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传奇再现〕〔最强钓鱼佬〕〔斗罗:我赋万物魂〕〔漫威里的赛亚人〕〔正义的使命〕〔一世狼王〕〔大英公务员〕〔穿越之重返高中时〕〔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镇国神将〕〔异星智能〕〔斗罗:开局召唤晓〕〔都到三国了,你告〕〔麻衣道祖〕〔我真没想结婚啊〕〔全民兽化:从柳树〕〔皇城金膳斋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魔三国大玩家 第10章 将星陨灭后……&.
    !

    永昌城外八里村,神雉帮养鸡场所在地巡逻森严,围墙外的木桩尖刺上晒满了巫祭加持过的黄鼠狼干皮以儆效尤。

    鸡哥忙完了晚餐的应酬再次回到养鸡场过夜值守,并听着此起披伏有如静夜曲的鸡叫声思考今后的发展。虽然鸡哥在城里有条件好得多的阁楼,但养鸡场才是自己根基,不容一丝马虎。特别是黄鼠狼这种偷一只鸡会吓死一群鸡的万恶小东西,决不能放进一只。

    而且这也是托孟优的关系占的村,要对得起他的关照。

    孟优能力不高,这不是他的缺点,这是优点,因为容易搞定。若这么容易搞定的人都出了问题,那就是自己的大问题了。

    但鸡哥的这个处世原则似乎不适用于穿越来的玩家,玩家各种奇葩,即便没能力也不容易搞定。比如这个排名上升到一万的那个大春。

    鸡哥虽然当着帮众的面说要请大春坐坐谈一下,但是能谈什么?

    这大春没能力的时候都不买账,现在咸鱼爆发怕是要上天了!谈个鸡毛?

    谈不拢就弄死?

    老实说,身为现代人的鸡哥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虽然自己杀过的鸡成千上万,也时不时的亲自杀鸡秀刀工展示强人形象,把那些从小到大鸡都没杀过一只的帮众吓的脸如土色。但是砂仁还真没有过!

    实际上这开局半年,全国几十万玩家中病死的,作死的,甚至自杀的案例都有,但互相之间的凶杀还很少听说,即便是玩家帮派最多最乱的曹操陈留城也是骂战多于动手。

    网游里常见的pk,在这真人版的世界里都表现出高度克制理性,毕竟混三国的玩家没有傻子。但这必然是暂时的,当资源的竞争到了一个临界点,该来的终究会来。

    鸡哥一直有个困惑,在这个世界的玩家死了真的是死了吗?会不会穿越回去?如果是穿越回去,那就没什么心理压力,杀鸡一样送他回去就是!

    而且还有一件事,早前有帮众说见过一个人,那个人是开局半个月时就实在受不了跑去深山作死了,砍柴的npc也说听见虎啸,应该是被老虎吃了。

    被老虎吃的人又重新出现?按民间鬼神故事的套路就只有一个可能,为虎作伥!只是开局半个月,大家都互相不熟,连他的名字样子都记不得,这个可信度不高。

    但如果是真的,甚至这个伥鬼已然混进帮?一想到这里,鸡哥就有种浑身鸡皮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过如果玩家死了真的变鬼,就是换种玩法,那也再好不过,杀就是了!没良心道德压力。

    正思索间,一个村民带着一个小包裹急匆匆进来了:“大人,孟优大人随大军紧急出城,托人带来了这个,让你记得那次喝酒时说的见机行事!”说完立刻退出。

    鸡哥打开包裹一看,顿时惊呆!

    ——系统提示:您获得法器“真品乌戈国号角”!

    法器!居然把进入乌戈国的真品钥匙给我了?

    原来他不是喝多了,他是说真的!这是真有天材地宝现世?但他也知道我打仗菜,更说过这乌戈国其实是在幽冥妖界更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告诉我有什么用?

    好吧,明知告诉我没的用,但还是让我有知情处理权,这才是好哥们儿,这才是永昌第一玩家应有的待遇。所谓的见机行事无非就是白得一个法器防身也行吧?

    村门口的守卫问话声再度打破了夜的宁静:“什么人?口令!”

    “帮里的,豹子头零充,口令是鸡舞九天!”

    “进吧!”

    鸡哥会心一笑。那些成天跟着自己吃香喝咸拍马屁的其实不算什么,零充这种一开局就默契的配合自己,吃苦运了半年柴的才算是真正的心腹人选吧?

    零充一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进来了:“鸡哥,重要大事!”

    鸡哥已然猜到是什么事,淡定的递过茶壶:“别急,喝口普洱!”

    “谢鸡哥……三件事,一是大春的排名再度突飞猛进,已经排进103名了!”

    鸡哥浑身一震淡定不起来了!自己赌鸡起家滚雪球半年,拥有一个掌畜令的九品官职,一千人帮派组织,一个村规模的鸡场,拥有斗鸡场茶楼酒馆的三大投资,拥有3张武将符,这么多加起来也就43名。这大春一天之内就两级跳,从几十万跳到一万,再跳到一百名?

    还能和他谈什么?副帮主给他?要分干股不?

    鸡哥深吸一口气:“继续!”

    零充继续说道:“城里的大巫祭刚才在广场放话了两件事,一是城外有将星陨灭,二是旱灾灾情可解!然后孟获和各路来过节的洞主就带着辎重队连夜出兵了——鸡哥请往窗外看,远方那几条亮线就是他们的火把!”

    鸡哥问道:“大巫说的将星陨灭是什么?”

    “就是天上有一颗无名小星消失了,然后城外有点金光像雪花一样往四周天上飘了一会也消失了。”

    这就是孟优要干的大事?那里有天材地宝?

    鸡哥眉头一皱:“你怎么看?”

    零充说道:“必然是城外有个npc武将挂掉了!然后这大春就吸收了他散落的一部分将星就成爆发户了!至于为什么要带辎重队,这个不懂,大巫也不可能公开真正的机密,估计和这个武将的死有关。不过夜晚过于凶险,鸡哥就没必要去捡将星了。”

    所见略同。鸡哥有产业的人,根本就没必要犯险。

    说起来,目前拥有武将符的高端玩家圈子里都在研究一个问题,如何快速的给武将符升星?系统提示上当然是去野外打妖兽,但真正有发言权的也只有排名47,拿到了刘备部将陈到武将符和白耳兵兵符的“龙行”。以及排名48,拿到吕布部将高顺武将符和陷阵营兵符的“刀狼”。

    这两人没有其它产业也没兴趣搞什么经营,就靠出城打妖兽维持,那真是凶险无比。实际上不要说妖兽,就算遇到普通的老虎也差点被偷袭回不来了。

    相比之下,那些排名三十多以后的大佬主要是产业加分,论战斗力其实未必比他俩强。更不要说发展产业非常的忙,更不可能长期在野外找妖兽。

    所以就有一个著名的爆将星的说法,也就是把敌城的npc武将给坑死,那他脚下的将星光环就会溃散,没准一次就能升满5星!

    这提法在当前看来简直是个笑话,但现在的鸡哥笑不出来了。

    鸡哥沉声道:“就是说,就算我现在多了个2星的强化孟获也未必能打过他?”

    零充避开这个尴尬话题:“我觉得,现在的问题是其他城,成都洛阳邺城襄阳四城都有观星楼,都有卖高级飞行符的仙人,他们应该也能看见将星陨灭,没准会坐飞行符过来捡将星碎片什么的。襄阳没高手不要紧,洛阳邺城太远了说不准,但是成都那边一定会过来……”

    鸡哥脸色一沉:“所以?”

    零充纠结道:“所以不能轻动,对大春还是要拉拢!但鸡哥不适合亲自和他见面,还是应该先派个熟人打头阵。”

    鸡哥了然:“免得他爆发得势,见面扫我面子吧?”

    “是。人选也想好了,还是那个张虎吹。”

    鸡哥眉头一皱:“这人有什么用?”

    零充纠结道:“有点呆,经常和那几个又憨又烦的人在一起,感觉也就他和那个大春能说上几句话。希望鸡哥把他安排到我麾下,我方便训话。”

    鸡哥沉声道:“行!不怕这大春爆发得势,就怕他没朋友,安排!”

    “这就去办。”

    鸡哥又补充一句:“另外,让帮里各小组成员互相监督,一旦大佬飞来了,任何人都不得单独私下和大佬说话,否则一律叛帮处理!”

    “鸡哥英明!”

    就在这时,村门口外又是一片嘈杂声:“什么人?口令?”

    “帮里的,鸡舞九天……”

    鸡哥楞了:“又什么大事?”

    零充呵呵一笑:“我这半年搬运是练出来了,他们跑的过我?免得尴尬,我先闪。”

    下一刻,众帮众上气不接下气的冲进来:“鸡哥,大事!”

    鸡哥没好气道:“是不是大春排名103,将星陨灭,旱灾有救啊?”

    众帮众惊了:“不愧是鸡哥!”

    麻蛋的,拍马屁都只有吃屁的份!

    鸡哥怒道:“你们吵到鸡睡觉了,滚——等下!通知斗鸡组在广场集合,我随后就到。”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夜的命名术〕〔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万古神帝〕〔术师手册〕〔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顶级气运,悄悄修〕〔大魏读书人〕〔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修罗场玩家〕〔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