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说好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良辰还是第一次这样与程彦昭说话。

    程彦昭也很规矩,站得离她很远,有意隔着陈子庚,说话的时候躬着身,恐怕有失礼数。

    谢良辰在宋羡小院子外与程彦昭见面时,程彦昭目光还追着她瞧,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今天倒像换了个人似的。

    谢良辰和陈子庚向程彦昭行礼。

    谢良辰才道:“宋将军政务繁忙,都是为了大齐的百姓,我们也没什么能做的,希望能够帮上忙。”

    程彦昭看着谢大小姐清澈、坦然的目光,替宋羡心凉,谢大小姐就差说宋将军爱民如子,是我们心中父母了。

    差距委实有些大,一个跑到了京城,一个还没出陈家村。

    程彦昭心中叹息,可怜他还没有成亲,就要先来给宋羡铺路,想到这个就觉得不是个滋味儿:“其实我贸然来见谢大小姐,还有一桩事想要相问。”

    谢良辰道:“程大人请说。”

    “我一直担忧阿羡的身体,别看他年纪不大,但这些年委实受过不少伤……”说到这里程彦昭叹口气,“我知道谢大小姐和许先生给阿羡做过药膳,还送来了豕膏,如果这样下去不知阿羡的伤是否能痊愈?”

    谢良辰道:“先生说宋将军的旧疾除了用药之外,还要他自己将养。”

    一秒记住.42zw.

    程彦昭忧愁更深了些:“眼下的情形如何能养啊?阿羡肩膀上的伤,他可能没有仔细说过,最重的刀伤是在他被辽人绑走时留下的,那次阿羡幸好在海上遇到了一家人搭救,否则就丢了性命。

    阿羡被关的时候,没能及时处置伤口,后来又浸了海水,我父亲寻到他时,他的伤已经开始溃烂,但阿羡却不肯跟随我父亲一起去城中治伤,只因为海上那家人救了阿羡之后就不见了。

    那家人不知是被海水冲走了,还是被抓阿羡的辽人加害,阿羡留在岸边,等着人在海中和周围寻找那一家人的下落,直到最后熬不住了晕厥过去。”

    谢良辰不知道还有这一节。

    程彦昭接着道:“从这桩事上,就能知晓阿羡是个重情义的人。

    我不是夸赞阿羡,大齐这样的官员不多,我跟着他这些年,见过了太多临阵脱逃的将领,还有干脆投奔辽国之人,北疆能够安定,阿羡至少有一半的功劳,无论是我还是宋家家将,都不希望阿羡出事。

    所以若是许先生和谢大小姐有法子救阿羡,就请多多费心。”

    谢良辰道:“程大人言重了。”

    看阿羡这两日的情形他就知道了,程彦昭觉得自己用“救”这个字一点都没错。

    程彦昭接着道:“阿羡这个人面冷心热,时间久了便能知晓,陈家村和谢大小姐为他做了许多事,他都记在心里,他这人比较纯粹,对信得过的人,从来没有弯弯绕绕的心眼儿。

    我能看出来阿羡信得过陈家村,信得过谢大小姐,谢大小姐放心,有阿羡在,陈家村就会安然无恙。”

    谢良辰知晓程彦昭说的没错,宋羡确实是这样的人。

    程彦昭压低声音:“大小姐和许先生给阿羡治病,若是阿羡说什么错话,还请大小姐包涵,阿羡这个人冷清惯了,自我认识他开始,除了宋老太太和我父亲,他就不曾向任何人示好。

    别看我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如果哪天他笑一笑,或是送些东西给别人,那准会吓我一跳。”

    程彦昭想让谢大小姐知晓,宋羡像傻子一样送山,也是因为没有经验,毕竟很少向人“示好”,尤其是一个年轻的女眷。

    谢良辰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略微有些懊恼,想到宋羡叼着糖稀递给她地契时的模样,她拒绝的可能太过生硬了。

    宋羡是不会向人示好,因为他小时候一直讨好宋启正,可是最后还被宋启正怀疑、放弃,这经历在他心中留下不小的伤口。

    后来宋羡变得沉默寡言,不愿意说话,用宋羡的原话说,是怕会错情,自以为别人喜欢他,其实真相并不是如此。

    宋羡送山地地契,也是想到目前她最需要这些,她……

    谢良辰想到这里,忽然脑子里一片清明,她是觉得宋羡走得太近才会开口拒绝,她做的并没有错,为何要心怀歉意?差点就被程彦昭带偏了。

    一件事是一件事,为何要与宋羡小时候的经历联系在一起?

    谢良辰向程彦昭道:“程大人放心,许先生医者仁心,一直惦念着宋将军的肩伤,先生能做到的绝不会推脱,我是先生的弟子,虽然医术不精,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定然尽力为之。”

    程彦昭满脸诚恳,心中又是一叹,他常听人说女眷的心是水做的,到底怎么样他也不知晓,他觉得眼前的谢大小姐,那颗心可能是铁做的,不能轻易撼动。

    现在就算让阿羡说出心事,谢大小姐也绝对不会答应。

    正好陈子庚的药煮好了。

    陈子庚拉住谢良辰的手:“阿姐,可以倒药了。”

    谢良辰手脚麻利地将药倒在碗中,晾了一会儿,本想就交给程彦昭,想一想宋羡如今的情形,还是亲自端药送进屋子里。

    陈子庚也与阿姐同去。

    姐弟俩进了门,就瞧见宋羡衣衫整齐地坐在软榻上,可能是受了程彦昭那些话的影响,眼下的宋羡仿佛缩小了不少,变成了那个可怜的小宋羡。

    谢良辰将药放在桌案上。

    宋羡抬起头道:“多谢。”

    谢良辰温声道:“将军要多保重身子。”

    宋羡伸手去碰药碗,只觉得指尖炙手,不禁向后缩了缩。

    “怎么?烫?”谢良辰觉得不应该,抬起手试了试,只觉得碗温热,没有到烫的地步。

    感觉到谢良辰的关切,宋羡生怕露出马脚,忙垂下眼睛。

    等到谢良辰的手拿开,宋羡又去拿晚,这次没有感觉到那炙热,可见烫了他的不是药碗。

    谢良辰道:“将军按时用药,很快就能痊愈,等到晚些时候可以再用些梨汤。”

    宋羡颔首,还想与谢良辰说两句话,瞧着她今天带着许汀真又拉着陈子庚,一副小心警惕的模样,他不好再让她多些警惕。

    宋羡看向陈子庚:“听说是子庚帮我熬的药?”

    陈子庚应声。

    宋羡向陈子庚笑了笑:“辛苦了,等我好了再去教你射箭、骑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