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守护神〕〔替嫁小妻有点甜〕〔天谴修罗〕〔混世小刁民〕〔宠妃撩人:摄政王〕〔尘封已久的记忆〕〔量子意志〕〔火爆全才仙医〕〔市委大秘〕〔狂徒弃少〕〔踏星〕〔暖心总裁的小娇妻〕〔我的如此芳邻〕〔爹地给钱,妈咪借〕〔火影之水遁最强〕〔盛世红妆:世子请〕〔文豪少女的二次元〕〔透视兵王在山村〕〔我的美女董事长〕〔极品对手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94章 她是他的
    ,精彩小说免费!

    进来时,凌司夜已经顺道拿了房卡,刷卡进来,何彦心思又不在上面,自然是没发现动静。

    进得来,凌司夜见何彦俯身于简悦身上,手抓住她的衣领,怒上心头,抬脚横踹了过去,力道迅速,又极猛。

    几步上前,他一把扯过被子,把简悦盖住。

    凌司夜怒气冲天,奔上前,直接揪起地上的何彦,拳头紧握,朝他脸上狠狠的砸了几拳。

    何彦还没反应过来,连来人都没看清楚,刹那间又被打得头昏眼花,甚至是鼻青脸肿,分不清东南西北。

    何彦鬼哭狼嚎,苦苦哀求,“别打了,别打了。”

    把人一扔,凌司夜抬脚踩在他胸膛,居高临下看着他,目光如剑,声音如寒冰,“谁让你动她的?”

    何彦这才看清,那抬脚压住他胸口的男人是谁,顿时目眦尽裂,“三,三少。”

    这么会是他?

    原来刚才他真的没听错,简悦嘴里喊的,果然是凌司夜这三个字。

    何彦连忙求饶,“我不知道她是你的人,我不是有意的,要是知道,我一定不会动她的,即便是给我十个胆子。”

    “不敢?我看你敢得很。”

    凌司夜不再废话,抬脚朝他腹部踹了几脚,何彦整个人痛苦的缩成一团,有气无力的说:“我没碰她,我真没碰她,我不过是想捉弄她而已,给她下了点迷药罢了。”

    他本来的意思就是让张勇下迷药而已,又不是那种下了让人发~春的药,他平日里虽有点混,但也不至于会做这种事。

    下迷药?还说不打主意,男人嘴角勾起一抹乖戾的弧度,极冷,极寒。

    凌司夜俯身,扣住他的手腕,手劲一用力,直接折断了他的手,要是边上有酒瓶之类的,亦或是水果刀。

    那代替是就是这些利刃一样的东西,而不是他亲自动的手。

    “啊~”何彦疼得惨叫出声,那锥心的疼,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凌司夜起身推开他,何彦趴在地上,额头冷汗直冒,大喘气,一张俊俏的脸苍白得很。

    凌司夜脱下外套,把简悦裹住,把人抱了起来。

    简悦双眼微眯,嘴里重复,“小叔,小叔……”

    凌司夜心里一阵发疼,抱着人大步出了房间。

    潘小玉跟了上来,刚才在门口,看到凌司夜出手狠辣,活不把人当人命看,看得她心惊胆寒。

    见他出来,她自动的腾出道,唇瓣动了动,最后还是没能吐半个字。

    如果说上次,亲眼看见他把女人踢下水,那只能算得上是生气,但这次他是真的发怒。

    传说中的冲冠一发为红颜,那也不过如此。

    凌司夜顿足,瞥了她一眼,这一眼很冷,冷得能把她冻住。

    听到动静,张勇也冲了上来,恰好与潘小玉撞在一起。

    潘小玉凶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道:“还不赶紧去看你老大。”

    张勇奔进房间,看到躺在地上的何彦,他吓得立马打了急救电话,“老大,你怎么样了?”

    何彦额头冷汗直冒,咬牙问,“我不是要你下迷药吗?你到底下的什么药?”

    “我以为你想睡她,我、”张勇犹豫了瞬,咽了口口水,“我下的是那种药。”

    何彦忍住疼痛,气得一脚踹了过去,“你他妈脑子有病,我不过是吓唬她而已,你竟然给她下那种药。”

    出得外面,凌司夜抱着简悦上了车,她便开始不安分的动弹,双手扯着身上的衣服,小脸皱巴巴的。

    凌司夜是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了简悦被下的是那种药,那小子竟然敢对他撒谎。

    手在她脸颊上轻~抚,凌司夜沉思片刻,随即冷声吩咐,“到前面的大酒店。”

    他思前想后,有了今晚简悦的这一出戏,她是属于他的,绝不能出差池。

    今晚他要她,这一点是他脑子里残留的想法,也是唯一的想法。

    凌司夜是高级vip客户,本身持有张房卡,更何况这还是他公司名下的酒店,直接进去,无需办理多余的手续。

    把简悦放在床上,凌司夜转身进了浴室,又放好了水,这才出来。

    简悦因热的缘故,胡乱扯身上的衣服,两对秀眉紧蹙。

    凌司夜曲腿坐在床上,简悦无意识的凑了过来,脸蹭在他的腿上,小手也胡乱抓,抓住了他的手。

    她低低叫道:“小叔,难受~”

    凌司夜反手把她的小手裹住,脸色沉着,她抓着他胸口的衣服,借助他的力气坐了起来,坐在他腿上,脸埋在他胸口。

    鼻间是熟悉的味道,那是能让她心安的感觉。

    简悦紧紧拽住他的衣服,她觉得难受,全身都难受,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简悦使劲的在男人身上蹭,张嘴就咬,咬了他的下巴,咬了他脖子。

    凌司夜垂在两侧的手,微微握成拳,很想直接把人扑倒,然后狠狠要她,但想到干净纯洁的她,刚才被人碰过,哪怕没发生什么?

    他眸光一暗,把怀中的人扯了下来,她不满的哼唧出声,三下五除二,直接把她身上的衣服扒拉了个干净。

    随即把人抱了进浴室。

    水是温的,他怕烫着简悦,先试了水温。

    抱人放进去,简悦意识混沌,但碰到水,还是挣扎要起来,她本来就觉得热,这水又是温的,更觉得热了。

    凌司夜像小时候一样,胡乱帮她洗,抬手在架子上扯下浴袍,把浴缸里的人给裹住,拎了出来。

    简悦还是觉得全身发烫发热,人也难受得很,她迫切的想要得到缓解的方法,奈何找不到。

    凌司夜脱了外套,随手扔在地上,他有片刻的迟疑。

    怕简悦醒来,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该让她知道,要她清楚一点,她是谁的。

    这辈子她就是他凌司夜的女人,即便是死了,也应葬在凌家的祖坟,和他葬在一块。

    这个念头,不知何时早已衍生出来。

    “小叔,好热,好难受。”简悦低低,痛苦的低吟出来,她的话把凌司夜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凌司夜两眼盯着她的如白胜雪的肤色,想到刚才那触手可及的触感,身子微微绷紧,终究还是无法压住身体潜伏已久的野兽,低垂下头,封住了她柔软的双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霸道总裁抱够了没〕〔一等婢女:女主缺〕〔快穿女配:男主全〕〔史上最难攻略的女〕〔鬼片的世界〕〔佛系女配[快穿]〕〔误入婚途[娱乐圈]〕〔道士的无限之旅〕〔无限之时空大盗〕〔引婚入局:黎少宠〕〔凤还巢之悍妃有毒〕〔一抹柔情倾江南〕〔浪子邪医〕〔炎龙曲之道启凡间〕〔妖鬼横行,冥王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