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三国神话世界〕〔我在镇妖司里吃妖〕〔虎夫〕〔温栩栩霍司爵〕〔战神军王〕〔无敌从反派狗腿子〕〔我有七个无敌师父〕〔大姐进城:九零致〕〔开局大秦之主:签〕〔洪荒:隐藏万古的〕〔让你代管特长班,〕〔开局抓到一瓶成神〕〔修法至尊〕〔我真不是野兽派前〕〔快穿白月光是如何〕〔虫修家族崛起〕〔我挂机了千万年〕〔直播:水友你要喜〕〔御兽时代:我能复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二百九十三章 回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羡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都涌入胸口,整个人被突如其来的喜悦牵扯,宋羡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

    再也听不到别的话,思量不起任何事,仿佛所有精神都集中在了一点。

    听着她说话,看着她每个细微的表情。

    欣喜过后,他突然又有些害怕,害怕她对这个“不一样”做出解释。

    毕竟太过期望一件事时,就有可能会错意。

    她可以说,因为她对他有亏欠所以不一样,还可以说,他是征西的主将自然与旁人不同。

    思量到这里,宋羡几乎不能呼吸,他僵立在那里等待着,让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眼看着她抿了抿嘴唇,没有再出声,迟疑了片刻,目光也没有从他脸上挪开。

    她没有解释。

    “我给你时间了。”宋羡声音比刚刚更要沙哑。

    谢良辰点点头,她的剪影也比往常多了几分柔和,但并没有闪躲和怯懦。

    一秒记住.42zw.

    风吹动木叶发出沙沙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静谧的夜里跳跃。

    谢良辰不想解释了,也不愿意再找借口,一路的牵挂,听到他受伤之后的急切,瞧见他躺在军帐中时的揪心,这骗不了人。

    不知什么时候,就上了心,再也无法忽视。

    谢良辰想要自己放轻松一些,可她不得不承认,宋羡很会挑时候,就在她担忧之时,一句句地问,让她没有了退路。

    宋羡看着她脸颊上微微泛起的红晕,只想不顾一切什么都不去理会,将所有一切都抛诸脑后。

    他努力的克制着,给自己留一片清明,她好不容易开口了,怎么还能给她退缩的机会。

    宋羡道:“我再问一遍,你来西关是为了我还是别人?”

    他想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她明明还有太多的顾虑,他的将来和她所期望的将来其实并不一致,可当心湖泛起一圈圈波纹时,怎么可能不为之荡漾。

    谢良辰道:“你。”

    为了你,虽然不全是,但是他们都知晓,这是他要的答案。

    谢良辰听到耳边宋羡轻声道:“良辰,我能抱抱你吗?”

    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然后整个人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不属于自己的心跳声响起。

    慌张、踏实。

    没有理智,一切都渐渐远去,有的只是此起彼伏的心跳声,那散不去的悸动。

    他的手拢在她后背上,手掌压在上面,炽热的仿佛能将她烧起来。

    陌生的松香气息在脸颊边萦绕,她并没有抗拒,她心底似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来放一个人慢慢靠近自己,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

    没有她预想的那般让她忐忑、忧虑,反而觉得自己很渺小,需要这样的陪伴和保护。

    被感情左右不是件好事,会让人变得软弱,而她最不需要的就是这些。可理智和权衡却在这一刻全都不复存在。

    就这样吧!

    前世今生,没走过这条路,这条路上可能遇到的艰辛、波折甚至磨难,都是她臆想出来的,也许能走到头呢?也许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谢良辰闭上眼睛,伸手轻轻地攥住了宋羡的衣角。

    耳边他与她的心跳声,渐渐归一。

    宋羡只觉得怀抱中的人那般的柔软,他知道这份柔软来之不易,任她在人前如何温和,但那都是被人需要,照顾陈老太太、陈子庚,陈家村的人,乃至成为整个镇州的辰阿姐,她知道怎么照顾别人,也知道如何帮人渡过难关。

    可她的内心并不似表面的柔和,恰恰相反,她如冬日冰雪,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刺骨的冰冷冻得人发抖。

    现在她终于在他怀里,慢慢融化,一滴一滴汇成潺潺溪流,缓缓地从他心间划过,让他沉浸在其中。

    原来话本上说的,一刻就到天荒地老是真的。

    时间极久远,但心有边际,遇到那个人,就到此为止了。

    宋羡想要笑,去他的冷静持重,只有畅快和欢喜。

    怪不得人会惧死,原来人世间是如此的精彩绝伦,不枉来走这一遭。

    不知过了多久,谢良辰从宋羡怀里抬起头。

    “好了吗?”谢良辰道,“你热症未消,身上还有伤,现在就躺下歇着。”

    宋羡恋恋不舍地松开手臂,低下头瞧着她。

    她眼眸清亮,其中透着细碎的光芒,如同皎洁的明月。

    宋羡躺下来,目光却还黏在她身上,手也紧握着她的不肯放开。

    谢良辰与他视线相对,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半晌才道:“肋下的刀伤不轻,需要养些日子。”

    宋羡答应:“好。”

    谢良辰接着道:“恐怕内腑也受了创,喘息时胸口可觉得疼吗?”

    宋羡道:“之前疼……现在不知晓。”

    什么叫现在不知晓。

    谢良辰还没问,宋羡解释:“感觉不到。”只能感觉到心跳得飞快,热血翻涌,其余的一概不知。

    谢良辰琢磨出他的意思,不禁咳嗽了一声,垂下眼睛:“程将军说,韩卫还有几千兵马在外,他会带着人前去征伐,这几日不需你带伤上阵。”

    宋羡道:“叫他程二。”

    “嗯?”谢良辰疑惑。

    宋羡道:“你叫他程将军,他不敢应承。”

    谢良辰目光扫过宋羡的脸:“你就听到了这个?我说……”

    宋羡笑道:“我知道了。”

    说话间,他的手又收紧了些,拇指慢慢地在她手背上摩挲。

    宋羡道:“累不累?从镇州来到忻州,又从忻州赶过来看我,我看着都瘦了一大圈,眼下我醒过来了,你去歇一会儿。”

    瘦的人不是她,而且……谢良辰现在才发现,宋羡醉酒之后露出的才是他的真性情。

    脸皮着实厚的很。

    怎么就成了,她从忻州赶过来看他?

    “不累,”谢良辰道,“等你热症消了我再走。”

    战事正是要紧的时候,宋羡还要带兵征战,想想也知晓他歇不了多久,身上的伤几日之内不能痊愈,但一定要去了热症,否则带着伤病上战场,着实太过危险。

    不知道前世宋羡攻打八州时是什么情形,有没有……

    宋羡道:“我也受了伤,草草包扎了一下,就又上了战场,在宪州拿下了韩卫,虽然那时候没事,但等到朝廷援军来了之后,我病了月余,这样对比下来,眼下情势更好。”

    “更何况还有你在我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