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便是神〕〔美味厨娘妃:邪王〕〔迷路的女孩〕〔空痕幻世〕〔飘摇侠道〕〔殇龙诀之南北朝歌〕〔龙傲武神〕〔我不为神〕〔瑶光女仙〕〔如果你也记得我〕〔封天龙帝〕〔Boss腹黑:影后,〕〔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天行缘记〕〔18世纪的亡灵帝国〕〔隐龙惊唐〕〔带着仙葫开农场〕〔重生九零撩夫忙〕〔无敌妖魂师〕〔咕咕的艾泽拉斯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峨眉祖师 第六百九十六章 黑莲白莲莲华辩,木心虫语吃人心
    十道阴阳之炁布阵围杀自己,此时十炁已去其九,还剩下最后一人。

    因为天煞化天乙的关系,李辟尘直接就能寻到他们所在,此时最后一人仓惶而去,感觉到那九道阴阳之炁尽数陨落,当下心中升起悲伤之意,末了只能付之以叹息。

    当——!

    东皇出行,天地叩首,远方那道影子横压天阙而来,这最后一道阴炁停下逃遁之事,站立原地不做其他动作。

    李辟尘自高天而来,看见此阴炁停留,便道:“怎么,你也想要和龙炁子一般,与我拼死一斗吗?”

    “是。”

    很出乎意料的回答,那道阴炁坦然承认,此时身上魔气森森而涌,可见这是一位魔道修人。

    黑色的莲华自他足下升起,此乃极乐明教的法。

    “我是极乐明教黑莲法圣坐下第一弟子,方寸。”

    阴炁似乎是怕李辟尘不明白,于是又加了一句。

    “方寸灵台,此是法圣亲取之名讳。”

    李辟尘言:“灵台通天临中野,方寸之地放其人心也,极乐明教并不以心修见长,事实上你们七大魔门能与心修扯上关系的也只有五尘,毕竟他们是自九思而堕,而你被黑莲法圣取为方寸之名,又是什么意思呢?”

    方寸开口:“灵台得修真法道,尘世空留悟道言,魔修之中,怕是只有我一人以心法见长,如今大尊当面,还请稍缓杀戮,听小道一言。”

    他称李辟尘为大尊,称自己为小道,这说法让李辟尘摇头:“我在红尘之中压过你们,但人人皆有自己精彩,我视你为道友,你称自己为小道,唤我大尊,这是折煞我,更是贬低你自己。”

    方寸道:“大尊此言谬矣,我称自己为小道,正是因为我认同大尊的道与法,大尊也同是心修,坐忘之境我能感觉的道,这是远远胜过我的。”

    “魔道不修心,心中镜湖浑浊,亦有干涸之辈,如狂如痴如癫魔,我为此世魔道之人中唯一的心修,遇到大尊当面,六重坐忘堪比地仙真人,我如何不称自己为小道呢?”

    他细细解释,李辟尘当下笑:“你从魔道之中修心,其中艰难胜过仙道修心百倍,我在坐忘,难道你就不希冀化为坐忘?称自己为小道,难道念头就会通达了吗?”

    方寸叹气:“大尊是在乱我道心。”

    李辟尘大笑:“你本无心向道之辈,也称自己拥有道心?”

    此言大恶,李辟尘的双目之中阴阳之光照破,因为阳炁汇聚的缘故,方寸不曾看见李辟尘的异常,却不知道,李辟尘此时看他眉心紫府,当中浑噩一片,根本看不见真灵高台!

    而对方的身躯被阴炁包裹,看的模糊不清,只是从眉心那一片向外延伸,可以看出此人并不是血肉之躯。

    “无心之人修心法,无道之人望大道。”

    李辟尘看着他:“你非活人,步下踏着黑莲,莫不是莲花化生?”

    方寸沉默一瞬,李辟尘开口:“不管你是莲华之体还是白藕之躯,总归不是活人,若说为神也非神,若说为魔更非魔,披着魔皮,事实上是尊天地神圣,我又有一个猜测,难道你是极乐明教中那朵黑莲的莲子?”

    这话说的随意,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方寸的目光动了动,而后叹气,又是笑起来。

    “大尊不愧是大尊,坐忘六重,难道已经可以堪破过去真身了吗?”

    他开口承认,李辟尘倒是讶异了一下,不曾想自己随意一说,却是正中红心了。

    “莲心清神,定太阴之气,解灾厄之难,却是魔道黑莲之心降生,故为魔门之中修心法,你这人倒也有意思。”

    李辟尘开口:“但再有意思我也不会留你,说了这么多,你也该跌出红尘了,就让我这‘大尊’送送你这‘小道’吧。”

    方寸叹息,脑后突然显化一片祥瑞明光,但外面却有九道魔气萦绕,当中生出九片黑色莲叶,轻轻摇曳,顿时荡起神风。

    李辟尘挥手打出雷光,八卦中震卦化帝,白雷成龙,而无尽雷海压去,将地与高山也劈开,但那方寸却凭着黑莲护持,在雷海之中端坐下来,身边万法不染。

    “大尊请听小道一言。”

    “人心本净,纵处秽浊则无瑕疵,犹如日明不与冥合,亦如莲华不为泥尘之所玷污。”

    “黑莲之黑,已无尘埃可染,斥如白莲,虽净却沾不得半丝尘埃,若被沾染,则白已非白,但黑莲染尘,依旧如故,正是本心不改,外物难撼。”

    “黑莲坚韧而白莲懦弱,世人因喜白阳而爱白莲,却不知道黑莲才是世间真正隐匿的君子,坚守着自己之道的存在。”

    他口中诵出经来,白色雷龙遇那九叶黑莲便灭,此时那莲华已落他坐下,他手捏道印,若非知道是魔道中人,且此世无佛,怕是真的要把他当做一位堕世的菩萨。

    李辟尘听他言语,顿时是笑:“白莲生与黑泥而化白,乃是死中求活,故有绚烂光彩;你黑莲同自黑泥而出,为何仍旧是黑而非白?这岂不是说你黑莲生来便无进取之心,只愿随波逐流,黑泥黑故莲华亦黑!”

    “我看白莲之种也是寻常莲华,我看黑莲之种也是寻常莲华,为何同根同源,所出一黑一白?”

    李辟尘的声音震动魂魄,方寸心中微有惊,那是六重坐忘在冥冥中给他压力,此时他思考些许时间,那九片黑莲叶子轻轻震颤,却是开始有些收束法力了。

    “诶....”

    他察觉到了这一点,顿时道:“大尊一言便戳中经文要害,打落我法,乱我道意,确实是厉害。”

    “但黑莲之所以从黑泥中出仍旧为黑,正是因为看遍世间厄难,欲以黑身救黑世,此黑莲落下,化净土圣国,其中藏匿日月之光华,正如黑夜落下,白昼将起,若无黑夜深沉,哪里来的白昼绚烂?”

    “黑云压天,大雨倾盆,但黑云之上则是煌煌大日,绽放无量光明,大尊所见不过眼中小事,并非我莲华之尊真正要领,故也与大道不干。”

    李辟尘听得这话,顿时又笑:“大错!”

    “黑夜深沉不假,但越是深沉的黑夜第二天的白昼便越是光明吗?最基础的天象知识都没有,也敢来写出经文?我看黑莲法圣也就是三岁顽童的水平,当不得真人二字!”

    “便是凡间顽童也知,夜幕星河越是灿烂,第二天的太阳才越是光明无量,若是黑夜深沉,第二天反而会有阴云盖世,大雨倾盆,谁说黑暗之后便是白昼,谁说黑暗之后便是光明?”

    李辟尘的声音回荡山河盘内,话语铿锵!

    “只有星辰起来才会见到大日,若是黑夜压天,则人间再不见煌煌之明,你说即使是大雨倾盆,黑云压天,那黑云之上是煌煌大日,但大日再是凶猛,再是无量,也无法照破浓重的黑云落在人间!”

    “你等便如黑云一般!正如庙堂之中那些腐朽之树,满口仁义道德,然心中已经被蛀蚀得不成样子,若是木心蚀则木心黑,人心腐难道人心就能白?”

    “那黑莲出世已心黑,莲子黑,没有半点白,黑人看黑世,自然思黑心,你这经文当中,满满写的都是吃人二字,愧对了日月之说,哪里又有半点光明可言!!!”

    一声钟响惊动千古,方寸被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顿时面色大变,而那坐下黑莲瞬间萎靡,此时东皇钟横压而去,当中化无尽山河横推,方寸刚是抬头,立刻便被那十万大山直接镇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末日植物领主〕〔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穿越玄幻武侠世界〕〔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灵异直播间:冥王〕〔一夜甜蜜: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