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大叔好好宠我〕〔都市奇门神医付心〕〔我真不是绝世高人〕〔总裁大叔心尖宠〕〔成为神豪以后〕〔老婆你矜持点〕〔苟富(闲人日常指〕〔我,锦衣卫,镇守〕〔大唐闲散王爷〕〔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大魏执笔人〕〔民间诡闻实录之阴〕〔他是不是在撩我〕〔她总在撩我〕〔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欢想世界〕〔龙血战帝〕〔星际种田:指挥官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如牲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琮伸手将手中软剑刺向宋羡,他的武艺本就就不如萧炽,再经过这一夜的折腾,他的剑锋轻易就被宋羡手中的佩剑拦下。

    李琮再次挥动手臂,用尽全力才挣脱了宋羡的压制,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当李琮再次向前迈步时,小腿被狠狠地踹了一脚,紧接着冰冷的利刃横在了李琮脖颈上。

    就在李琮的腿支撑不住他身体的重量,单膝跪地的同时,宋羡的手掏出了他腰间的匕首和暗器。

    汗水沿着李琮下颌落下,他的眼底一片猩红,恶狠狠地盯着宋羡,那目光与萧炽多多少少有些相似。

    不过在这些神情背后还夹杂着一丝激动,他不想死,但只要想到能拿下宋羡,他心中多多少少有了些安慰。

    换了宋启正,李琮还会不甘,但宋羡不同,要不是宋羡大辽怎么会退出拒马河?多少精兵良将都死在宋羡手中。

    宋羡的名声足够大,而且仅仅才二十岁,宋羡驻兵北方,对大辽永远是个阻碍。

    让宋羡丧命在他手中,他死了会被尊崇,他的儿子定会得到大辽皇帝和太后的奖赏。

    他被传上了时疫死路一条,宋羡一样也逃不掉。

    李琮目光闪烁,心底的笑意呼之欲出,就在这一刻,只觉得下颌一疼挨了一拳。

    咸腥的味道立即涌入嘴中,李琮弯腰吐出了鲜血和嘴里的牙齿。

    首发

    但凡奸细,都要将他们的牙齿拔光,免得他们找到机会一死了之,只要他们不死,就要经受一次次刑讯。

    李琮紧紧地攥着手,忍着这些屈辱,他的精神不会被压垮,因为他还有最后一击,宋羡尚不知晓自己已经离死不远了。

    李琮的思量被打断,他的嘴被捏开,紧接着一个东西被丢掷进来,顺着他的喉咙滑了下去。

    李琮惊诧地看着面前的常安。

    常安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身向宋羡道:“药给他服下了,很快就能有效用,不会呕吐,也不会再下痢。”

    李琮听到这里整个人顿时一僵,脊背上的汗毛跟着竖立起来,如同听到这世上最让他惊恐的话语。

    这是什么意思?

    呕吐、下痢,李琮再熟悉不过,他一整晚都是如此。

    可是宋羡如何知晓?

    患了时疫就会这般,如果宋羡事先看出端倪,怎么敢离他这么近?他们不怕染病?

    不对,不对,李琮满嘴都是鲜血,几乎要将自己的拳头捏碎,宋羡不但知晓,还让他服了药。

    李琮忽然吼叫道:“你算计我……你们……”

    常安道:“这是大齐,大齐的水也是你能随便喝的?”

    李琮想到庚二从农户中取来的水,那些水被人下了药,所以他们并没有患时疫,而是被宋羡算计了。

    既然没有时疫,宋羡也不会死。

    李琮如同一头野兽向前挣扎着,想要扑到宋羡身上,将宋羡撕碎,他脖颈上青筋爆出,面容变得狰狞可怖,可惜却没有人会害怕。

    宋羡冷冷地望着李琮:“听说他是萧兴宗麾下李三,便想用他来为列位练兵,谁知他不如圈养的牲畜。”

    李琮听到笼中牲畜这几个字,脸涨成紫红色,眼角也欲崩裂开来,他想要说话,却被塞进一块破布,他只听得自己如同困兽般的吼叫声。

    宋羡道:“这般东西岂容他觊觎大齐疆土,祸害黎民百姓,今日便诛杀李琮麾下四人,祭奠大齐子民亡魂。”

    宋羡手一挥,身后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钢刀亮起,几个人的头颅瞬间滚落在地。

    那些都是李琮带来的人。

    同样被抓住的庚四,看着这一切,更为血腥的场面他都经历过,可今日却不同,这种杀人的场面,再加上宋家军的冷酷,让那恐惧由心而生,他整个人抖如筛糠。

    宋羡没有杀李琮,庚三和他,因为他们不能就这样痛痛快快死去,等待着他们的将是无尽的折磨。

    庚四跪倒在地:“三爷手下还有几人在瀛州……”

    李琮看向庚四,目光如利刃想要将庚四剁成肉泥。

    庚四道:“愿供述出那些人所在,只求速死。”他不说庚三也会说,说不定庚伍也早就落入宋羡手中。

    他不愿意活生生地看着自己身体生蛆腐烂,尝到那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不用宋羡吩咐,常安吩咐人上前,安排好一切,宋羡翻身上马,押着李琮回镇州府。

    ……

    “阿姐,阿姐。”

    狗子声音喊哑了,摇晃着柳二娘的手臂。

    高氏在旁边劝道:“别急,郎中说了,你阿姐没有得疫症。”

    狗子急切地又问:“伯娘,您快看看我阿姐身上有没有伤?他们定会打阿姐。”

    狗子看不到柳二娘的情形,眼泪不停地往下掉着。

    高氏看着柳二娘身上的伤,说一半瞒一半:“是受伤了,不过伤的不重,养些日子就会没事。”

    陈老太太心中直喊作孽,一家子只剩下姐弟两个相依为命。

    狗子哭了一阵道:“我知道他们为何留下阿姐,因为阿爹和姐夫都是男子,阿姐最柔弱,他们想要让阿姐低头,告诉他们灵丘那边的情形。

    阿爹与我们说了,就算是死,也不能说有关张将军他们的事,辽人定会害张将军。”

    狗子就算死也不能说的话,现在当着陈家村的人却讲了出来。

    陈老太太伸手拍抚狗子的后背:“以后就好了。”

    狗子不停地眨动眼睛,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他俯下身,试探着离柳二娘更近些,然后他低声道:“阿姐你好好养病,你要好起来,阿爹和姐夫你不用担心,我……我送稻米饭给他们……不叫他们挨饿。”

    高氏用袖子擦了脸上的眼泪。

    陈老太太拉起狗子:“你出去吧,我们要给你阿姐上药。”

    狗子不再说什么,乖顺地退到角落里,却不肯离开。

    狗子看不到,陈老太太和高氏也就任由他去了。

    忙碌了半个时辰,总算将柳二娘安置妥当,陈老太太这才走出屋子。

    陈子庚就守在院子里,见到祖母忙上前搀扶:“祖母,我想阿姐了,不知道阿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快了,”陈老太太也想得紧,身边没有外孙女,她吃不香睡不好,“没有这些人作祟,很快就能看到头了,这次定然误不了春耕。”

    谢良辰没有那么快回来,但镇州稳住疫症之后,陈老太太和陈子庚就被放进了镇州城。

    站在疫所外,陈子庚紧紧地盯着大门,进进出出走过几个人之后,陈子庚终于瞧见了自己的阿姐。

    谢良辰站在门口向陈老太太和陈子庚挥手。

    陈子庚先是欢喜,然后道:“阿姐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顶级气运,悄悄修〕〔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修罗场玩家〕〔这些妖怪怎么都有〕〔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