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三百零九章 撒网
    ..,最快更新!

    谢良辰看向常悦:“能不能将人拿住?”

    常悦低声道:“如今知晓他的踪迹,想要拿人倒是不难,只不过……”

    谢良辰知晓常悦后面的意思,这也是她想了许久的:“他不是一个人,而且来灵丘可能另有意图。”

    眼下不如再看看情形,发现有什么异动再动手不迟。

    谢良辰抬起头看了看将要落下的太阳,脑海中一阵恍惚,想不起来父亲、母亲是什么模样,隔了一世之后,她还能再见到他们吗?

    ……

    萧兴宗站在山坡上,眺望着灵丘,他身后站着两个义子,老八胡古,老十一宗璞。

    萧兴宗在辽国收的十三个义子,为他立下汗马功劳,鼎盛时期,就连辽人权贵听到十三太子都要面色大变。

    可惜这几年死伤的太多,去年萧炽和李琮又被齐人拿住,萧兴宗能用的得力越来越少了。

    这几次萧兴宗向齐人动手,屡屡失利,虽说萧太后没有责怪,大辽朝堂上却有许多声音,说萧兴宗动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居然比不上一个宋羡,要知道宋羡才仅仅二十岁。

    萧太后表面上呵斥那些说闲话之人,却又令萧兴宗亲自带兵前来灵丘,可见还是将那些话听了进去。

    萧兴宗身后的胡古先开口道:“义父放心,乌索送回消息,一切都照您事先安排好的进行。”

    萧兴宗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深远地望着远方,连续几次失利,并不能左右他的心情,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十分有用处的秘密。

    这个秘密会带给他多少好处,他还猜不到,但总归是一颗好棋子。

    自从上次审问出陈家村之后,这一颗棋就握在他手心里了,透露出陈家村秘密的那个犯人,第二天就死在了大牢里,看似是因为受了太多酷刑,撑不住才断了气,其实喉咙被人捏碎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萧兴宗都不能相信,他的私牢还能被人混进去,他没有大怒,佯装没有看出什么蹊跷,只让人将那犯人丢去了乱葬岗。

    其实心里很高兴,有人冒着危险千方百计地将那犯人杀死,还不是因为那犯人透露出一个要命的秘密?

    这就等于明着告诉了他,陈家村的确非同小可,而那个一直潜伏在他身边,小心翼翼想要靠近他的人,因为这个秘密暴露了自己。

    他如何能不高兴,握住了一个秘密,抓住了一个想要害他的人。

    没有辜负他的期望,陈家村的事查了清楚,陈友礼的女儿,一个不起眼的农家女,竟然是广阳王死里逃生的女儿。

    萧兴宗每次想及这些就忍不住露出笑容,广阳王不愧是被大齐皇帝忌惮的人,不但自己有本事,身边还有许多人愿意为他付出性命。

    大齐皇帝知晓这个秘密会如何?太原府的伪王知晓会如何?

    萧兴宗握住腰间的刀柄,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一个秘密,广阳王的女儿和她的夫婿为了寻他们的女儿在海上遭难。

    其实他们的女儿谢良辰在越州长大,照顾她的李氏夫妻根本就是效忠广阳王的人。

    萧兴宗大胆地做了一番推断,将一件事完完整整地连了起来。

    广阳王女儿被陈家村的人救出之后,一直对广阳王的死耿耿于怀,怀疑广阳王被人加害,一直暗中追查此事。

    经过了这些年的明察暗访,发现他与辽人有来往,于是就在他戍守北疆时,他们潜入他身边找到了那些信函,想要以此向朝廷告发他,不想刚刚拿到证据就被他的人发现。

    他的人一路跟踪,那人逃到镇州附近就改了路。

    现在想想,那人是发现了身后跟着人,所以才会引着他的人远离镇州。

    而那人应该就是广阳王的女婿谢绍元。

    萧兴宗会做这样的猜测,因为已经打听到谢绍元那时刚好不在家中。

    谢绍元侥幸逃脱,却怕已经被他的人手盯上,以防万一,他不得不将女儿送出镇州藏匿起来。

    萧兴宗眯起眼睛,谢绍元想得很周全,如果从此之后他们什么都不做,或许他永远也查不到镇州。

    想到这里,萧兴宗又是一笑,不……不会,他是个记仇的人,定要将暗中害他的人抓出来。

    就像现在过了那么多年,他不还是查清楚了?

    不过萧兴宗着实不清楚,广阳王女儿和谢绍元到底去哪里了?真的已经藏身大海?

    那个藏在暗处,潜入他的私牢,杀死那个招认出陈家村的犯人,如今偷偷跟随他来到灵丘的人又是谁?

    这个秘密谢大小姐想知晓,他也想知晓。

    不管是谁,都是广阳王一党,他会放那人与谢大小姐团聚,等他利用完了,在将他们一起送上黄泉路。

    “走吧,”萧兴宗道,“回营。”

    萧兴宗说完话,抬脚向前走去,刚迈了一步,脚下就是一个趔趄,差点摔在那里。

    “义父小心,您身上的伤还没好,还是好好回去歇着。”两个义子忙上前搀扶。

    萧兴宗点点头,他故意如此“虚弱”,这样才能将藏在暗处的人引出来。

    萧兴宗带着人走了许久,山坡下的一条小河里,“一块石头”终于动了动,“石头”随着水流飘到岸边,又静等了一会儿,发现附近果然没人之后,他才小心翼翼地上了岸,环顾四周之后,他快步向旁边的树林中奔去。

    跑过树林,径直上了山,在山坡上找到了一个茅草窝棚,那人立即钻了进去。

    窝棚里一个人坐在石头上,他咳嗽两声抬起头:“怎么样?看到萧兴宗了?”

    那人点点头:“看到了,还听到萧兴宗的义子说一切安排好了,应该指的是战事,看来萧兴宗会从灵丘去代州。”

    “我们探到的消息没错,萧兴宗与辽国国舅部族的人起了冲突,萧兴宗受了伤,到现在伤还没有痊愈,如果偷袭他,现在该是个好时机。”

    坐在石头上的人点了点头,想要说话,嗓子一痒又是一阵咳嗽:“良辰……她在代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