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传奇再现〕〔最强钓鱼佬〕〔斗罗:我赋万物魂〕〔漫威里的赛亚人〕〔正义的使命〕〔一世狼王〕〔大英公务员〕〔穿越之重返高中时〕〔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镇国神将〕〔异星智能〕〔斗罗:开局召唤晓〕〔都到三国了,你告〕〔麻衣道祖〕〔我真没想结婚啊〕〔全民兽化:从柳树〕〔皇城金膳斋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四十九章 倾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良辰看着宋羡,宋羡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很冷静。

    就好像是在等她开口询问似的,宋羡这次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是元平九年,那年发生的事很多,”谢良辰道,“我父母的死讯也是元平九年六月传出的。”

    宋羡没有转头看谢良辰,声音却比往常要温和:“谢族长的管事在元平九年九月看到了你父亲,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的下落,但有希望总是好的。”

    宋羡的话似是在安慰她,虽然此时此刻他更像是该被安慰的那一个。

    宋羡接着道:“那年我十二岁。”

    谢良辰心思一动,宋羡比她大五岁,十二岁的年纪被父亲的副将偷袭绑走,就算之前出入军营,见识过生死,但定然也会很惊慌,盼着宋启正去救他。

    宋羡道:“元平七年的时候宋裕和宋旻曾被辽人抓走,父亲那时正在雄州,听到消息之后,半日之内调动了半数家将四处寻找,这件事之后父亲安插在荣氏母子三人身边的家将更多了。

    所以我被抓的时候,心里也暗暗算计着,可能用不了多久,家将就会追来,我那会儿对父亲还是有期盼的,就算知晓他从心底里不喜欢我,当遭遇到危险,难免还会有依赖,觉得他是唯一能救我的人。”

    宋羡目光更加幽深,想起了更多的过往,许许多多他与宋启正父子之间的往事,他曾以为宋启正很喜欢他,宋启正来看他时总会坐在椅子上盯着他,他心里万分欢欣,虽然父亲娶了荣氏,心里却一直有他一席之地。这样想着,即便平日会被荣氏母子冷落,他也并没有感觉到十分难过。

    他暗暗要求自己要更加勤奋,成为一个让父亲骄傲的宋家嫡长子。

    首发

    随着时间推移,他慢慢长大,对于情感上明白的第一个道理就是:并非所有的关注都是因为喜欢。

    宋启正之所以盯着他瞧,也不是久别重逢的想念,更不是与喜爱相关的种种,而是单纯的想要看清楚,他的相貌是否与宋启正相像。

    宋启正一直在怀疑,他是不是宋家的子嗣,一直质疑母亲的清白。

    他年幼与父亲相伴没有任何父慈子孝,有的只是压制不住的猜测和随之而来的烦躁和厌恶。

    每当他回想起当年怀揣一颗热心,腻在宋启正身边享受天伦时,他都会觉得说不出的难受,那是种表错情,会错意,自欺欺人的想象。

    谢良辰道:“宋……镇国将军没有去救大爷吗?”

    宋羡长长舒一口气:“他带着人来了,还一路追到了定远军,我被绑着藏在山中,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觉得自己快要被救下了,我还在盘算,万一那些人用我来要挟他,我该怎么办?”

    “就算死也不能让他为难。”

    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想法,可惜他没能得到这个机会。

    谢良辰道:“大爷特别希望镇国将军能亲自将您救下吧?那么从前那些事都可以原谅了。”人与人之间,还保留有期盼的那个人,总会想方设法找出各种理由来原谅,来靠近对方。

    谢良辰知晓了结果,但更想知道宋启正与宋羡已经相距那么近,为何没能将宋羡救出。

    谢良辰道:“镇国大将军放弃了吗?”

    宋羡回答的很轻松:“嗯,荣氏母子身边抓到了一个眼线,他怕这是一出调虎离山的计谋。

    而且他的亲信还说我暗自养兵,私底下拿走了他的军备,他们抓了个军头,军头亲口承认与我有串通,他听了亲信的话,要回去亲自审问军头和我身边的家将。”

    谢良辰道:“镇国大将军就这样走了?”

    宋羡道:“只留下几个人手继续寻找,他则带着人离开了。”

    谢良辰能想到宋羡当时的失望,他的安危比不上几句没有得到证实的传言。

    “我比自己想的要冷静,”宋羡道,“我还猜出抓走我的人,是故意让我听到这些,对宋启正失望,于是供述出大齐军中的那些消息,我是绝对不能说的。”

    “那一刻,我反而不痛苦了,感觉不到难受,记得接二连三被他们审问,最严重的一次差点被一刀劈开右肩,被沙子灌满了眼睛。

    我只记得什么都看不到,疼得要死要活,整个人都要从中间裂开,这样浑浑噩噩煎熬了许久,他们依旧没杀我。

    将我丢进木笼,抬上了船。

    就在船上那没日没夜的颠簸中,我遇到了一家人,那家人的女孩子发现了我,每日都冒着危险来看我,给我送吃食与我说话。

    我不想理睬她,也不想给她带来危险,于是将她带来的吃食丢掉,恶语撵她走。

    可她还是会来,并且将我的存在告诉了她的父母。”

    宋羡转头去看谢良辰。

    谢良辰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她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不知自己与救宋羡的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宋羡道:“我说他们一家人是我的救命恩人。”

    宋羡笑了笑:“是真的救了我的命,不是因为他们帮程老将军指了路,也不是他们关我的牢笼从船舱下拖出。

    而是让我又想活下来了。”

    大海上那束光,是她紧紧拉着他的小手,是另一边父亲想要救女儿的急切,是那一家人让他重新感受到了温暖。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没完全放弃自己,等到了程家人。

    宋羡道:“我清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他们,他们却不见了踪迹。”

    再次陷入了安静。

    谢良辰也跟着沉默,不知脑海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觉得眼前的宋羡没有了平日里那拒人千里的冷漠。

    这是他埋藏在心中最大的伤口和秘密了吧!

    却在这时候说给了她听。

    谢良辰道:“是常安、常悦找到了程家来搭救大爷吧?”

    宋羡点头:“程老将军与我过世的母舅交情匪浅,我被人绑走之后,常安就想到给程家送信,后来常安、常悦见宋启正没有继续寻我,反而审问我身边的人,他们兄弟就从宋家脱逃出来,一直跟着程家四处搜寻我的下落。

    救下我之后,程老将军为我出头,帮我查清了整件事的经过,洗脱了我的罪名,之后两年多时间我就在程家养伤。”

    谢良辰想了想还是道:“大爷的母舅……”

    “很早之前就过世了,”宋羡道,“死在了辽人手上,程老将军也是因为旧疾在身不能带兵,但他一直想要将辽人赶出拒马河。”

    谢良辰大约明白了,所以两年多之后,宋羡回到了北方,十六七岁时他已经是北方鼎鼎有名的少将军。

    宋羡的那种无奈和寂寥,她能体会一二。

    谢良辰道:“我记不清楚小时候的事了,也忘记了父母和收养我的李家夫妇,记得最清楚的反而是嫁到苏家之后,那会儿大爷不在了,我的日子并不好过,现在一切重新再来,虽然现在依旧没想起从前的事,但心里也没有太多忧愁,就觉得一切都有希望。”

    宋羡再次看向谢良辰,谢良辰称呼苏怀清那声“大爷”比称呼他时要更加自在、熟络。

    心中不知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儿。

    但当这种滋味儿出现后,他的脑子就没那么条理清晰了。

    宋羡道:“现在你如何想苏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夜的命名术〕〔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万古神帝〕〔术师手册〕〔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顶级气运,悄悄修〕〔大魏读书人〕〔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修罗场玩家〕〔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