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暧昧高手〕〔弃宇宙〕〔惊!清贫校草是孩〕〔两对家分化成o后[〕〔三伏〕〔钢琴诗人与湖上骑〕〔开局呼风唤雨引来〕〔大玄第一拽探〕〔至尊邪圣〕〔人在斗罗,兼职修〕〔神豪从一双美颜圣〕〔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仙子别闹了〕〔在美漫抽取魔兽争〕〔原神之璃月奉香人〕〔重生:天王巨星〕〔网游之神级超管〕〔超神:我的人生模〕〔帝骑之诸天降临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八十章 告诉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羡离开陈家村时,衣角被陈子庚拉住。

    陈子庚抬起头看着宋羡:“宋将军,您是不是要亲自审讯害狗子的人?”

    宋羡点点头。

    陈子庚想要说些什么,最终没能开口。

    宋羡伸手摸了摸陈子庚的头顶:“刑讯的情形你现在还看不了,你年纪尚小,用不着思量这些,只要好好与先生读书,你长大之前,这些会有人顶着,陈家村没事,你祖母、阿姐都不会有事。”

    陈子庚看着宋羡的背影,仔细想想宋将军的那番话,忽然有一种错觉,宋将军仿佛也变成了陈家村的人。

    否则怎么能感同身受地说出这些?

    宋羡离开之后,村民们各自回去休息,经过今晚这样一闹腾,注定很多人都睡不着。

    平日里躺下就能打小呼噜的陈老太太,将陈子庚哄上炕去睡觉,自己则去寻陈咏胜说话。

    两个人在屋子里坐下。

    陈咏胜先开了口:“大伯娘,您说那些人是冲着许先生来的,还是因为……”

    记住m.42zw.

    还是因为良辰?

    陈老太太叹口气:“辰丫头早就猜到了会有今日,狗子来了陈家村之后,辰丫头就与我提及发生在余姚的时疫。

    大齐每年疫症不少,但为何总让辰丫头遇上?表面上看好像没有什么关联,其实走的都是一条路,就算装着不是一伙人,一场雨落下来,谁都得浇透喽。”

    陈老太太说的隐晦,但是陈咏胜能听得懂。

    陈咏胜道:“许先生也是从属地来的,您是不是一早就看了出来?”

    陈老太太摇摇头:“十九年了,人的变化太大,她头一次到陈家村的时候,我没看出,后来辰丫头将她请来熟药,看着她熟药的本事和医术,我就想到了徐神医的徒弟。

    我们当年明里不太与广阳王府走动,所以有些人和事见到的不多,这才后知后觉。”

    陈咏胜抿了抿嘴唇:“大伯娘,您说这是不是命?”

    陈老太太张嘴露出豁牙:“是命那也是好命,你看看陈家村,看看许先生和狗子,哪个不是遇到辰丫头之后过的比从前好了?”

    说到外孙女陈老太太就高兴,好像能将她心中不好的思量全都冲走。

    陈咏胜跟着点头:“那……大伯娘,您准备将从前的事都告诉良辰了吗?”

    陈老太太目光变化,心中泛起了不少的思量,陈老太爷在的时候,她听老太爷的,咏敬在的时候,她听咏敬的,不是因为她是个妇人,而是因为她相信他们、了解他们,知晓他们选的错不了。

    咏敬走之前嘱咐她,如果他不能回来,陈家村就将从前的事都忘记了,陈家村的男丁都被带走了,再也没有力气做其他,就算硬要去办,不但不能成事反而成为负累。

    陈老太太一直这样带着陈家村往前走,走过了战乱和饥荒。

    现在辰丫头回来了,陈家村也变了样子,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她也许依旧不会说话,但太平的日子来得并不会那么容易。

    辰丫头还有她该做的事。

    就算辰丫头不知晓那些秘密,也会有人找上门。

    “说,”陈老太太斩钉截铁地道,“见到辰丫头,就将我们知晓的都告诉她,以后的路怎么走,就都听辰丫头的。”

    陈咏胜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陈老太太乜了他一眼:“还高兴上了?若是以后有大磨难,看你这个里正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陈咏胜道:“大伯娘,其实良辰知晓之后陈家村也没什么不同,不管怎么样,陈家村是要跟着良辰的。”

    陈老太太长长地吸一口气:“那就这样吧。”

    将心中的事全都说出来,陈老太太就开始眼皮打架:“我回去睡了。”

    陈咏胜眼下被各种情绪塞满,还想要与陈老太太再说说话,陈老太太却打起了哈欠:“明日还有明日的事,快歇吧!”

    陈子庚躺在炕上正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片刻之后就听到祖母的脚步声。

    陈老太太没有点灯,摸索着梳洗了一番,嘴里念叨:“都是辰丫头定的规矩,每天必须洗干净才能上炕,哎呦……冻死我老太婆了。”

    说着话陈老太太钻进了被窝里,不消片刻功夫熟悉的呼噜声就响彻在屋中。

    陈子庚听着这动静,渐渐地也沉入了梦乡。

    ……

    衙署大牢中。

    惨叫声断断续续响了一整夜。

    庚伍浑身是血,被绑缚住的身体,因为疼痛不停地颤抖着。

    又是一刀刺入庚伍的皮肉中,刀尖在肉中翻搅,庚伍只觉得浑身上下无处不疼,他的血肉仿佛正被人一刀刀地片割下来。

    被抓的时候他畏死没能自尽,眼下被牢牢地束缚住,满口牙齿都被拔光,他没有任何能力了结自己。

    水泼在庚伍身上,庚伍的神智清明了几分,他听到脚步声响传来,抬起头看到了眼前的人。

    宋羡。

    “你叫什么名字?”宋羡冷冷的声音传来。

    庚伍声音嘶哑:“庚伍。”

    宋羡没有继续问下去,转身就向外走去。

    庚伍心里清楚,宋羡离开之后,他又会陷入生不如死的折磨中。

    “徐孝,”庚伍道,“我从前叫徐孝,在灵丘时被辽人抓住之后,就答应为萧兴宗做事……如今在萧兴宗十三太保的老三李琮手下。

    萧炽出事之后,在晋州的李琮就来了这里,要……要为……萧炽报仇……我……是无意中发现了许汀真,这才……想出将狗子……安插在陈家村。”

    庚伍说完这话,忽然急切地望着宋羡:“宋将军饶命……我也是没法子……才答应了辽人……在灵丘……我们这些人想要为广阳王报仇……始终与朝廷……前朝余孽周旋……十九年,没有半点的希望,我是在坚持不下去了,只想寻一条活路。

    用疫症这样的法子不是我想到的,是李琮,李琮从前在越州就如此施为,李琮说这样悄无声息,最不容易被人察觉。

    我还知晓狗子的阿姐在哪里,她被李琮带去了祁州。”

    庚伍只提到狗子的阿姐,宋羡心里已经明白,狗子的爹和姐夫恐怕不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