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心一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遇良辰

    春和堂外。

    李佑站在玉阶上,听着殿内的动静,虽然辨不出内容,但能确定是宋羡在说话。

    他就知道宋羡能抓住时机,虽然第一次面圣,该做什么却清清楚楚,半点不含糊,杜琢虽然老练也精明,与宋羡比起来也要落于下乘。

    他与恩师一直有书信往来,镇州的事他也清楚几分,他曾打探过恩师,要不要辅佐宋羡。

    恩师说,不必要。

    他也有些惊讶,宋羡年纪轻轻,居然用不着旁人点拨?到了这样的地步?

    李佑握着腰间的剑柄,威视着周围,一双肃穆的眼睛中一闪柔和,想到宋羡就不难思量到陈家村。

    他虽然知晓陈家村的变化,但心中总有些挂念,想要亲眼去看看。

    这次的事,看起来是宋羡和杜琢发现了蹊跷,仔细想想就知道,这其中还有一个陈家村。

    如果不是陈家村与杜绎周旋,稳住了嘉慧郡主,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

    记住m.42zw.

    陈家村那个小姑娘谢良辰,极为聪明的,他那个小师弟不知道长多高了,又学到了些什么?

    李佑在外面思量,大殿里依旧回荡着宋羡的声音。

    宋羡道:“若广阳王在世,定然不会允许有人借着他的名号任意妄为,否则宋旻和杜三爷都该无罪。”

    还从来没有人在皇帝面前这样提及广阳王,广阳王劳苦功高,当年先皇和皇帝征战时,多亏有广阳王筹措粮草,大齐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将军到现在依旧经常提及那些事。

    先皇也称赞广阳王乃是当世“人杰”,没想到这样一个人,最终落得战死的结果,满门上下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着实太过惨烈。

    皇上让人寻到广阳王族中人封赏的时候,也算获得了一丝慰藉。

    广阳王的牌位供奉在宗庙外,静静地陪着先皇,每年皇上都要去烧一炷香,让人祭奠一番。

    皇上对广阳王如此,眼下这案子涉及到了广阳王唯一的后人,就连旁边的杜琢都没料到宋羡会如此直言不讳。

    宋羡接着道:“嘉慧郡主极其父亲不过就是广阳王族中旁支,若是能配得上广阳王爷的德行也就罢了,却不想她心狠手辣,怎好让一个不相干的人,强行令广阳王爷蒙羞?

    所以微臣觉得这不合适。”

    宋羡说完,该轮到杜琢接话,杜琢却一时愣住了,纵他肚子里有千般谋算,但着实宋羡将这话茬抬得太高,他就算踮脚也够不太着。

    本想着乘船慢慢渡河,没想到被宋羡一杆子捅进江河中,只能奋力挣扎求生。

    不能与这人一同征战,否则定然凶险至极,杜琢心中骂了一句,硬着头皮道:“皇上,宋指挥使所说也是微臣所想。”

    宋羡接着道:“嘉慧郡主真心想要八州百姓脱离前朝人掌控,可以明着禀奏皇上,大齐之前北疆战乱,没有更多的兵力和军备,朝廷暂时没有用兵,并非舍弃了八州子民。

    嘉慧郡主暗中培养死士,离间戍边将领,是想要借此达到什么目的?是不信任大齐朝廷,还是想要影响朝廷和皇上的决策?

    嘉慧郡主难不成将八州之地当成自己的囊中之物?培养眼线行刺杀之事,一心算计旁人实乃奸佞行径,不声不响中不知要掀起多大风雨。”

    杜琢也道:“战场上真刀真枪尚能让人看清楚,背地里的暗箭着实难防,微臣现在想想仍觉后怕,若是嘉慧郡主此次安然无恙,微臣无论去哪里都要多带家将,免得被人算计。”

    皇帝听到这里终于抬起眼睛道:“两位爱卿所言甚有道理,朕也是私心作祟,不愿广阳王一脉如此凄凉。”

    “皇上,”宋羡道,“微臣等知晓皇上与广阳王爷的君臣情义,若是有真正的广阳王血脉在,又能担得起广阳王爷的名声,微臣愿归在其麾下,一心一意助她夺回丢失的八州,哪怕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杜琢躬身:“微臣如是。”

    杜琢说完不禁思量,宋羡这话是在为日后出兵前朝余孽做打算,不过,杜琢依旧觉得有些奇怪,宋羡为何要说“一心一意”?

    仿佛在表忠心。

    幸好真正的广阳王血脉早就不在了,说一说也没有大碍,否则他还要信守承诺。

    现在看来最后的结果就是,皇上会任命他和宋羡,一西一东分别出兵。

    皇帝望着宋羡和杜琢,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刑部、大理寺彻查此事,确定一切是嘉慧所为,朕会夺了她郡主之位,绝不姑息。”

    宋羡和杜琢跪地谢恩。

    皇帝看向兵部尚书、刑部尚书等人,吩咐他们先行退下,只留下宋羡和杜琢二人说话。

    大殿中没有了旁人,皇帝起身慢慢踱步,地面上的金砖映着他的挺拔的身影,终于他停下脚步,看着眼前香炉上方的袅袅青烟。

    皇帝缓缓开口:“你们觉得该什么时候出兵攻打前朝余孽?”

    杜琢没有说话,宋羡道:“微臣以为,越快越好。”

    皇帝目光微深:“前朝余孽被困在八州,日益衰落,不是应该等一等对我们更加有利吗?”

    宋羡道:“此事之前微臣也这样想,但发生了这桩事,微臣才觉得不宜再拖。如今八州混乱,不光有前朝余孽把持,辽人以及那些背地里有所算计之人也想以此生事。

    一旦有变故,大齐的西北都会陷入战火之中。

    更何况八州百姓可能会别人算计、利用,这次派来刺杀的死士,就是出自八州之地。”

    杜琢道:“每年朝廷花在戍边上的人力物力都不少,若是夺回八州之地,至少东、西关卡可以撤出大部分兵力,西北安定了,辽人也不敢轻易犯我大齐。”

    皇帝慢慢搓动手里的一串紫檀珠,不知思量什么,半晌才道:“朕与两位爱卿说的这些话,不要告知旁人。”

    杜琢和宋羡应声。

    皇帝道:“你们一路劳苦,回去歇着吧,明日朕再传你们。”

    宋羡和杜琢躬身退下。

    走出大殿之后,被风一吹,杜琢才察觉自己不知何时出了一身冷汗。

    两个人向殿外的李佑行礼,李佑微微点头,然后又看了宋羡一眼,现在不方便说话,等出了宫,他自会让人知会宋羡前来一叙。

    宋羡与杜琢一起出了宫。

    走到宫门外,杜琢才压低声音道:“你没与我说要在圣前如此。”不加遮掩,慷慨直言。

    宋羡道:“我们不是说好了,定不能让嘉慧郡主逃脱吗?”

    杜琢一怔,听起来好似也没错。

    宋羡翻身上马,刚要驱马前行,想起什么看向杜琢:“杜节度使可要与我同行?”

    杜琢道:“你准备去做什么?”

    宋羡道:“好不容易来京师,四处走动走动。”

    旁边常安立即想到西北的羊毛,大爷这是要带杜节度使去看看线穗,让杜节度使看看陈家村的线穗?

    才惦记完别人的兵马,又惦记上别人的银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