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二百二十九章 劫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遇良辰

    田家商队的管事并没有说话,身边的伙计立即抽出了骡车上的长棍,护在了骡车周围。

    赶车的人则催促骡子前行,整个商队顿时都动了起来。

    他们常年在一起走商,早就养就了默契,知晓现在应该怎么做,如果这里事先有埋伏,自然要早些离开。

    商队的反应及时,商队管事希望这次是自己太过小心,根本没有山匪埋伏在周围的林子里,然而他错了,商队开始加快速度前行之后,两边传出了脚步声。

    埋伏在林子里的人出手果断,先挡住了商队的去路,然后更多人从林子中冲出。

    “将马车留下,不伤人。”山匪大声喊叫。

    骡子不安地踏动着蹄子。

    田家的伙计与山匪们打斗在一起,陈咏胜带着人试图将骡车从山匪的包围中赶出。

    这里离邢州虽然不远了,但是让人去向衙署求助,一来一回也要花费太长时间。山匪算计到了这一步,才会挑在这里动手。

    “别让他们跑了。”

    一秒记住.42zw.

    更多的山匪试图蹿上骡车。

    陈咏胜早就下了马,用仅剩的一条手臂去阻拦那些山匪,一根棍子被陈咏胜舞得虎虎生威,几个山匪被他掀翻在地。

    民众不能用利器,即便是商队,顶多有些匕首,不可能带着长刀、利剑,大家常用的只有长棍,陈咏胜在教陈家村孩子们拳脚时,就以赤手空拳和棍子为主,一时之间山匪奈何不得他。

    但是陈咏胜毕竟只有一条手臂,山匪多来几个人就将他牢牢地缠住。

    一时半刻不能将商队拿下,山匪中有人红了眼睛,这次的肥羊必须拿下,他们若是空手而回将来就会有大麻烦,所以即便他们不想杀人,现在也不得不用几条性命威慑住这些人。

    要杀人就从女眷和少了一条手臂的残废下手。

    这样想着,山匪的二当家抽出了腰间的软剑,示意身边人不要再顾及这些人的性命,反正杀一个也是杀,做完这一票,他们就去山中藏匿。

    山匪们纷纷扬起手中利器。

    二当家更是瞅准了时机向陈咏胜而去。

    陈咏胜被两个山匪缠住不得脱身,还要应对突然扑上来偷袭他的山匪,自然没有瞧见那紧盯着他的二当家。

    等陈咏胜感觉到那软剑正向他快速逼近时已经晚了,他手里的长棍被一个山匪牢牢攥住,挣脱不得,而二当家的那柄软剑裹挟着寒意向他胸口刺来。

    软剑即将刺穿身体的那一刻,二当家微微扬起了嘴唇。

    然而那笑容刚刚浮现,破空之声传来,二当家还没弄清楚是什么情形,“嘭”鲜血飞溅,二当家的脖颈上开了朵血花。

    鲜血喷溅在陈咏胜和身边山匪的脸上。

    二当家瞪圆眼镜,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响动,整个人仰面向下倒去。

    突如其来的逆转让山匪们彻底怔住,陈咏胜抓住机会趁机脱身。

    “二当家。”

    山匪试图捂住二当家的伤口,却没有任何用处,二当家抽搐几下彻底断了生息。

    “杀了他们为二当家报仇。”

    那山匪刚喊了一声,抓向身边的田家伙计,一支箭再次奔至,刺入他的肩膀。

    接连射出的两支弩箭,箭箭伤人,山匪却还没能弄清楚,这射箭的人到底是谁。

    “是那妇人。”

    山匪看到了握着小弩的谢良辰。

    山匪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了一丝冷意,那少女似是瞧了他一眼,她没有拨动手里的小弩,只是扬了扬手臂。

    一支袖箭向那山匪而来,山匪惨呼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阿姐小心。”

    另一个山匪向谢良辰扑来,谢良辰扣动小弩,射出一箭,立即抽出腰间的长鞭,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山匪脸上。

    他们这些人占山为王,手中不知道有多少条性命,害怕被朝廷围剿,才不得不蛰伏,眼下吃了这样的亏,那凶狠的本性完全展露出来,虽然挨了一鞭子,仍旧不管不顾地抓向谢良辰。

    “嗖”又是破空声响起,那山匪胸口上一疼,一支小巧的袖箭钉在他的心窝上。

    “辰丫头。”陈咏胜急切地呼喊,快步奔到谢良辰身边。

    天虽然渐黑了,谢良辰手中的小弩依旧箭无虚发,周围的山匪无法近身。陈永胜手里的长棍也不见颓色。

    事先定好了要捉拿残废和妇人的山匪,突然发现他们一早预估错了,这两个人没有那么容易拿下。

    “点子太硬,”三当家喊了一声,“快……丢火。”

    黑暗中火光一亮,紧接着几只罐子在骡车上炸开,“忽”地一声蔓延了整个骡车。

    眨眼的功夫,四辆骡车同时起火。

    田家伙计慌张起来,有人拉着骡车躲避,有人想方设法救火,山匪趁机行事,将更多的罐子丢出。

    “他们要毁了我们的货。”

    羊毛捻子做的线穗沾火即着,尤其是那些人用了猛火油。

    谢良辰看到有伙计急切中想要用手去拍灭火势,她伸手将伙计拉扯住:“不能去,谁也不要用手去碰这些火。”

    猛火油柜谢良辰是见过的,一旦身上沾了猛火油,也会被烧着。

    骡车着了火,趁着田家伙计忙于应付,山匪又趁乱抢走落在整个商队最后的几辆骡车。

    一阵嘈杂过后,山匪开始向撤走,给谢良辰和田家商队留下了一片狼藉。

    望着燃烧的火堆,田家商队的伙计怔愣地站在旁边,与大火相反的是他们脸上面如死灰的神情。

    “都看看,有没有人受伤。”

    少女清澈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才回过神清点人数。

    一场与山匪的搏杀之后,田家商队的伙计受了些轻伤,山匪丢下三具尸身,带走了受伤的人。

    死的三个山匪,两个被谢良辰手中的小弩射中,另一个则死在田家伙计面前。

    直到现在那伙计还没回过神,他只记得自己的手臂被山匪刺伤后,那山匪就要取他性命,就在这一刻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利器掷入山匪的眉心中,那山匪悄无声息地倒下。

    田家商队管事走过来,那伙计就要提及此事,管事一把拉住他:“一会儿衙署来人问,你就说这镖是山匪带的,那山匪想要杀你,却不慎伤及了同伙。”

    伙计点了点头。

    管事嘱咐好伙计,快步走到谢良辰身边道:“他们拉走的四辆骡车上放着的是线穗,是我们事先安排好的,不会出纰漏,烧着的那些里面是稻草和杂物。”

    说完管事向黑暗中看去,宋将军派来暗中护着他们的人,在紧急关头杀了一个山匪,除此之外没有出手,应该没有引起山匪的怀疑。

    谢良辰点头,如此一来不管是山匪还是杜三、嘉慧郡主,都会认定他们得手了。

    ……

    大名府,杜家院子。

    杜三爷听着家将禀告:“事成了,货物毁了一半。”

    林二小姐不禁笑出声,这下陈家村和谢良辰要哭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