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欢想世界〕〔龙血战帝〕〔星际种田:指挥官〕〔亿亿神豪从被劈腿〕〔刚毕业的我成了全〕〔我的主世界在火影〕〔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等我有钱以后〕〔修仙:从心动大律〕〔斗罗:武魂一把刀〕〔厉少宠妻入骨陆晚〕〔诸界第一因〕〔直播:我能看见过〕〔拳之霸者〕〔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最强钓鱼佬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三百零五章 没失望
    ..,最快更新!

    张渭河从来没想过广阳王一家还有人能活下来。

    他从不将杨五放在眼里,杨五和她父亲本就是广阳王厌弃的人,担了广阳王一脉的名声,反而辱没了广阳王的名声。

    但小郡主不同,小郡主从小聪明伶俐,如果小郡主活着……

    张渭河一颗心跳的极快,恨不得立即找到陈家村的人问清楚,他好不容易才稳住情绪。

    不能着急。

    如果让他亲眼看到郡主,这件事自然能有个确切答案,可眼下这些不过都是薛恪的一面之词。

    张渭河看向庄兴:“先给他寻个地方安置起来。”

    庄兴应声。

    张渭河看着薛恪:“你想要活着离开八州之地,就闭上你的嘴,听我的吩咐行事。”

    薛恪松了口气,慌忙点头:“既然来寻张老将军,自然一切由老将军安排。”

    张渭河一路回到军营中,他在营帐中踱步,直到庄兴回来复命。

    庄兴道:“我让人将他看起来了。”

    张渭河没有说话。

    庄兴试探着道:“您相信他说的吗?郡主还在世上。”

    张渭河依旧不出声。

    庄兴道:“如果郡主还在世,以前不好来往,可现在大齐兵马入了八州,陈家村也跟着来到忻州,为何不与您表露身份呢?”

    张渭河终于开口:“要么是假的,要么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一直在想,若郡主果然被带走了,现在陈家村的人都来了忻州,郡主应该会跟着前来,看着伪王王朝覆灭才是。”

    庄兴听得心头一跳:“说的对……那为什么……没来,郡主该不会……”

    张渭河思绪万千,十几年了,会不会出过什么事?他有些后悔,这些日子马不停蹄地忙碌,没有与谢大小姐多说几句话,也不知晓谢大小姐父母的消息。

    谢大小姐大约只有十五六岁吧?父母怎么舍得让她一路押送军需来八州之地?毕竟这里在战乱,而且十五六岁的孩子怎么养成了当家人的模样?

    张渭河越想越觉得不对,父母在身边,不会如此。

    反过来想想,若是陈家村的人一早与他提及此事,他会如何?没有见到小郡主之前,他不会轻易相信。

    以陈家村和宋羡的关系,也许会觉得这其中有蹊跷,不免犹疑。

    在两军交战的时候,他与宋羡达成共识会一起对付伪王,既然如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赢下这一战,其余的事可以从长计较,毕竟十几年的时间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明白的。

    陈家村一直瞒着这些,就是不想露出小郡主的身份,既然不能将这件事公诸于众,现在说与不说于现在的战局没有任何用处。

    张渭河这样一想,就觉得很有可能是真的。

    庄兴道:“陈家村的陈咏义不是跟了过来,要不然您问问他?”

    是要问。

    张渭河吩咐庄兴:“刚好我们在广阳县,你去问问陈友礼的事,弄清楚陈家村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的八州,多多打听有关陈友礼一家的消息。”

    庄兴应声去安排。

    张渭河在军帐中坐了一会儿,抬脚走了出去,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营地后,陈家村的人正在帮忙运送军资。

    陈咏义一瘸一拐地搬动着粮食,他的右手只剩下一根手指,但这一路上的骡车都是他修的。

    “老将军,”陈咏义见到张渭河立即上前来,“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张渭河摇摇头,他早就没有了官职,身边的人却还是这样称呼他。

    张渭河道:“粮草都安置好了?”

    陈咏义点点头,心里却有些意外,张老将军应该问营中的副将才对,他就是个帮忙的人,都要听从副将的安排。

    张渭河接着道:“这一路辛苦你们了。”

    陈咏义刚要说话,张渭河接着道:“我听说许先生一直在你们村子里?”

    陈咏义应声:“先生教我们辰丫头医术、制药。”

    张渭河道:“谢大小姐只有十五六岁吧?一个女娃娃这么远跟着你们前来,她父母舍得?”

    听得这话,陈咏义心里一动,张老将军今日好像有些不同,他与张老将军一起来广阳县时,良辰特意嘱咐过他,如果张老将军问起有关她和陈家村,只要实话实说。

    陈咏义道:“阿姐和姐夫早就不在了。”

    张渭河只觉得呼吸一滞,好久才喘过气:“不在了?发生了什么事?”

    陈咏义可以确定张老将军是有意向他打听良辰:“这就说来话长了,其中发生了不少事,总之姐姐、姐夫在海上遭了难,虽说没有找到尸身,但他们坐的大船沉了。”

    “老将军若是想要知晓内情,等到打赢了仗,我们请您去镇州陈家村,坐下来与您仔仔细细地说。”

    果然这十几年发生了不少事,张渭河接着道:“我听谢大小姐唤陈里正二舅?”

    陈咏义道:“辰丫头的亲祖父、舅舅不在了,现在的里正是从族中选的,陈咏胜也就是我族中的二哥。”

    如果那是陈友礼,那么陈友礼和他的亲儿子也不在了。

    张渭河又与陈咏义闲话两句,这才转身走回军帐,薛恪那些话刚好能对上陈家村的情形。

    张渭河虽然还没有拿到实证,但他觉得陈家村和谢大小姐的作为与广阳王十分相似,难道真的是广阳王的后人回来了?

    以这样的方式回到属地,眼看着伪王覆灭,为广阳王报仇。

    一股热血涌上了老将军的心头。

    真的是这样的话,广阳王后人没有让广阳王失望,没让他们这些人失望。

    ……

    张老将军走了之后,陈咏义也在思量,他是不是应该将这件事禀告给宋将军?张老将军明显看起来心神不定。

    广阳县离良辰所在的代州有些距离,所以良辰嘱咐他,张老将军这边有什么事,就去寻宋将军。

    眼下宋将军与张老将军一起征讨那些前朝余孽,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可能影响战局。

    陈咏义揉了揉脑袋,往常这样的事,要么问二哥,要么问良辰,眼下却要他来做决定,良辰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顶级气运,悄悄修〕〔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修罗场玩家〕〔这些妖怪怎么都有〕〔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