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医妃〕〔我真是大富豪赵权〕〔都市强者之混沌至〕〔诸天BOSS群〕〔终极小村医〕〔仙墓〕〔医路坦途〕〔国民的岳父〕〔大唐第一少〕〔炮灰女的另类修仙〕〔重生之最强大亨〕〔护花神豪〕〔最佳上门女婿胡杨〕〔重生白手起家〕〔林天秦若菲〕〔回到三国的特种狙〕〔乱世成圣〕〔大佬拯救计划〕〔修罗丹神〕〔赘婿当道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机茶 第257章 下药
    . ,最快更新天机茶最新章节!

    柳慧珺一脸娇羞的走到了楚喻之的面前:“圣主,请喝汤。”

    “噢?只有一碗?朕没有?”

    “皇上,对不起,徐姑娘当初也是一人喝的。”

    璟莫珀无奈的耸耸肩,对着楚喻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既然上赶着不想活了,那么他也乐见其成。

    楚喻之看着面前那碗飘着各种味道的汤,当初她就是喝这个喝到流鼻血的?

    他想想就觉得好笑,明明自己的身体壮实得能打死一头牛了,还不知深浅的乱喝补汤。

    这就是她留给自己的惊喜?楚喻之端起汤,一饮而尽……

    柳慧珺看着已经见底的汤碗,她的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碗汤,自然不是平常的补汤,也跟徐乔幽之前喝的不一样。

    里面下了大剂量的春药……那是她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据说无关功力,无关修为,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就会把持不住。

    就算是一个不正常的男人,也会瞬间变得正常起来。

    所以,她才会穿成这样,是为了在视觉上给他足够的刺激。

    既然他已经喝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她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

    虽然璟莫珀在场有点让她难为情,但是事到如今,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柳慧珺含情脉脉的看着楚喻之,等待着药效的发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药她是试过的,在别人的身上,非常的好用,效果超乎想象的好。

    也许是楚喻之的功力太深了?可是她特地加大了剂量了啊……还是因为时间太短?

    就在她脸上的笑容都快僵掉了的时候,璟莫珀笑了。

    “你以为平常的药对他会起作用?”他真的是该嘲笑她的无知呢还是无耻呢?

    柳慧珺脸上大变:“皇上,您在说什么?”

    璟莫珀哈哈大笑:“陪着你演了一整天的戏了,也累了。如果不是因为幽幽,你以为我们会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欣赏你蹩脚的演技?”

    柳慧珺不敢相信的后退了几步,原来他们一直都知道?

    可是是怎么知道的呢?她相信自己没露出任何的破绽。

    因为这些的确是徐乔幽之前说过的话啊……

    “圣主,我没有,我没有……”

    他是那么爱听关于徐乔幽的所有事情,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所以,他一定会相信这一切的!

    “真的是幽幽让我这样做的,她曾经还说过,要我照顾好你。”

    “所以你给我下了药?”

    “什么药?”柳慧珺一脸的迷茫,徐乔幽都要佩服她的演技了。

    “我只是给您做了一碗之前幽幽喝过的补汤而已,什么药?我真的不知情啊。”

    柳慧珺跪倒在地上,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你知道你哪里有破绽吗?”

    “你不了解她,你一直想跟她比较,却不知,你连她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璟莫珀轻飘飘的几句话,将柳慧珺的骄傲和自尊都打碎了。

    可是她不甘心,她不可能连一个死人都比不过!

    “圣主,我知道我身份卑微。但是,幽幽在璟王宫的时候,的确曾经说过如果让我来照顾你的话。”

    柳慧珺死死的捏着手帕,她在赌,拿自己的命来赌自己的命运。

    徐乔幽暗自叹息,真的是什么谎话都能编得出口,可惜的是,他是不会信的。

    果不其然,楚喻之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给过她。

    “今日之事,我看在你曾经跟她有一些情分上,饶你一命。若有下次,柳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柳慧珺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不相信她说的话?

    “可是,她明明亲口说过,对你并无任何情愫。”

    楚喻之的手轻轻的抚上水晶棺,没有情愫吗?

    他们之间那种生死相许,可以为对方不顾一切的感情,岂是一个寻常女人能够理解的?

    璟莫珀摇摇头,这些人就是不能跟她比,看事情总是那么肤浅。

    “你要走了?”这是璟莫珀一整天跟楚喻之说的第一句话。

    徐乔幽一直很奇怪,他们之间现在都是这么相处的?

    以前还能勉强的做做样子,现在倒好,一副相看两生厌的表情。

    “幽幽,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带上几坛好酒来的,好吗?”璟莫珀走到水晶棺面前,伸出手,却停在了半空中,顿了好久,始终没有抚上水晶棺。

    徐乔幽走到了璟莫珀的对面,看着他的眼睛;“好,多带点,我们一醉方休。”

    楚喻之走了,璟莫珀也走了……

    留下柳慧珺独自在花园里失声痛哭,她都可以想象,从今以后,她的人生该有多悲惨。

    徐乔幽在出尘山的禁地里焦躁的飘来飘去,看着面前那个打坐修炼的男人,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就回来了?

    他这几天就去外面吃吃喝喝,泡泡温泉,还见了几个女人之后,就这样回来了?

    松箩呢?为什么不去见松箩?

    松箩可是她的妹妹,跟她之间的故事不是更多?

    可是为什么楚喻之不去找她讲故事?可以讲个十天半月还不带重复的那种!

    是不是松箩出事了?

    徐乔幽真的快急死了,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重要的人不去找,偏偏去找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该不会是松箩真的出事了吧?她死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楚喻之,松箩是不是出事了?你没有保护好她吗?”

    这出尘山上上下下她都找遍了,一点关于松箩的痕迹都没有。

    难道是那天她死了之后,松箩就没有跟楚喻之一起来过出尘山?她会是在魔山上吗?

    她好想去看一看,但是又没有办法离开这出尘山,她的身体还在这禁地之中呢。

    那个该死的水晶棺,真的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不管她怎么弄都弄不开。虽然这个能保护她的身体不受到任何的损伤,但是也阻断了她复活的希望啊。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她真的不想一切都是白费力气。

    她还不想烟消云散,她对这个世界还有太多太多的留恋。

    “圣主,岳王朝有异样。”石洞外,传来宣武的声音。

    岳王朝?

    徐乔幽一怔,她怎么把这个王朝给忘记了?

    松箩会不会被曲芊卉抓走了?毕竟当时他们都身在岳王朝之中,而且松箩还是岳王朝的人。

    “楚喻之,快快快,我们去岳王朝。”她飘到楚喻之的面前,不停的催促着。

    他好像听到了她的话一样,睁开了眼睛,转眼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喂……喂喂。”她焦急的大喊。

    徐乔幽看着被楚喻之放在一个极为复杂的阵法中的水晶棺,整个人都傻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恰时光:娇妻〕〔轮转月〕〔向往的生活:超级〕〔天才萌宝神医娘亲〕〔第七执政官〕〔斗罗大陆之冰凰斗〕〔王旭刘玉琪〕〔请吃糖的漂亮姐姐〕〔追夫计中计:总裁〕〔三国最强农夫〕〔我才不是魔鬼〕〔新特工学生〕〔嫡女归来:傲娇王〕〔随身空间:神医小〕〔神级玩家异界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