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二百三十一章 闹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遇良辰

    崔河带着死士除了屋子,路上想与那青年说句话,那青年却仿佛不认识他似的,眼神深处一片空洞。

    崔河给死士拿来两套伙计穿的衣服,让他们藏在铺子里,这样白日里就算被人看到也不会起疑心。

    安排妥当之后,崔河重新进了屋子。

    刘妈妈吩咐道:“这些死士经过了特别的训练,知晓如何帮主子做事,等到用他们的时候,我会告知你。

    郡主在京城周旋不易,这次的事做成之后,离收回属地又近了一步。”

    崔河抿了抿嘴唇:“听说今年年景不好,春天的时候来了一场时疫,有些地方误了春耕,前朝又在征兵,就算没有入军营的,也要交不少赋税。”

    前朝气数将尽,大齐虽然没能收回那前朝占的八个州,但也从四周夹击,牢牢地将包裹在中间。

    北方战事平息了,前朝余孽更加慌乱,生怕大齐对他们举兵。

    毕竟前朝余孽眼下是最大的祸患。

    刘妈妈道:“这就是为什么郡主要拿回属地,就算将前朝余孽赶走了,那八个州也不知道要落入谁手中,眼下大齐的节度使暗中较劲,要么暗中征兵,要么增加赋税,百姓苦不堪言,就怕那八个州的百姓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记住m.42zw.

    只有郡主拿回了属地,才能为属地的百姓着想。”

    崔河点点头:“妈妈说的是。”

    刘妈妈道:“那宋羡和杜绎都不是好相与的,让他们两虎相争对我们自有好处。郡主势单力薄,能做到这一步不易。”

    崔河道:“我们定会尽心竭力。”

    刘妈妈带着人离开,崔河不敢耽搁,换了衣服就去陈家村的货栈外守着。

    其实这段时间崔河对陈家村的货栈并非一无所知,因为那货栈委实太热闹了些。

    出入货栈的那些人也有些不一样。

    崔河也不知要怎么说,总之一个个神清气爽,说话声音很大,做起事来干净利落,仿佛不知疲惫似的。

    崔河在货栈不远处停住了脚步,就像现在陈家村遇到了山匪,但仿佛对货栈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依旧有人背着竹篓快步进出,那些来回跑的半大小子,手里握着烙好的大饼,边吃边赶路。

    货栈里的妇人还常常追出来将手里的包裹往他们怀中塞,包裹中是做好的干粮。

    那些半大小子见状远远地跑开,嘴里直喊:“婶子,够了,够吃了。”

    这货栈就像是一个村子,出入货栈的都是自家人。

    崔河一直等到午后,才等到了那位谢大小姐,那谢大小姐穿着与农户一样粗布的衣裙,站在那里却与旁人不同。

    崔河扫了一眼,目光落在谢大小姐的衣裙绣花上,那是五蝶捧花,那花纹并不繁复,透着一股的淳朴,是广阳王属地忻州惯用的绣法。

    崔河会知晓这些,那是因为他在属地时,母亲、妹妹常做这样的女红出去换银钱。

    这陈家村的谢大小姐怎么会有这样的手艺?

    谢良辰和柳二娘走出货栈,柳二娘是十天前与村中的婶子一起来邢州货栈的,因为谢良辰发现柳二娘手艺很好,让她来货栈也是为日后做打算。

    谢良辰道:“多看看这边的丝麻。”

    柳二娘一怔:“大小姐是要为日后做打算?”

    谢良辰颔首:“卖过线穗之后,就要纺丝麻了,我们的纺车纺线快,省了人力,价钱也能低一些,到时候这些纺线要卖去哪里,心中得有个思量,你心细、手巧,可以帮郑舅母,有些事你可以直接与郑舅母商量,将来织房的一些事还要分给你去管。”

    柳二娘惊讶,半晌没说出话。

    谢良辰发现柳二娘的异样:“怎么?”

    柳二娘的眼睛有些发红:“我……我……不行……我不是陈家村的人……我……”

    谢良辰不禁笑出声:“你怎么不是?你跟狗子不是在陈家村都入了户籍?”

    柳二娘道:“但我……我是从……”

    “陈家村也是逃荒来的镇州,”谢良辰道,“又有什么不同?无论在哪里好好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柳二娘偏过头擦了擦眼角,她想起陈子庚和黑蛋带着狗子去祭拜阿爹他们,还有陈家村的人给她和狗子找来的衣衫,甚至给了她和阿弟盖了房子,垒了院墙。

    “大小姐,”柳二娘道,“您是我与狗子的恩人,以后我们做牛做马……”

    柳二娘的手被谢良辰攥住:“没有这话,你和狗子没有让陈家村养着,狗子帮忙挑药材,你每天都在织坊忙碌,外祖母有个本子记得清楚,你和郑舅母每日留在织房的时间最长,你做的线穗最多。

    等我们将线穗都卖了,会照着外祖母的本子发银钱,你与狗子在陈家村过日子,靠得都是你们自己。

    所以我也不是什么恩人,从来没有什么报答不报答。”

    柳二娘半晌才回过神,如今她只想跪下来郑重地向谢大小姐行礼,父亲没了,夫君不在了,可是陈家村却帮着她与狗子走了出来,对于以后的日子她还有了盼头。

    谢良辰和柳二娘在邢州走了一圈回到货栈。

    谢良辰刚要去屋子里倒杯茶歇歇脚,就听到一阵嘈杂声。

    “总算找到了,就是这里,这里卖出的线穗。”

    “你们的管事呢?叫她出来,你们的线穗毁了我们的织物……”

    “外面的纺线都是好的,里面却粗细不均,可怜我的织物用了这样的纺线,全都完了。”

    “你们还敢卖线穗,真当我们邢州的人好糊弄吗?”

    柳二娘听到这话皱起眉头:“良辰,你在屋子里等消息,我去看看。”她听着来者不善,恐怕会伤了良辰。

    谢良辰神情自然:“我们的线穗都是好的,出不了什么差错。”

    说着话,谢良辰已经走到货栈门前。

    几个妇人拿着织物和线穗依旧大喊大叫着。

    “我是管事,”谢良辰道,“诸位有何事可以与我说。”

    为首的妇人目光扫向谢良辰:“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也能主事?莫要来骗我们。”

    谢良辰目光清亮:“这是陈家村的货栈,我是陈家村的阿姐,我能不能主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这是我们阿姐。”

    货栈里的人纷纷围过来,为首的妇人不禁皱起眉头,也不再纠缠这个,而是道:“你们是不是说过,这线穗可以退货?”

    谢良辰点头:“线穗可以退。”

    妇人道:“那毁了的织物呢?难不成就不管了?”

    谢良辰道:“毁的织物,我们陈家村也能赔银钱。”

    妇人有些惊讶,没想到陈家村会这么痛快地答应,到底是农户,见到这样的阵仗就害怕了。

    想到这里妇人刚刚被挫的气势重新回到她的胸脯上,她挺了挺腰身:“那就给我好好算算,你们应该赔多少。”

    谢良辰淡淡地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如果用的是陈家村的线穗,我们才会赔银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