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传奇再现〕〔最强钓鱼佬〕〔斗罗:我赋万物魂〕〔漫威里的赛亚人〕〔正义的使命〕〔一世狼王〕〔大英公务员〕〔穿越之重返高中时〕〔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镇国神将〕〔异星智能〕〔斗罗:开局召唤晓〕〔都到三国了,你告〕〔麻衣道祖〕〔我真没想结婚啊〕〔全民兽化:从柳树〕〔皇城金膳斋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魔三国大玩家 第362章 转向成都
    www..,最快更新仙魔三国大玩家 !

    也就在大春感慨新局势时,蛐蛐的翅膀再度震荡,收到了曹冲象的联系:“刚才看见一个大蛟飞走了,天晴了,应该安全了。”

    咦!刚才远距离连线史阿,现在就近距离联系大象了,这仙尊的感觉不要太爽?

    大春忙问:“你能看见对方是一个大蛟?”

    大象回答:“也可能是个长鱼……”

    大春又问:“那码头上的百姓看见了没?”

    “他们应该只看见打了两下雷,城里刚才也打雷。”

    不愧是象神,果然只有达到神的境界才能看见妖神么?

    妺喜说道:“既然妖神走了,我们也赶紧走。”

    说完躯身猛然一震,有若奔命般在水底狂奔。

    大春又问大象:“我去建邺了,还能联系到你么?”

    “不知道。去了再试试看。”

    好吧,也只能到了再说了。

    也不知道百姓怎么看待这几下雷,如果那个火星天龙懂整,就算是吹牛逼也得把这异象吹成“平地起风雷,大人物降临”之类的大吉兆吧?更不要说那周不疑不是等闲之辈,这点玩法不可能不会。

    果不其然,曹冲象又来联系了:“城里百姓都开始敲锣打鼓了!”

    彻底稳了!名士空降,鱼神杀贼将立威,最后再来一个天雷吉兆……换成我都能尽收民心当稳这官了。

    大春大松一口气之下,元神倍感疲态,直接睡着了……

    当然,小号休息,大号建城不能停。只是城隍小号被那兔萝卜打懵了以后,怕是晕睡了几个时辰了,怕也该醒了吧?好不容易遇到大小张休假的说!

    而这么一切换到城隍号,大春耳边似乎响起了一些嘈杂兴奋的声音,好像是很多人在说话,在夸我?是赞美我吧?

    卧槽!这是在逛街被人围观么?是围观符还是围观鹰啊?

    大春的城隍号开始挣扎,感觉就像冬天赖床的自己被压了好几床厚被子一样,根本无力醒!什么情况?

    正迷糊间,依稀听到夏侯夫人的安抚声音:“别急,你这个花鬘的武将符突然收到很多的……人气?你安心休息,别扰乱了人气凝聚。”

    大小张的声音也传来:“莫非是城隍有功效?”

    “不可能吧,成都都没几个百姓知道城隍,没这么快。应该是南中那边……”

    “别说话了,真吵醒了就不好。赏竹海就是……”

    大春听到的嘈杂人声被竹海的起伏波涛声掩盖,不是逛街就好,大春倍感宁静,更想睡了。

    可能是花鬘在南中做了什么万众敬仰的大好事,所以加强了武将符?不思考了,躺赢不香么……

    ……

    五月二十三日,上午。

    幽冥界一层的阳光有如初升银盘,光亮而阴冷。

    身为外交官的钟煌被扣在吕布军中有两天了。陈宫说是说让钟煌给他账下打杂,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书简连地图都没有。就是一个烤火的炭盆和折叠小椅子。陈宫甚至都没再出现过,连送饭送水的人都没。

    这比关在洛阳阴牢都过分了,至少牢里一天还有两顿饭。

    钟煌本来还想着元神出窍搞点事情,但看陈宫玩这一出估计有戏,那就干脆不变应万变,用心静修消化提炼收集的灵气才是最重要的。提取灵气的过程也是“喝西北风”的过程,短时期就无需水粮,不在乎有没有送饭。

    正忘我打坐间,门口传来陈宫的脚步声。

    两天都不来,也该收戏了吧?钟煌的将元神从扇中仙境抽离回归,起身恭迎。

    陈宫感慨道:“知道我为何而来?”

    一想到先前谈的那些夺永昌,讲信用,吕布无敌寂寞要单挑兀突骨之类的的不入流谋士内容,钟煌就很无奈:“不知!”

    陈宫讶道:“真不知道?”

    钟煌笑道:“真不知,一来我根本就没去想。二来我的才智与大人差距太远,乱猜惹人发笑。”

    陈宫笑道:“其实,就是散步看心情。”

    钟煌讶道:“先生心情不错?”

    陈宫感慨道:“这几天心情一直不好,倒是你这两天的淡定让我有所启发。”

    钟煌故作惊讶:“先生一直在注意观察我?”

    陈宫笑道:“偶尔盯一眼,你年纪轻轻,能在这种情况下做到心平气和,实属难得,你这修为不得了啊!”

    钟煌眉头一跳,他这是望气?通过望气就能捕捉到对方的情绪,就能间接的读心,这就和钟家通过判断一个人的笔迹来捕捉情绪是一个套路。只是他这功力明显更高端,隔着军帐外就能望气,这哪里还是前天的三流谋士?

    钟煌立刻谦虚道:“并非修为高,而是我只是奉命带话的,并不是真正的利益攸关方,所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陈宫郑重道:“你过谦了!起码故意不送饭这种刁难是个人都会心中有怨气,更不要说连续两天不送。但你还真做到云淡风轻了,这修为配的上名士新秀第一人,也配得上见温候一面!”

    饶是钟煌强装淡定也被夸的倍感喜悦:“现在就见吕布大人?”

    陈宫转头就走:“跟上,温候会问你话,你要认真回答。”

    钟煌颇为期待:“使命在身,必定认真!”

    钟煌本来就很想见吕布一面。若是一来就随随便便的见了,钟煌或许还会把他看小了。现在这摆谱两天就很好,配得上他第一武将的架子,也显得他大概是深思熟虑过两天。

    但也就在这时,钟煌发现陈宫后背上突然多出一个气雾氤氲的“吕”字!

    嗯?这字是——

    下一刻,汽雾消散,吕字消失。

    钟煌惊异了,这分明是传说中的文气!自己也只见过家主钟繇还有钟会少数人玩过这么一出,陈宫也这么高端玩的这是哪一出?

    钟煌瞬间秒懂!自己出发前乌戈大王给了一把很诡异的骨刀当信物——这哪里是信物,分明是监听甚至还可能监视的法器,自己根本就不敢有任何不妥的举动。

    陈宫这种级别的谋士肯定也看出这刀的作用不敢明说,就打字谜放话呢,先前说“跟上”,现在就是“后背”写个吕,意思就是公然劝我“跟吕布混”!

    这就是自己的意思,当然同意!

    面对能望气的陈宫,自己无需说话,更无需递眼神做什么小动作,只需要瞬间提升愉悦的情绪就行了。

    愉悦之间,钟煌来到吕布的账前,感觉一股酒气让自己的视野感知朦朦胧胧,帐篷似乎瞬间拉远了自己的距离。

    厉害,这酒境比酒豪淳于琼强出何止一两个档次!这又是在考验我的能力?好说!自己毕竟也有酒豪武将,先召唤出来抵消一下。

    效果还是有,帐篷缩近了一点,头也没那么晕。不,一想到吕布这么喜欢摆谱,钟煌反而更亢奋,头就不晕了。

    终于,进账了,一股夹杂着酒气的威压扑面而来,钟煌仿佛置身于一个锅炉,也看不清吕布的全貌——只看清他一双眼睛!像猛兽?猛兽怎么可能有这种目光,像神兽!

    钟煌心法全开全力支撑:“见过温候!”

    吕布的声音有如闷鼓,句句直敲在钟煌心头:“回去告诉那个乌戈大王,我们单挑切磋打一架,看他天下第一妖将厉害,还是本候厉害——无论胜负,本候必定撤兵,兵锋成都!”

    钟煌听的心头震颤加懵逼!虽然前天见面就是夺永昌讲信用什么的谈不拢不入流,但出兵不是儿戏,那才是最靠谱的动作,怎么可能说撤兵就撤?说反水就是反水?

    但是,吕布的话就是在敲自己的心,这根本无力辩驳,无法质疑!甚至连问一句都感觉心累。

    钟煌只得回复一个字:“是!”

    吕布沉声道:“陈宫,送客!”

    “是,温候!”

    就这么见面一句话就完了?这就是吕布这个级别的强者?谁说他智力低?他都能敲心坎了,寻常人的智力对他有用吗?

    离开军帐的时候,钟煌这才发现自己淌了一身的汗。

    虽然也想问问陈宫为啥现在就“不讲信用”了,但这个反水提议不就是自己提出来的吗?问他有多不靠谱之前,得问问自己这个提议有多不靠谱?算了,反正连这么不靠谱的外交任务都完成了,自己也算是大功一件。更重要的,自己搭上了吕布这条线。

    ……

    成都城,醉仙楼旅馆。

    酣睡中的龙行和刀狼几乎同时从梦中惊醒。

    两人面面相觑:“我刚才做梦,梦见有个黑猫劝我俩小心城里的仙人!”

    两人再度惊异:“我们做同一个梦?!莫非是师祖?”

    那就小心吧。小心先从吃早饭开始。

    两人下楼来到食堂,立刻听见满堂的食客议论纷纷:“听说吕布大军兵临城下了!”

    兵临城下的指的是吕绮玲的千人进驻冥界的隍城?

    两人惊问:“你们听谁说的?”

    食客来劲了:“城里的仙人算卦算出来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夜的命名术〕〔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万古神帝〕〔术师手册〕〔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顶级气运,悄悄修〕〔大魏读书人〕〔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修罗场玩家〕〔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