是法,所谓其善恶,皆取决于施法之人。”

    &bp;&bp;&bp;&bp;李辟尘转过身去,看着天外,而小童看着他的背影,这一瞬间,眼前这个相识不过三天的仙人,居然变得宛如青天般高大。

    &bp;&bp;&bp;&bp;他揉了揉眼睛,随后居然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bp;&bp;&bp;&bp;小童感觉,这个仙人,似乎要做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bp;&bp;&bp;&bp;就在这个念头起来的一瞬间,轻轻的笑声,同时响了起来。

    &bp;&bp;&bp;&bp;“你看好了。”

    &bp;&bp;&bp;&bp;李辟尘笑了起来,那一只手伸出去,隐隐的,有风雨雷云在上萦绕。

    &bp;&bp;&bp;&bp;“不要眨眼,你要看看清楚,看那妖魔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bp;&bp;&bp;&bp;道人仰望青天,小童瞪大了眼睛,那头也下意识扬起,只是天上仍旧乌云暴雨,便是呢喃道:

    &bp;&bp;&bp;&bp;“怎么怎么看?”

    &bp;&bp;&bp;&bp;李辟尘的手掌轻轻抬起。

    &bp;&bp;&bp;&bp;“当然是把这天劈开再看——”

    &bp;&bp;&bp;&bp;五指并拢,突然落下,这个刹那,便是风散云霄。

    &bp;&bp;&bp;&bp;如同天刀一般,那乌黑的天,墨色的云,厚重的雨,被这一掌劈开了!

    &bp;&bp;&bp;&bp;一道银色的雷霆打过苍穹!

    &bp;&bp;&bp;&bp;“啊——!!!”

    &bp;&bp;&bp;&bp;一道凄厉的惨叫传遍云霄,小童抬起脑袋,看见的是那熟悉且令他恐惧的面容。

    &bp;&bp;&bp;&bp;然而那张面容在下个瞬间,被强横到极点的力量彻底摧毁。

    &bp;&bp;&bp;&bp;小童愣愣的看着青天,而耳中传来之前那道人的轻语:

    &bp;&bp;&bp;&bp;“沧浪龙隐,云分阴阳;”

    &bp;&bp;&bp;&bp;“黑雨赤电,日月无光;”

    &bp;&bp;&bp;&bp;“人心诡谲,恶念惶惶;”

    &bp;&bp;&bp;&bp;“阴魔雷语,神惧莲汤;”

    &bp;&bp;&bp;&bp;“天化青苍,地唤尘黄;”

    &bp;&bp;&bp;&bp;“青冥天上,东皇钟响;”

    &bp;&bp;&bp;&bp;“山河掌定,指弄八荒;”

    &bp;&bp;&bp;&bp;“星移斗转,风雨天罡;”

    &bp;&bp;&bp;&bp;“青尘仙尽,黄尘侠莽;”

    &bp;&bp;&bp;&bp;“心心念语,神勇魔殇;”

    &bp;&bp;&bp;&bp;“力意所明,尔道所往;”

    &bp;&bp;&bp;&bp;“虚幻诸妄,唯心难挡;”

    &bp;&bp;&bp;&bp;“梧桐树下,凤终求凰。”

    &bp;&bp;&bp;&bp;

    &bp;&bp;&bp;&bp;万里青天重见,混混黑世无踪。

    &bp;&bp;&bp;&bp;日出高穹苍顶,光洒金花梧桐。

    &bp;&bp;&bp;&bp;小童抬起头来,却发现那个仙人早已经找不见了。

    &bp;&bp;&bp;&bp;然而再回过头去,他却看见,那梧桐树上,早已是花满芬芳。

    &bp;&bp;&bp;&bp;一念花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乱世盲探〕〔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