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欢想世界〕〔龙血战帝〕〔星际种田:指挥官〕〔亿亿神豪从被劈腿〕〔刚毕业的我成了全〕〔我的主世界在火影〕〔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等我有钱以后〕〔修仙:从心动大律〕〔斗罗:武魂一把刀〕〔厉少宠妻入骨陆晚〕〔诸界第一因〕〔直播:我能看见过〕〔拳之霸者〕〔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最强钓鱼佬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三十章 心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良辰仔细地看着手里的文书,秦茂行告诉宋羡的那桩事,包括吕延之在内,都记得清清楚楚,可以直接上报朝廷。

    其中还有林珝用苏家药材冒充陈家村之事。

    谢良辰一边看公文,一边没忘记给宋羡添汤。

    她将他面前的碗添满,他就吃,谢良辰心中窃喜,她不是觉得不好吃,只不过这两天外祖母总看着她吃饭,阿弟也向她嘴里塞东西,还有黑蛋他们也是一样……

    吃的太多,加上宋羡拿来的汤罐委实不小,大碗至少能装五六碗,至少两个人才能吃完。

    还好,谢良辰又偷偷瞄一眼,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悄无声息地化解了危机而欣喜。

    宋羡处理公务太过专注,没有察觉自己一直没有放下汤勺。

    宋羡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将猪肚汤吃了大半,他微微皱眉,扫向对面装作若无其事的谢良辰。

    一碗一碗的喂,真当他傻不成?

    宋羡心里责怪厨娘。

    他分明吩咐做的不要太好,也不要太坏,这次的汤却做的却比往常时候都要好吃,怪不得他没放下勺子。

    一秒记住.42zw.

    谢良辰再盛汤时,宋羡看了过去:“让我替你吃完?”

    谢良辰只好硬着头皮又给自己添了半碗。

    最后那些汤,每个人分半碗,这下可以了吧?

    宋羡看着放在一起的两只碗,没有再说话,勉勉强强放她一马。

    屋子里很安静。

    谢良辰将公文看完,叠好了放在桌案上,吃掉了面前的猪肚汤。

    宋羡还在翻动手里的纸笺,于是她伸手拿起竹签拨弄了一下烧红的灯芯,让灯光变得稍亮些。

    过了好一阵子,宋羡手里的文书依旧没看完,谢良辰起身去煮茶。

    端茶进门的时候,目光扫到宋羡那无处安放的高大身影,顿时心疼起那被他压着的小杌子,明日她得让四舅舅帮忙修一修,免得哪日被宋羡坐塌了。

    宋羡终于将眼前的纸笺收了起来。

    谢良辰抿了一口陈皮茶:“大爷是要与秦茂行一起查横海节度使吗?”

    她没有说林珝,林珝只是个卒子,重要的是要揭穿横海节度使。

    宋羡道:“涉及到军备,横海节度使在朝廷安插了人手,抓住证据,也好让朝廷彻查,就算不能一举将他拿下,至少让朝廷对他起疑。”

    谢良辰看着灯光思量片刻:“我去铁匠铺,一来是去打铡药刀,二来也是想要问问能不能再打一些别的东西,开春就要农耕了,北方连年战乱,铁器早就被辽人抢光,耕种只能靠大家做的简陋器具。

    村子里男丁少,就算勉强能种好,还有大片的荒地,那些荒地土质都不错,放着未免浪费,我还想着带着大家去山中种药。”

    横海节度使靠着与辽人私通赚银钱,无非是为了招兵买马,说白了都是见不得光的阴谋诡计,横征暴敛,甚至不惜牺牲百姓性命之事天怒人怨。

    相反的,只有百姓安定、富足,才愿为国效力。

    但最后这话她不会与宋羡说,就像她在插手指指点点,宋羡自有他的思量。

    宋羡将面前的茶水喝完,眼看着对面的人又要起身帮忙倒茶,他开口道:“不用了,我也该回去了。”

    宋羡就要利落地起身,腿上微麻,他这才想起两条长腿受的委屈,但在谢良辰面前自然不能露出端倪,咬着牙让自己的身姿依旧矫健。

    他掸了掸长袍:“离春耕还有时间。”

    谢良辰欣喜:“我也尽量早些将风匣做出来。”

    谢良辰此时此刻面目纯良,看起来诚恳而真挚,是真得欢喜。他这两日与李大人商量一下,他就算不要祁州也要赵州,赵州离邢州近,邢州上交朝廷铁课最多,在赵州开铁匠铺也方便些。

    宋羡一路走出灶房,长腿快走几步就离开了陈老太太的院子。

    等在外面的常安伸手接过宋羡手里的提篮。

    宋羡确定谢良辰瞧不见了,弯腰伸出手锤了锤快要抽筋的小腿,站立了一会儿又跺了跺脚这才从常安手里接过缰绳。

    常安静静地看着没有说话,旁边的常悦道:“要不然我去买个椅子放在东屋,下次……”

    常悦的话没说完,就被常安瞪了一眼。

    常安嘴唇开合无声地道:多嘴。

    他家大爷难得腿麻,就算要买椅子也要谢大小姐来买,不过大爷这样要颜面,不知谢大小姐何时才会心软。

    谢良辰梳洗好了爬上床,陈子庚翻了个身,忽然做起来揉眼睛,看到是谢良辰这才又躺下:“阿姐,你去哪里了?”

    谢良辰道:“去净房。”

    陈子庚嘟囔了一句:“小心些,小心……黄皮子。”

    谢良辰轻声道:“睡吧,黄皮子偷鸡不偷你阿姐。”

    说完话,谢良辰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

    有人睡得安稳,有人就要披星戴月的赶路。

    苏大太太接到消息,苏怀清在镇州府衙将自家药铺告上了公堂,又惊又怒之下忙让人赶车向往镇州。

    苏大太太紧紧捂着心口,她好不容易将账目抹平了,谁知道外面人还没来查她,却坏在了亲儿子手里。

    “冤孽。”苏大太太不知道说了几次,儿子不与她同心就罢了,还瞒着她背后下手。

    “不知道是被谁迷住了。”苏大太太喃喃地道,脑海中浮现出谢良辰的模样。

    会不会是陈家村知晓了一切,谢良辰出面找了怀清?要不然怀清怎么能那么快查清楚?

    要知道就算是知晓内情的她,也才猜到那些高价卖了的熟药被宋旻用来嫁祸陈家村了。

    苏大太太心里骂着苏怀清和谢良辰,靠在马车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只听到身边的吕妈妈道:“太太,客栈到了,您歇一会儿明日我们再继续赶路。”

    苏大太太点点头,让吕妈妈搀扶着下了车。

    吕妈妈扶着苏大太太向客栈走去。

    官路上的客栈本就简陋,往常时候苏大太太说什么也不肯住下,而今不能顾及许多。

    吕妈妈服侍苏大太太梳洗之后,吹灯离开。

    苏大太太躺在了狭窄的床上,脑海中一片混乱。

    闭着眼睛半梦半醒间,苏大太太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说不上什么感觉,有些冷,有些让她恐惧。

    苏大太太睁开了眼睛,入眼还是那简陋的客栈,没有异样,她长长地舒一口气,就要再闭上眼睛,忽然眼前黑影一闪,紧接着脖颈一紧,被绳子紧紧地勒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顶级气运,悄悄修〕〔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修罗场玩家〕〔这些妖怪怎么都有〕〔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