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五十一章 约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羡说完话一直没有听到谢良辰回应。

    眼见前面不远就是织房,他不由地放缓脚步,生平第一次仔细体味自己方才的话,是不是说的太生硬。

    宋羡道:“我说的不对?”

    宋羡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话,换做平日里他会说的更直接些。

    此时此刻,耳边却回响起程彦昭的话:“让人知晓你嘴毒、手黑……将来避之不及,你可不要后悔。”

    自从他被人绑走之后,日渐沉默寡言,除了嫌弃程彦昭之外,大部分时间开口就是在训人。

    所以宋羡自己也不知道这话与谢良辰说合不合适?

    从前没发现有什么,从那天做小杌子腿麻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愈发不对劲儿。

    加上后来程彦昭又在他面前煽风点火。

    “我母亲与寻常女眷也不同,平日里不喜欢出去宴席什么的,就爱在家中弄什么筹算,你说……我母亲会不会很喜欢谢大小姐?”

    若不是程彦昭提及这些,他还不会思量这么多。

    首发

    宋羡恨不得想要将在练兵的程彦昭抓回来,当着众人的面,单方殴打一百回合。

    出乎宋羡意料,谢良辰并没有在意这话:“大爷想听实话?”

    宋羡应一声。

    谢良辰道:“就算下盘再扎实,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上场雪变成了冰,下一场雪一来,不知道要坑多少人,冬日里谁不摔跤?”

    宋羡道:“你倒是想得开。”

    谢良辰笑:“北方到了冬天,常常瞧见有人滑倒,虽然别人吃亏时,不该发笑,但有时候就是忍不住。

    前世我去了南方之后,常常在冬天的时候想起这些。

    宋羡看着谢良辰不说话。

    “怎么?”谢良辰道。

    宋羡这才道:“你接下苏家北方的商队,不会就是想要回来看人摔跤的吧?”

    谢良辰忍不住笑出声。

    看着她笑容浮现在脸上的模样,宋羡想起之前在灶房时,那被她藏匿起来的笑意,心情也跟着略微起伏。

    谢良辰恢复如常,半真半假地道:“大爷也要注意。”

    身手好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她打了鼻子。

    她也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睚眦必报之人。

    宋羡一时想不到反驳的话,他总觉得谢良辰这话有些嘲笑的意味儿,一时又想不出自己哪里出了差错。

    问她,她定不承认。

    不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再走几步,就要结束两个人的相处。

    宋羡站在原地,即便什么话都不说,知晓她在他身边就很好。

    谢良辰仰起头来,月亮升起,天已经渐黑了,今晚的月亮很圆,高高地悬在头顶,她耳边回荡起宋羡说的那些话。

    当年他被人暗算的经过,还有那些隐藏在字里行间的伤痛。

    她以为宋羡这样的人,绝不会在人前表露出半点的软弱。

    前世时他征战沙场,威名赫赫,听到他的名字,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杀气。

    一将成名万骨枯,多少人命堆积成就了宣威侯,所以她杀季远时才会让人知会宋羡,她知道季远落入宋羡手中定然没有活路。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与她倾诉这些,让她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就像是突然看到一个人的秘密,有些猝不及防,却也因此对宋羡更添了几分了解。

    明白为何前世他一直征战,击退辽人,统领北方。

    击退辽人是宋羡母舅的期望,也是程老将军想要的结果,但一场一场仗打下去,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对他怀揣期望也太多,他渐渐的停不下来,也没法停下来。

    “别看现在还能带兵征战,过了三十五岁,那条右臂也就只有握箸的力气。”

    这是许先生的原话。

    宋羡起兵时三十一二岁,应该已经察觉到自己肩伤的严重。

    “大爷,”谢良辰道,“许先生做的豕膏您用了没有?”

    宋羡点头:“用了。”

    谢良辰没去问感觉如何,因为许先生说了,宋羡的伤要慢慢来。

    谢良辰道:“最近可有用药?”

    宋羡摇头。

    谢良辰道:“还能喝三七茶吗?”

    宋羡应了一声。

    谢良辰点头:“那我再做三日的,让常安带回去。”

    “好。”宋羡听着谢良辰一句句问话,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

    “你们准备怎么过年?”

    谢良辰看着宋羡的背影:“大家聚在一起,今年吃的、穿的都有,村子里会很热闹。”

    宋羡道:“也许祖母会想来。”

    谢良辰想到宋启正、宋裕、宋旻都去了京中,宋家过年会是什么模样可想而知。

    “老太太愿意的话,大爷就吩咐人将老太太送来,”谢良辰道,“别的不好说,定会让老太太高兴。”

    宋羡道:“好,那就说定了。”

    黑蛋瞧见了谢良辰,笑着跑过来:“阿姐,你哪里去了,让我们好找。”

    谢良辰道:“厨房里的甜汤坐好了,你跟我去取汤,盛给宋老太太和宋将军。”

    天色晚了,喝过甜汤之后,谢良辰就将宋老太太送上了马车。

    “回去吧,”宋老太太拍一拍谢良辰的手,“忙了一整日,辛苦你了。你啊,是极好的孩子。”

    谢良辰道:“过两日我去看您。”

    宋老太太笑:“马上过年了,村子里还有不少事等着你,过了年再来也是一样。”

    宋家马车一路离开了陈家村。

    宋羡马骑的不快,就跟在宋老太太马车后。

    宋老太太撩开帘子吩咐孙儿:“你先走吧,知道你的战马受不得这委屈。”

    “祖母不用担心,”宋羡道,“慢慢走就是。”

    “怎么?”宋老太太讶异,“今儿它心情不错?”

    宋老太太说完就放下了帘子,她指望孙儿能有什么回应,那知她的手才收回来,就听到她那宝贝孙儿道:“应该是不错。”

    宋老太太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旁边的常安也忍不住跟着发笑。

    宋羡乜着常安:“好好拿着,不要洒了。”

    常安忙将手中的食盒又往怀里送了送:“不能洒,洒了那还得了?这可是能救大爷命的灵丹妙药。”

    陈家村里。

    陈老太太躺在炕上:“宋家老太太人真是不错,我记得七八年前就听说镇国将军打辽人很厉害。”

    七八年前,谢良辰算了算,应该是她被拐走前后的事。

    谢良辰道:“您是如何听说的?”

    陈老太太道:“你父亲提及的,原话说:现在北方的将领,要说谁能打败辽人,那就是宋将军了。”

    谢良辰想要追问父亲还说过什么,陈老太太翻了个身,打起了小呼噜。

    谢良辰在呼噜声中松懈下来,思量着外祖母都隐瞒了多少内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