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38.弗瑞的求援【5/100】
    2月,月,4月,没什么事情发生,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10月份。

    一连大半年的时间,梅林都没有再执行过外勤任务。在弗瑞的保护下,他低调的就像是被人遗忘了一样。

    属于他的时间就像是一个被用力拨动的飞轮,转的非常快。

    直到某一天,梅林从二楼的冥想室里走出来,意外看到草坪上开败的花朵,他才意识到,秋天已经快结束了。

    沉溺于某一件事情总会让人察觉不到时间的挪移,但梅林却能感觉到自我实力的有效提升。

    除了每周一次和家人聚餐,每半个月和弗瑞联系一次之外,他几乎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练习魔法,他很有目的性的啃完了《标准咒语中级》,学会了很多很有用的咒术,同时从无到有的,配置出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支药剂。

    那是他对于魔药学的研究,而他的第一个成功,是一种进攻型的药剂。

    或者叫火焰油膏更好一点。

    将那类似于化妆品一样的东西,涂抹在武器上,就能实现武器的暂时附魔化,让一把普通的刀或者一发普通的子弹,都能具备火焰燃烧的形态,对于异类生物的杀伤力提高。同时,摸了火焰油膏的武器,还能伤害到幽灵这样没有实体的异类生物。

    可惜,这东西配制的过程中需要用到数个魔法,他没办法将这东西的配方交给弗瑞。

    这种看上去很给力的玩意,只是神秘晦涩的魔药学中最基础的东西,在《魔药入门》这本教科书里,梅林还看到了很多其他有趣的玩意。

    比如可以让人变成另一个人样子的复方药剂,比如可以祛除百病的痊愈药剂,又比如传说中,可以让人实现变形为动物能力的阿尼玛格斯药剂。

    甚至是那本书里记载的,可以让人长生不死的宝物魔法石,也需要用到极其高超的魔药学知识。这就像是一片知识的海洋,一旦进入其中就再没有回头路可走,而梅林,已经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去了。

    有了第一支药剂,就有第二支,第三支。

    但梅林并不是没有感觉的铁人,他也需要闲暇时的娱乐,于是在修行魔法的间隙,梅林便开始尝试着修复自家后院里那台已经濒临报废的老款道奇车。

    这辆见鬼的车也不知道遭受了什么样的厄运,它内部的内饰和车体都不能用了,甚至还能看到弹孔,也就是说,梅林如果想要修复它,几乎得从头开始,给这车来一次全面翻新。

    这有些划不来,因为这辆车和洛拉一样,属于经典款的老车,它是1970年发售的,要给这辆车淘换零件,梅林估计得跑遍整个地狱厨房,甚至是大半个纽约的汽车配件店。

    但怎么说呢?

    梅林有足够的时间,而且他对于车的需求也并非非常迫切,再加上回忆的加持,最终,梅林决定还是将这车完全修复一次。

    现在,在1994年10月份,他已经将这辆车的外壳和内饰统统换了一遍。至于发动机和内部的一些复杂的构造,这玩意梅林自己处理起来很吃力,所以他最近在考虑,是不是想办法彻底换一个新的。

    就在梅林换好了车窗,洗了手,准备出门吃午餐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却突然登门拜访了。

    “滴、滴”

    门铃声响起,梅林走上前,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帅气的年轻人,他穿着休闲裤的西装,带着昂贵的墨镜,头发梳的油光发亮。

    在他身后,在梅林的房子前,还停着一辆最新款的法拉利红色跑车。

    而这个站在梅林眼前的年轻人,在那墨镜之下的双眼里,正浮现着一抹忐忑与期待。

    “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年轻人看着梅林,他说:

    “我找了你年!梅林莱利!”

    “托尼斯塔克”

    梅林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他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在91年12月份。在他目睹了霍华德斯塔克夫妇身死后,他曾潜入斯塔克家族的豪宅,将霍华德先生的最后留言,说给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和年前那个绝望,悲伤,沉溺于痛苦中的样子相比,眼前的托尼无疑成熟了很多。

    不管是说话,还是表情,还是周身散发出的那种锐利的气质,都代表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彻底从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走了出来,并且开始了新的人生。

    嗯,从他这一身低调奢华的行头来看,没准还是富裕的,幸福的,完美的新人生。

    “你找我做什么?”

    梅林问到。

    托尼斯塔克左右看了看,他对梅林说: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我们好歹也有过一段交情。”

    “交情?”

    梅林品味着这个词,他摇了摇头,侧过身体,对托尼做了个“请”的姿势。

    后者摘下墨镜,走入了房间里。他看着梅林的家,皱着眉头说到:

    “我以为,像你这样神秘的人,会住在更神秘的地方,比如一座山间别墅,或者干脆是某些秘密基地之类的。”

    “喝茶?还是水?”

    梅林没有回答托尼的吐槽,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倒入杯子中,他问到: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在他身后,托尼一脸嫌弃的坐在旧沙发上,他用一个舒服的姿态靠在那里,他说:

    “我是个科学家,一个发明家,我使用科技的力量。”

    “砰”

    梅林弯下腰,将水放在托尼眼前,他伸手摘下眼镜,用自己那双散发着余烬光晕的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年轻人,他说:

    “那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个神秘的人,我使用神秘的力量我的意思是,你说谎我看得出来!”

    “老实说吧,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托尼看着梅林那诡异的瞳孔,这个21岁的年轻人心里有些发毛,他忍不住换了个姿势,好几秒钟之后,他有些不甘心的说:

    “好吧,是佩吉姑妈告诉我的。”

    “佩吉?你是说,佩吉卡特女士?”

    梅林坐在托尼对面的沙发上,他重新戴上眼睛,他说:

    “好吧,如果是她的话,那确实可以理解看来,有背景的公子哥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梅林略带嘲讽的说:

    “连理论上不能够被泄露的特工安全屋的位置,都能从亲人那里搞到手。但我更好奇的是,托尼先生,你到底因为什么事情,才跑来找我?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是一时兴起就冲过来了吧?”

    “当然不是!”

    托尼坐直身体,他用自己的眼睛盯着梅林,他认真的,严肃的问到:

    “我来这里,是要问问你,我父母死去的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问题,让梅林看了一眼托尼,他摇了摇头:

    “你的保密等级还不够,我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你,请回吧,托尼先生。要么,你可以去问你的佩吉姑妈,我曾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如果佩吉姑妈愿意告诉我这件事,我还用千里迢迢的跑到这个该死的鬼地方来找你吗?”

    托尼是个年轻人,他有年轻人应有的冲动性格。

    他站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气势汹汹的对梅林说:

    “我父母死在你眼前,你是唯一的见证者!我是他们的儿子,我有资格,也有理由知道这一切!我从加利福尼亚大老远跑到这里,不是来听你说不行的!告诉我,梅林!告诉我那一晚你都看到了什么?”

    “求求你,告诉我!”

    坦白说,托尼发起火的样子挺凶的。

    但他面对的,是一个秘密特工,这个特工在个月前,刚刚亲手干掉了一头地狱来的半魔。

    梅林所见过的,参与过,亲手履行的那些事情,是年轻的托尼还无法想象的。

    他的愤怒就如挥拳的小男孩,完全影响不到梅林。

    甚至没有让梅林的表情变化一下。

    梅林就那么平静的看着托尼,在黑暗感知中,他能感觉到托尼的愤怒,那种洋溢于精神中的情绪,那种隐藏起来又再次爆发的痛苦,那些不堪的回忆。

    在托尼眼中,梅林看到了失落,痛苦,绝望,还有一丝丝恳求。

    但秘密就是秘密。

    梅林很清楚,冬日战士虽然有可能已经死了,但他背后的那个组织还隐藏的很好。弗瑞一直在使用战略危机干预与谍报后勤处的资源调查那个组织,但年过去了,弗瑞依然一无所获。

    这已经充分说明了那个组织的危险性。

    让托尼这样冲动,还残留着一丝幼稚的年轻人知晓那些秘密,并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

    “对不起,托尼,但我无可奉告。”

    梅林平静的说了一句。

    托尼眼中的恳求迅速转化为愤怒,但就在他要继续追问的时候,梅林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梅林对托尼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拿起手机,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梅林将手机放在耳边。

    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

    “是梅林吗?我是佩吉卡特。请问我的侄子托尼在你哪里吗?”

    梅林看了托尼一眼,然后对电话另一头的女士说到:

    “是的,女士,他就在我这里,怒气冲冲的闯入我家,前来追问一些他不该知道的秘密。”

    “那就好。”

    佩吉女士松了口气,她略带歉意的对梅林说:

    “那麻烦你将他送到我这里来吧,托尼找到了我的日记,并从其中知道了你的存在,很抱歉,梅林,我老了,不如年轻时那么机警了。”

    “另外,梅林,我从弗瑞那里听说了你做的一切,我得感谢你为这座城市的付出与奉献。”

    “那是我的工作,女士。至于托尼,请稍等片刻,我这就把他送过去。”

    梅林挂断了手机,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指,对眼前的托尼说:

    “走吧,托尼少爷。我送你回你姑妈那里。”

    “别碰我!”

    托尼眼中闪耀着一抹畏惧与窘迫,他后退着,对梅林喊到:

    “我自己能走回去!别碰我!我警告你!别啊!轻点,疼!疼!!”

    梅林上前一步,手指扣住托尼的手腕,轻轻一甩,眼前的年轻人就发出了痛呼,然后被梅林一把抓起,扛在了肩膀上。

    “佩吉女士要和你谈谈,关于你偷看她日记的问题。托尼你都21岁了,怎么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梅林扛着不断挣扎的托尼走出房间,他单手就将托尼摁在了那辆酷炫的法拉利跑车的副座上。

    但托尼就像是闹腾的猴子一样疯狂挣扎,还在尖叫,这让梅林彻底失去了耐心。他一掌切在托尼的脖子上,将这年轻人打晕了过去。

    梅林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这么豪华的车,他甚至看不到车钥匙,这玩意的引擎,是需要指纹解锁的。

    不过,好在,托尼就在身边呢。

    梅林拽着托尼的手指,摁在跑车的驾驶台上,几秒钟的解锁过程之后,低沉的引擎声就如回荡的闷雷一样响起。

    “让我送你回家,冲动的年轻人。”

    梅林伸出手,将托尼在副驾驶上固定好,然后打着方向盘,这辆昂贵的,动力十足的玩具就在道路上划过一个完美的圆弧,然后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但还没等到梅林驶出地狱厨房,他的手机便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的号码倒是挺熟悉。

    “喂,弗瑞?”

    梅林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捏着手机,他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风,他问到:

    “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之前你不是说你最近在加州训练新人吗?”

    “有麻烦了,梅林。”

    弗瑞低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满是凝重,他说:

    “以最快的速度来加利福尼亚,我把地址发给你,最好带上武器。这一次的事态很特殊,也很要命。”

    “到底是什么事?”

    梅林皱起了眉头,他预感到,自己刚刚平静下来的生活,又要被打破了。

    电话那边,弗瑞迟疑了几秒钟,他说:

    “是外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给宫少撒个娇〕〔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荒岛丛生〕〔原始生存守则〕〔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医妃妖娆:摄政王〕〔向往的生活:超级〕〔一夜闪婚:偏执老〕〔皇婚〕〔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千亿集团继承人〕〔神医毒妃:傲娇王〕〔林家有女异世归〕〔一妃难求:冷傲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