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三百零四章 震惊
    ..,最快更新!

    薛恪紧握着手中的包袱,眼睛盯着树林外。

    等了许久,终于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人向他走过来。

    那是张渭河没错,薛恪没有见过张渭河,但悬赏捉拿张渭河的告示却常年都贴在都城城墙上。

    薛恪压制着心头的慌张,上前走了一步,躬身向张渭河行礼:“老将军。”

    张渭河偏了偏身道:“我不识得你,受不得这个。”

    薛恪心中有所准备,他抬起头与张渭河对视,老迈的老将军眼睛依旧犀利,其中泛着寒光。

    张渭河道:“你怎么知晓我在这里驻扎?”

    薛恪吞咽一口道:“我奉命筹备军资,朝廷打听到消息,知晓宋羡领兵去太原府,老将军来广阳县。”

    “我父亲曾与我讲过,这广阳县外有几处适合驻扎,我就找了过来。”

    张渭河淡淡地道:“你寻我有何事?”

    薛恪向周围看看,目光落在庄兴脸上。

    张渭河道:“没有什么话他听不得。”

    薛恪显然有些在意,停顿了半晌才拿定主意:“张老将军见过陈家村的人了吧?”

    张渭河没料到薛恪会提及陈家村,他点了点头。

    薛恪道:“那您可知陈家村是从忻州逃难去的镇州吗?”

    张渭河皱起眉头,他没料到镇州陈家村还有这一段过往,不过……

    张渭河道:“这又有什么关系?”

    薛恪想了想:“老将军跟着广阳王时间不短,当年广阳王父子刚刚打回忻州时,忻州一带山中有悍匪占山为王,广阳王带兵清剿那些杀人越货的凶徒,但是独独留下了一伙人。

    那伙人也曾手上沾血,他们杀过官差,占据的山寨也是从山匪手中抢夺来的,这伙人为首的叫陈友礼,天生力大,广阳王身边的两个副将都拿他无可奈何,最后还是广阳王亲自出手擒拿了他。”

    张渭河想了起来,他没见过陈友礼,因为那时候他跟着老广阳王征战,他是之后才听广阳王说起。

    广阳王在山里擒住陈友礼,审问了那伙人,才知道他们并非什么凶徒,而是被逼无奈入山的村民。

    于是广阳王让他们回到村子里,分了土地让他们耕种。

    因为这桩事,广阳王动了提拔陈友礼的心思,陈友礼却不肯答应,留在了陈家村做里正。

    难道镇州的陈家村……就是他们?

    薛恪道:“想必老将军想起来了,那我就不多说了。”

    说完这话,薛恪停顿了半晌,才哂然一笑:“其实我没料到老将军不知晓陈家村,我还以为提及陈家村就能水到渠成。”

    薛恪想了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既然这样,老将军肯定不会清楚陈家村为何要离开忻州了?”

    张渭河面色不虞:“有话就直说,我还有许多事要处置,没时间与你在这里闲话。”

    薛恪摇头:“不……您没有那么多事,因为对您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我要说的这一件。”

    张渭河眉头皱得更深了,隐隐约约好似有所猜测。

    薛恪接着道:“陈家村离开忻州是要护送一个重要的人离开八州之地。我父亲知晓这桩事,因为那个人就是我父亲亲自放走的。”

    张渭河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手。

    薛恪点点头:“是广阳王的女儿。”

    张渭河脑子里仿佛有一根弦突然断裂,旁边的庄兴跟着脸色一变,还是张渭河先回过神:“你在胡说些什么?”

    薛恪道:“是真的,我母亲知晓这次恐怕要吃败仗,于是让我来寻张老将军,请张老将军看在我父亲冒死救下广阳王女儿的份儿上,放我从白马岭离开。”

    张渭河几乎听不到薛恪后面的话,他的所有精神都停留在薛恪之前那句话上,他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薛恪的衣襟,一双眼睛中仿佛有火焰在跳动:“你再说一遍,谁没死?你父亲救了谁?”

    “郡主,”薛恪道,“广阳王亲生的女儿,真正的郡主,不是那个假的嘉慧……”

    张渭河收紧了手指,薛恪被衣襟勒得生疼。

    张渭河接着道:“你再说一遍,你父亲是怎么救的?跟陈家村有什么关系?”

    薛恪道:“陈友礼知晓广阳王对我家有恩情,发现围住广阳王府的兵马中,有我父亲在,于是请我父亲帮忙……”

    “广阳王妃定然不能脱逃,唯一可能留下一条性命的只有郡主,于是我父亲故意调走了人手,让陈友礼潜入广阳王府救出了郡主,之后陈家村带着郡主离开忻州去了齐地。”

    “去年听说宋羡在镇州大展手脚,抓了萧兴宗的十三太保,眼线提及了镇州陈家村,我父亲本没在意,后来嘉慧郡主被废,又有人提及陈家村,我父亲才让人去查问。”

    “虽说陈友礼改了名字,但是眼线打听到……镇州陈家村的老里正年纪与陈友礼相仿,而且这人身手极好,带着陈家村闯出一条血路。”

    “至于为什么陈友礼没有改姓,八成是因为陈家村很多人不知晓内情,大张旗鼓地更名改姓反而引人怀疑。”

    “再说姓陈的村子有那么多,若非镇州陈家村突然出名,我们无论如何也注意不到。”

    张渭河的手微微松开了些,他脑子里不停地闪现陈家村的那些人。

    如果陈家村将郡主救了出去,那郡主现在在何处?

    这次带着陈家村来帮忙的是陈咏胜,也是陈家村现在的里正……

    不对,张渭河眼睛一跳,主事的人根本不是陈家村里正,而是陈里正的外甥女谢大小姐。

    少女的面容仿佛一下子出现在张渭河眼前。

    谢大小姐是许汀真的徒弟,许汀真一心一意留在陈家村帮忙,还与谢大小姐一起做了成药平了疫症。

    谢大小姐还救下了玉娘、阿莺那些女眷。

    镇州村民好像都听谢大小姐的安排。

    谢大小姐的年纪肯定不是郡主,可谢大小姐的眉眼……好像与郡主有些相似之处。

    难不成谢大小姐她是郡主的女儿?

    张渭河的心神为之一震,如果真的是这样,许多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比如许汀真,比如宋羡来找到他,比如陈家村那些村民为何出现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