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色的守护者〕〔农女医妻:神秘夫〕〔我就是大牌〕〔大周昏君〕〔帝国争霸〕〔吕布有扇穿越门〕〔都市梦道剑仙〕〔我的随身升级打怪〕〔祖宗显灵啦〕〔三国之蜀汉中兴〕〔王牌兵王〕〔映照万界〕〔兵者〕〔独步逍遥〕〔独家宝贝:甜妻娶〕〔修真学霸系统〕〔这个末世有点槽〕〔幻兽进化图鉴〕〔无限大叔在异界〕〔言洛希厉夜祈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峨眉祖师 第二百三十章 冥公语 一卦问仙,波涛处 万里阴天
    本是大日当空,却突有惊雷震天。

    武运桥头,白脸道人抬起脑袋,望着天,又转过头去,看看地,这时候,旁边有几个公子模样人物走来,见他这摊位,便有些心思,一人手掌翻动,一锭大银落在摊布之上。

    白脸道人看了看银子,笑呵呵:“几位想算些甚么?”

    那几个公子手拿着折扇,一看便是风流人物,此时当首那位只言语,目光转动如水灵灵:“你且帮本公子看看,这几日,可有桃花之运么?”

    “哦,待贫道看上一看。”

    白脸道人拿了银子收入袍中,对那英俊公子左看右看,过一盏茶时间,开口来:“不得了不得了,公子啊,你这三日,当有大事发生。”

    “哦,是不是桃花之运?”

    这公子一臂靠在摊桌上,白脸道人笑了起来:“是大事,也是桃花之运!”

    “哈哈,快讲快讲,细细道来!”

    这公子喜不自胜,白脸道人摆摆手,直道:“公子眉心,黑光萦绕;天庭之处,死气不消;双目之内,魅鬼自显;嘴脸之上,全是血光!”

    话语一出,这几个公子哥顿时愣住,那问卦公子更是呆了一下,紧接着,满脸怒气横生,斥道:“你他娘的玩我!”

    “不不不,贫道话还没说完。”

    白脸道人连连摇头:“公子此番,不出三日,必见鬼物,妖精化显,且到时见的看的摸得都是女子模样,如此当可夜夜笙歌,何等快活风流?虽有阳气被吸干之危,但又怎么不是桃花之运?”

    “你娘的!”

    这公子勃然大怒,那边上几个公子人物也走过来,只是搭手,直接把白脸道人的摊子掀翻了去!

    “妖言惑众,妖言惑众!待本公子去府衙里告你一状!”

    这公子怒气横生,扯着白脸道人就要走,这时候,白脸道人忽的诡谲一笑,口里居然吐出音来:“陆兄,你做什么啊?”

    “我做什么?你这妖道人,我”

    这陆公子怒上心头,这时候,边上几个人忽然把他拉开,其中一个高个风流子直接言语:“陆兄,你做什么,马兄何曾得罪了你?”

    “马兄?马文韬?”

    陆公子一愣,怒气一定,在转眼看去,眼前被自己揪着的正是这帮公子党中其中一个,唤作马文韬。

    “陆兄,你捉我作甚啊?”

    马文韬苦笑,却是和见了鬼一样,而陆公子则是愣了半响,猛地大惊道:“不对不对,我揪着的明明是那个白脸道人,如何能是你了?”

    “陆兄,哪里有甚么白脸道人啊,你怕不是做梦呢。”

    高个风流子连连言语,而陆公子猛地转头四处看,却真的甚么也没见到,这下心中大奇,又对那人道:“不对不对,你们刚刚还助我一起推翻那妖道摊位,怎么咦!”

    他定睛再看,哪里还有甚么摊位,眼前只不过是一地青砖罢了。

    “陆兄,你怕不是中邪了?”

    高个公子眼神古怪:“前些日子你可是见了甚么不干净的东西?狐狸或是黄仙?”

    “没有啊!”

    陆公子震惊无比,再看去,真的是甚么也无,好半响,他揉揉双目,再看,仍旧没有变化。

    “真的是我做梦呢?”

    陆公子摇摇头,心中古怪不减反增,然而并没有用处,此时再想,之前那白脸道人的话似如同魔道言语,直在心中回响不定。

    “公子眉心,黑光萦绕;天庭之处,死气不消;双目之内,魅鬼自显;嘴脸之上,全是血光!”

    陆公子越想越是不对劲,他对着身边其余几人拱拱手,直道:“对不住诸位,我先走一步,突然想起家中还有些事需处理。”

    “噗呲,甚么事情要劳烦你去?”

    一名公子笑起:“莫非是要为鸳娘赎身吗?”

    这话一出,顿时一群人都哄笑起来,若是放在以往,陆公子定然也要笑笑的,然而此时此刻,却不得这样再说,听得这话,又想起白脸道人的话语,只觉得如芒在背,似剑悬头颅,只是连忙告退而去。

    在武运桥前八十丈,白脸道人举着幡子,回头望了一眼,呵呵笑笑:“你亵了数个女子,手上缠着六条人命,少则半天,多则三日,便要冥海走一遭了,且先回去,准备准备后事吧。”

    “若是不遇你,杀人与否,与我也无甚干系,但既然天缘至此,见你那头顶黑光,让我也心有戚戚,当真是不得不收,这因果报应,来的正是时候。”

    白脸道人笑笑,复又哭起:“诶诶,且不明,今夜之后,明天大日不升之前,又有多少新魂落入冥海之中,哈哈,呜呜,都是苦命人儿,红尘争渡。”

    他这般说着,又疯癫起来:“与我何干?与我何干?诶,都且去吧,今日便是那厉鬼死期,也是你等入幽黎之刻。”

    “冥冥重泉枯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同去同去,同归幽黎。”

    白脸道人又哭又笑,此时那张脸开始变幻,隐隐间居然变作一副铁面。

    冥海有情,铁面无私。

    云阴山幽,苦海孤人。

    那面具上,两眼之处,流淌下两行血泪,眉心处,落下一滴血花。

    “多少苦命人,东风万古,血骨在哭?”

    “多少轮回渡,西山满叹,天伦倒端?”

    “多少道心坠,日月乱换,吾徒笑岸?”

    “多少芸芸境,光华一点,灯影烬丹?”

    白脸道人嬉笑怒骂,却又毫无半点情感夹杂,此时只是对天一喝,手掌抬起,那中央指上,见一根铁弦纠缠,此时一动,霎时音起天澜。

    “太华山下,峨眉山人;太上之徒,红尘不染。”

    “无愧李辟尘三字。”

    白脸道人走,此时前方,有一匹马儿踱步,道人牵马,再看时,正是李辟尘前来,游道行在侧。

    艄公在前,此时却再不得踏出半步,白脸道人对李辟尘打个稽首,此时在他身后,一道悠扬笛声忽起,再看时,却已人间不见。

    那一道黑影渐行渐近,只刹那,波涛顿起,冥海突现。

    艄公吹笛,木舟悠悠,那后面,俱是红尘。

    阴云万里动山海,玄波九道见苦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小兵混成大军阀〕〔霍少请轻爱〕〔末日植物领主〕〔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重生未来修真〕〔灵异直播间:冥王〕〔婚情告急:总裁请〕〔混沌皇帝系统〕〔一夜甜蜜:总裁宠〕〔基因进化战场〕〔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穿越玄幻武侠世界〕〔脸疼吗?我的醋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