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传奇再现〕〔最强钓鱼佬〕〔斗罗:我赋万物魂〕〔漫威里的赛亚人〕〔正义的使命〕〔一世狼王〕〔大英公务员〕〔穿越之重返高中时〕〔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镇国神将〕〔异星智能〕〔斗罗:开局召唤晓〕〔都到三国了,你告〕〔麻衣道祖〕〔我真没想结婚啊〕〔全民兽化:从柳树〕〔皇城金膳斋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二百四十一章 心术不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琢最终还是没忍下心,让家将上前帮杜绎处置伤口。

    杜绎渐渐回过神,觉得肚腹上的伤愈发疼的厉害,脸色也苍白如纸。

    杜琢没有要杜绎歇息的意思,冷眼盯着杜绎道:“她是谁?这么晚了为何与你在一起?”

    林二小姐三魂七魄丢了一半,呆愣地瑟缩在角落里。

    杜绎没有拿定主意,不知该不该说,身边侍奉他的小厮被拎了过来,那小厮受了刑,被打断了一条腿,趴伏在地上,看到杜琢就什么都说了:“回禀大爷,那是三爷的外室,这边的羊毛买卖三爷都交给林……林姨娘了。”

    听到这话,角落里的林二小姐就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桶冰水,她慌张地摇头:“不……”却才说出一个字,嗓子就发不出声音。

    不是,什么外室?她怎么可能是外室,杜家人在胡说些什么?她不可能答应,更不可能做什么姨娘。

    杜琢看向杜绎。

    杜绎想到方才大哥看他的目光,仿佛真的要将他杀死在这里,他想要遮掩,可这种事如何能遮掩的住?

    杜绎道:“我知道她父亲是罪官,我……绝对没有想要将她抬进府的意思,将她收为外室,也是让她在邢州张罗生意。”

    杜绎说的恳切。

    一秒记住.42zw.

    林二小姐胸口一滞,浑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抽离了身体,她开始颤抖,半晌喉咙里终于发出声音:“不是,我不是姨娘。”

    林二小姐凶狠地看向杜绎:“你说过要娶我做……正室,还说……杜家不会在意我父亲的事。”

    娶她?就连杜绎都愣住了,像是在看一个疯子般望着林二小姐,若不是林氏让他前来邢州卖毛织物,他怎么会落得这个结果?

    林二小姐从杜绎眼睛中看到了轻视和厌弃,就像一根针般刺在她心上,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忽然站起身,向杜绎扑过去,伸手就要去掐杜绎的喉咙:“你……骗我……你骗我……你说过……你一直都在骗我……”

    杜绎没想到林氏会这般,他本来就伤的厉害,哪里能应对这样突发的情形,竟然被林二小姐按在船板上。

    “你这个疯婆子,”杜绎去掰林二小姐的手指,“你……是什么身份……还想要做我的正妻?你在说什么疯话……我怎么可能要你,明媒正娶的正妻怎么可能是你……这般模样……你给我放开。”

    林二小姐究竟敌不过杜绎有力气,被杜绎狠狠地甩在旁边。

    林二小姐爬起来又上前,这次杜绎伸手一巴掌狠狠地掴在林二小姐的脸上,待要再打却被杜琢呵斥住。

    杜琢怒其不争:“看看你的样子。”

    杜绎只得委顿下来,这样一折腾他的伤疼得更厉害,只觉得每次喘息都像割肉一般。

    林二小姐看到杜绎如此,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即向杜琢求助:“大……杜节度使,您一定要为我做主……”

    杜琢看向不远处的花船:“他要娶你,就在深夜里带着你来花船与妓人同乐?如果现在我说你不是杜绎的外室,你又会是什么身份?”

    林二小姐愣在那里,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深夜里与外男在花船上私会,这件事让人知晓,杜绎不会娶她,表哥也不会再与她成亲,她……

    不行,她不能做杜绎的外室,也不能让旁人知晓这些,她只有说服杜家人为她做主。

    杜琢道:“你是如何认识他的?”

    林二小姐忙道:“因为我要买羊毛,通过史家商队……”

    杜琢接着道:“你如何得知史家商队有羊毛?在此之前你可做过买卖?”

    换做平日里,林二小姐能应付这样的问题,可现在……她脑子里一片混沌。

    杜琢道:“我知道有人从中帮忙,史家商队的管事说了,是嘉慧郡主。”

    林二小姐不知自己该不该承认。

    杜琢道:“嘉慧郡主是让你帮西北卖羊毛?”

    不等林二小姐回答,杜琢接着道:“不对,你想方设法接近杜家,认识杜绎就是为了今日,要动手杀了他。”

    林二小姐再一次怔愣住,她想要辩解,显然杜琢不给她这个机会。

    杜琢挥了挥手,杜家家将又提着一个人过来,火把在那人身上一照,林二小姐认了出来,那是许妈妈。

    许妈妈早就没有了往日的模样,她发髻散乱,眼睛微垂,脸上少了恭敬多了几分狠厉。

    杜琢道:“这是你身边的妈妈,我将杜绎和你救起来之后,她想要趁乱逃走,被我们抓了个正着,我猜她是要去报信,指使你的人是谁?”

    面对杜琢的审问,林二小姐不停地摇头:“不……不是我……我也被人推入河中,那些人也要杀了我。”

    林二小姐慌乱地在身上寻找伤口,她是被人刺了一刀,可不知是不是关键时刻被人阻拦了,那刀伤不深。

    杜琢道:“你落入水中是想要装作一起被袭,免得杜绎死了,你会被人怀疑。”

    “原来是你这个贱人在害我。”杜绎挣扎着要起身,他想掐死林氏。

    林二小姐彻底慌了神:“不,没有人指使我,我求嘉慧郡主帮我走羊毛生意,是为了报复陈家村和谢良辰。

    我不知道……会有刺客……我不知道有人要杀杜绎,我说的都是真的……”

    林二小姐看向许妈妈:“她为何要逃,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晓。”

    许妈妈的神情彻底变了,看向林二小姐时,目光似利器,仿佛要将林二小姐刺穿。

    杜琢接过身边人手中的火把照着那许妈妈:“是不是嘉慧郡主吩咐你的?”

    许妈妈只是道:“没有人,奴婢是冤枉的。”

    杜琢道:“还是另有其人?我猜猜是不是宋羡?”

    许妈妈身体紧绷。

    杜琢淡淡地道:“如果你们当中的人被抓,送去大牢刑讯之后,你们是不是都会招认背后的人是宋羡?

    不巧的很,送消息给我,帮我救下杜绎的人也是宋羡。”

    许妈妈听到这里下意识地抬起头。

    杜琢道:“这手段委实高明的很。”

    杜绎终于听出了玄机,他看着杜琢:“大哥,你是说我们被人算计了?”

    杜琢长长地吸一口气,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威严:“是宋羡被人算计了,至于你……你指使山匪杀人,又陷害陈家村,无论是谁暗中鼓动,你都罪责难逃。”

    杜琢吩咐道:“让衙署的人来吧。”

    “大哥。”杜绎慌张起来。

    船刚好靠岸,杜琢大步走了下去,嘉慧郡主是罪魁祸首不假,但如果杜绎没有包藏祸心也不会上当。

    心术不正,必然自食恶果,谁也救不了他们。

    “唉。”杜琢叹了口气,杜家能够免受牵连,是欠了宋羡一个天大的人情。

    这世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

    ……

    邢州。

    同样欠了人情债的谢良辰也睡不着。

    宋羡带人走了许久还没有回来,她总觉得整件事没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没事,宋羡就不会留下常安了。

    她不是没来由地担心宋羡,而是真的觉得有些不太对,心里也就跟着不踏实。

    谢良辰想到这里,快步走出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夜的命名术〕〔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万古神帝〕〔术师手册〕〔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顶级气运,悄悄修〕〔大魏读书人〕〔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修罗场玩家〕〔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