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二百二十章 误伤 加更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遇良辰

    谢良辰自从上次遇到萧炽之后,拳脚功夫便练得更勤快了。

    除了陈咏胜和陈咏义教她之外,田卉珍也与她互相喂招,田卉珍从自家商队护卫那里学到不少招式,那些护卫、伙计常年在路上走,使出的招式都很实用。

    谢良辰自认为长进不少,下次遇到辽人奸细定然不会那般狼狈,谁知道辽人奸细没看到,先用在了宋羡身上。

    陈咏胜说过,招式用的要稳、准、快。

    谢良辰在这方便勤学苦练,因此打出的这一拳比上次宋羡醉酒时快了许多,也用足了力气。

    但是这一拳还没打在宋羡身上,半路上就撞入了一个滚烫的手掌中,紧接着修长的手指将她整个拳头牢牢扣住。

    谢良辰皱起眉头,另一只手肘曲起向他胸前撞去,却又被宋羡的手臂阻拦。

    连着两招占了上风,宋羡脸上露出笑容,仿佛十分自满,邀功似的向谢良辰道:“没打到。”

    少女的脸涨得绯红,眼睛中裹挟了怒气,声音生硬:“松开。”

    她的怒火让他有些怔愣,随即感觉到掌心下的柔软。

    记住m.42zw.

    宋羡虽是醉了,有些反应却是下意识的,他能与她说话,却不能唐突,他想要与她接近,却不能轻浮。

    这一根弦突然在宋羡脑海中抽动,他立即像做错事的孩子一半,慌张地松开了手。

    谢良辰的手挣脱了桎梏,生怕宋羡再来阻拦,先下手为强,拳头一转向他肚子上打去。

    这次结结实实地落在了他胸腹之间。

    宋羡这些日子都在练兵,难免下场与副将互搏,尤其这样近身的互相拉扯,当她的拳头落下来之后,身体自然而然地又还手,宋羡伸手拉住了谢良辰的手腕,就要将她摔出去,火石电光中,他又意识到什么,慌忙收力。

    谢良辰被拽的一个踉跄,宋羡这样的做法她再熟悉不过,她曾被这样摔过三次。

    谢良辰想要稳住身形,却没想到即将飞扑出去的身体又被宋羡拉了回来,两个人的距离突然变小,谢良辰不知他到底要干什么,羞恼之中抬起了腿,结结实实地撞了上去。

    时间一下子停滞。

    谢良辰眼看着宋羡弯下腰,脸上满是痛楚的神情,然后整个人滑坐在了地上。

    她好像打在了不该打的地方,这些都是田家那些护卫教的,她没想用,但方才……她以为他有轻薄的举动。

    但其实仔细想一想,宋羡好像就只是要将她拉回来而已。

    换做平日里的宋羡,她这一下定然不能得逞,如今趁着他喝醉,她下这样的重手,多多少少有些趁人之危,欺负弱小的意思。

    “大爷,”谢良辰低声道,“你没事吧?”

    宋羡缩在地上,一直没有说话。

    本来该是她生气的事,眼下一反转,倒是她对不住宋羡,明明现在可以脱身了,她却挪不动了脚步。

    “大爷,”谢良辰向前走了两步,“您若是……”

    若是不舒坦,不如唤个郎中来看看。

    问题是这种事,好像喊不喊郎中都不合适,也无法向外人说。

    宋羡垂着头,脖颈从衣领后露出来,谢良辰站在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只觉得他无辜又可怜,即便心里明知道,这些都是假象。

    “我去找常安吧!”谢良辰不知不觉声音变得温和。

    剧痛之下,某人酒醒了几分:“不用。”

    谢良辰停下脚步,不知道面前的宋羡如今是几分清醒几分醉了。

    又过了好一阵子,宋羡终于缓过神来,他抬起头时,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没有那么痛了。

    谢良辰的良心得到了安抚。

    谢良辰与宋羡商量:“你能不能起身?我扶你去坐一会儿。”

    挨打之后的宋羡,变得乖顺了许多,他伸出了手臂,老老实实地让谢良辰来搀扶。

    宋羡起身的瞬间,谢良辰碰到了他的手背。

    皮肤滚烫。

    谢良辰一怔,方才打斗时她就有所感觉,现在确定这不是错觉。

    宋羡好似在发热,难不成前两日淋雨病了?

    谢良辰叹口气,报应来了,欠人太多果然都是要还的,宋羡又病又醉又挨了打,差不多都与她有关,所以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袖手旁观。

    两个人坐下来,谢良辰看向宋羡道:“将手腕露出来,我给你诊诊脉。”

    夜里不好买药,若是没有大碍,她就扶着宋羡去东厢房与阿弟睡,当然如果能找到常安将宋羡带回去最好。

    闹出这么大动静,常安和常悦都没露面,谢良辰大约也能猜到是因为什么,要么是被宋羡支出去了,要么是故意要看着他家大爷可劲儿的撒风。

    从脉象上看,就是风寒湿邪入体,谢良辰放下心来。

    “你……”谢良辰抿了抿嘴唇,“还疼吗?”

    宋羡微微抬起头,漆黑的眼眸中一片柔软,说不出的乖顺:“还有点。”

    那应该伤得不重。

    谢良辰道:“那我扶你去东厢房与我阿弟挤一挤?”

    宋羡嘴角扬起露出笑容:“好。”

    看来也只有如此。

    谢良辰留一盏灯照路,将其余几盏熄灭,然后回到宋羡身边:“你自己能走吗?”

    方才说搀扶只是权宜之计,他若是能走,她自然不想伸手。

    宋羡撑着桌子起身,慢慢直起腰跟着她前行。

    折腾了半晌,总算能达成共识,谢良辰松了口气,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一早就让两个酒鬼凑在一起。

    这几步路他们走得很慢,谢良辰还偷瞧了宋羡几眼,看他走路的姿势还与平日里一样,也就完全放下心。

    炕上的陈子庚早就睡成了“大”字,幸好地方够用,随便都能容纳两个人。

    “睡吧。”谢良辰向宋羡道,她这是第一次看着一个外男睡觉。

    奈何折腾了这么半天,宋羡的酒劲儿还没过,依旧想要拉着她说话。

    “良辰,你不出院子吧?”

    谢良辰想要捂住宋羡的嘴。

    “不出去,这么晚了,我也要去舅母屋子里歇下。”

    宋羡放心地点了点头:“我不想你出去,外面有人……”

    谢良辰不知晓宋羡到底在说些什么,外面有什么人?

    宋羡接着道:“有辽人……还有嘉慧郡主……还有苏家人……我不想让苏怀清见到你……良辰,我不想……”

    谢良辰心中一慌,她低头吹灭了灯,不再给宋羡任何开口的机会,快步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