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14.收藏品 1
    这个世界上隐藏着很多很多的秘密。

    其中有那么一些,是不该被解读,更不被该披露的。

    疯癫如nacui们这样的疯子,也知道在自己败亡前,要将恐怖的秘密完好的保存,等待有朝一日能卷土重来,这是一个让疯子们都感觉到害怕的秘密。

    呃,如果算上这基地另一边封存的泰坦的话,那么就是两个秘密。

    总之,当这个位于南极州的nacui基地于1942年被封存至今,这两个秘密被他们掩盖了整整71年,可惜,它们最终还是暴露了出来。

    这又是好是坏呢?

    无人知道,最少现在,还无人知道。

    梅林打开了nacui基地的最终密室,在沉重的钢铁交错声中,迎面而来的是一股阴寒的气息,就像是一个尘封的冰库被开启了一样。

    这封闭了71年的空间里的空气可不怎么好闻,梅林身后的风衣被吹动的猎猎作响,他伸手在胸前的吊坠上点了点,淡蓝色的呼吸面罩就套在了他的脸上。

    在他眼前,整个圆柱形的密室四周都已经遍布了冰屑,那些闪闪发亮的冰块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又像是某种植物,在这封闭的空间中肆意的生长着。

    那些遍布每一寸大地的冰块让这房间看上去就像是水晶宫一样。

    但再怎么美丽的场景,也无法掩盖这房间里真正重要的东西。

    这个圆柱型的密室中,其实也只有一样东西。

    一把战锤。

    一把被镶嵌在一块白色巨石,或者是一块纯色冰块上的战锤。

    它的造型古朴,看上去像是古典的双手战锤的样子,但单手也能握持。在金色的手柄上刻了一圈卢恩符文,而在手柄与锤头的连接处,则有一个如剑柄一样的金色护手。

    它的锤头沉重而庞大,呈黑色的六面梯形,看上去像是某种致密的金属铸造,顶端和另一侧用金色的金属点缀。

    它并不奢华,最少和传说中姆乔尔尼尔相比,它很质朴,它就那么被斜斜的固定在那白色的冰块上,整个锤头都被寒冰包裹着。

    看上去平平无奇。

    但那只是普通人的无稽看法。

    在梅林眼前,伊卡洛斯的镜片上显示着这战锤的能量读数,那深藏的力量让伊卡洛斯的能量探测器都有些承受不住,那些恐怖的力量并不外溢,而是如一层壁垒一样死死的缠在那战锤表面。

    梅林忍不住摘下眼镜,他开启了久未使用的灵视,在灵视之中,那把平平无奇的战锤所放射出的魔法光芒,就像是一轮紫色的太阳,差点耀瞎了梅林的眼睛。

    “一把奇物...”

    梅林揉着眼睛,重新戴上伊卡洛斯,他说:

    “除了宇宙魔方之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耀眼的魔力聚集于一样物品之上...这东西就是nacui从彼岸唤来的,足以让他们征服世界的武器吗?”

    梅林绕着那寒冰覆盖的战锤走了一圈,他看到了锤柄上铭刻的卢恩符文,他推了推眼镜,仔细的打量着那些符文。

    在伊卡洛斯的镜片上,对于这句话的解读正在快速进行,得益于老头子兰道夫对于北欧神话的重新翻译,让梅林也可以借助科技的力量来看懂这些复杂繁琐的阿斯加德文字。

    “只有真正的尊者,才能挥舞斯卡蒂战锤。”

    梅林读着镜片上解读出的文字,他又看向锤头,在锤头的黄金装饰上,同样有一行文字。

    那句话的意思是:

    “触碰它,就是触碰恐惧本源。”

    “嗯...这可不太像是阿斯加德的英雄们会使用的武器。”

    梅林摩挲着下巴,他看着眼前这古朴的战锤,他轻声说:

    “兰道夫告诉过我,阿斯加德人有在武器上铭刻符文的习惯,但大都是歌颂勇气和力量的,但恐惧...嗯,歌颂恐惧倒显得有些奇怪。”

    “也许我可以试着握住它?”

    一个念头很快在梅林心中升起,这个念头在出现的瞬间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膨胀着,让梅林忍不住伸出手,握向眼前的战锤那金色的锤柄。

    但是在手指接触到锤柄的前一刻,梅林背后的风衣突然翻滚起来,被激活的共生体奥贝武夫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鸣,将他从那种古怪的状态中惊醒,他警惕的后退了一步。

    “不对!”

    “这玩意在诱惑我!”

    梅林眯起眼睛,他伸手拍了拍风衣的衣袖,他说:

    “谢了,小家伙。”

    “谢了,纳尔先生。”

    他再次看向那依然沉默的斯卡蒂战锤,这一次,他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审视。

    能越过三宫的魔力来对梅林的灵魂施加诱惑,这证明了眼前的武器并非寻常,它的铸造者也许不如三宫那么强大,但毫无疑问是目前的梅林还无法与之对抗的。

    但这东西能被nacui们收纳71年,就证明了它本身并不具备智能,它是一件武器,它需要一个主人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这东西像是一个道标。

    一个用于传输力量与意志的道标,依靠梅林对于神秘学和黑魔法的研究,他可以肯定,这战锤背后,还有一个藏起来的操纵者。

    也许是和深渊之神纳尔一样被封印了。

    也许是已经死了,只剩下一缕残魂在作祟。

    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贸然接触这东西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在这种事情上,梅林已经吃够亏了。

    他揉着额头,回忆着之前在那个nacui狂热者脑海中找到的记忆,他低声说:

    “红骷髅施密特和元首本人都曾试图使用过这战锤,但不管是施密特,还是希特勒本人,他们都无法举起它,甚至无法撬动它...也就是说,它在寻找,或者在等待的,是特定的使用者。”

    “也许是符合某些特点的人,恐惧之源...指的是那些能带给其他人恐惧的人?”

    “嗯,听上去就像是一个危险的东西。”

    梅林舒了一口气,他继续浏览那图勒社团的神秘学专家的记忆。

    他看到了在1942年2月份,在德国南部山区中进行的一个残忍的仪式,3个拥有蓝色皮肤的人被绑在十字架上,在跳动的昏暗光芒中,他们在一个残忍的仪式里被剥掉皮肤。

    梅林认得那3个人...他们有尖锐如精灵一样的耳朵,带着细碎鱼鳞的皮肤,这些是来自海底的亚特兰蒂斯人。

    而那些如屠夫一样的图勒社团成员们用那些还沾着鲜血的人皮制作成一本书的封面,他们是祭品,这3个亚特兰蒂斯人是祭品,献给某个彼岸神灵的祭品。

    仔细看去,那本蓝色人皮制作的书典中的每一页书,同样是用人皮制作的...而那些复杂的文字,就像是天生的胎记一样,生长于那些人皮之上。

    见鬼,单单是这些家伙制作出的这本骷髅之书,就最少是以几十个,乃至上百个人的生命作为代价的。

    在那疯狂的雨夜里,图勒社团的大祭司念动骷髅之书的符号,一道紫色的闪电便贯穿天空,为疯狂的nacui们带来了他们渴望的胜利武器。

    然而,那武器却并没有落入他们手中,而是坠入了南极洲的深处。

    那古老的记忆到此为止,梅林总算是搞清楚了这把战锤的来龙去脉。

    他想了想,从口袋里取出那扇粉红色的木门,然后将钥匙插入其中,扭开门,神秘屋的女管家玄兰很快出现在了门边,她习惯性的对梅林问好:

    “您好,梅林主人,您召唤我是...斯卡蒂战锤?它怎么会在这里?”

    玄兰的目光很快也被密室中央防止的那把金色和黑色组成的战锤吸引了,从玄兰的语气来看,她似乎知道这玩意。

    梅林便问道:

    “你知道它是从哪来的吗?兰。”

    “是的,我知道。”

    玄兰沉默了一下,她对梅林说:

    “这是阿斯加德诸神的造物,它的锻造者已经死去了,最少已经失去了神力,那是很久远的故事了。”

    “梅林主人,我能给您的建议是,离这把战锤越远越好...它是象征不详之物,贸然持有它,只会引来整个阿斯加德的敌视,尤其是那个小心眼的奥丁...”

    “如果众神之王知道斯卡蒂战锤被您收入囊中,我的主人,您的平静生活就完了。”

    玄兰的警告让梅林犹豫了一下。

    他又回头看着这玩意,片刻之后,他说:

    “兰,这东西的威力大吗?”

    “梅林主人,您听说过姆乔尔尼尔吗?”

    玄兰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她从另一个角度描述道:

    “持有雷神之锤的人将拥有操纵雷电的权柄,若能领会姆乔尔尼尔中附带的神力本源,便能得到真正的神格加持...斯卡蒂战锤,它可以被视为邪恶版的姆乔尔尼尔,但和象征雷电之力的雷神之锤不同,这把用北欧神话中的寒冬女神命名的战锤,象征的是恐惧的力量。”

    玄兰对梅林说:

    “虽然一个光明惶惶如烈日艳阳,一个黑暗鬼祟如黄泉幽冥,但两者所具备的力量是同级的...它所代表的,是九大王国存在性力量中的一种。”

    “也就是说,这东西威力很大。”

    梅林闭着眼睛,他揉了揉额头,他说:

    “如果三宫来到人间界...”

    “是的,主人,你可以用斯卡蒂战锤轻松干掉一个域外邪神降临人间的意识。”

    玄兰猜到了梅林想说什么,她面无表的劝解到:

    “但您也会因此丧失自我,我并不建议您这么做。”

    “它和赛托拉克的深红宝石相比,哪个更厉害一些?”

    梅林又问到。

    玄兰这一次没有太多的犹豫,她直截了当的说:

    “赛托拉克的深红宝石更有价值,也更危险,与之相比,斯卡蒂战锤也显得不值一提了。”

    “嗯。”

    梅林点了点头,他抚摸着身上的黑色风衣的衣袖,他又问到:

    “兰,你是个灵,那么你知道纳尔吗?它自称是深渊之神。”

    “我诞生的时代,纳尔已经销声匿迹。”

    玄兰如实说到:

    “但我从一些‘前辈’那里听说过深渊之神屠神的故事,它是真正的深渊生物,它的存在于上古邪神们一般诡异,是群星中诞生的最古生命之一。”

    “很好。”

    梅林点了点头,他说:

    “那么这把斯卡蒂战锤上附带的意识,和深渊之神纳尔的残响,哪个更危险?”

    “当然是纳尔。”

    玄兰并不清楚为什么梅林要问这两个问题,但她还是很认真的解释到:

    “纳尔曾屠戮过群星中的神灵,它在消失后残留在群星中的黑死剑时至今日还在掀起一场又一场的恐怖动荡,据我所知,斯卡蒂战锤的主人可没有这样的能力。”

    “哦...”

    梅林的表情变得平静下来,他看着眼前的斯卡蒂战锤,他玩味的说:

    “它既不如纳尔,又不如赛托拉克,连三宫都不如,那它对于我而言便算不上什么麻烦了。唯一称得上麻烦的是,红骷髅似乎留下了一本骷髅之书,记载着这把战锤的方位和秘密,也不知道那本书落入了哪个九头蛇的手里。”

    “但说真的,我很期待那个幸运的家伙来找它,那会让我再次收获一个九头蛇的,十恶不赦的灵魂!”

    梅林弹了弹手指,他对玄兰说:

    “把它放入神秘屋的储藏室里。”

    “就和赛托拉克的红宝石放在一起...它就是我最新的收藏品了,嗯,那个展架现在还空空如也,看来还得寻找更多的东西。”

    他抚摸着黑衣风衣的衣袖,他轻声说:

    “我已麻烦缠身...”

    “也不缺这一个了!”

    b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给宫少撒个娇〕〔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荒岛丛生〕〔原始生存守则〕〔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医妃妖娆:摄政王〕〔向往的生活:超级〕〔一夜闪婚:偏执老〕〔皇婚〕〔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千亿集团继承人〕〔神医毒妃:傲娇王〕〔林家有女异世归〕〔一妃难求:冷傲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