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暧昧高手〕〔弃宇宙〕〔惊!清贫校草是孩〕〔两对家分化成o后[〕〔三伏〕〔钢琴诗人与湖上骑〕〔开局呼风唤雨引来〕〔大玄第一拽探〕〔至尊邪圣〕〔人在斗罗,兼职修〕〔神豪从一双美颜圣〕〔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仙子别闹了〕〔在美漫抽取魔兽争〕〔原神之璃月奉香人〕〔重生:天王巨星〕〔网游之神级超管〕〔超神:我的人生模〕〔帝骑之诸天降临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试一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茂行站在门外深深地吸一口气,这才跟着小厮走进院子。

    真没想到,他会来求宋羡帮忙。

    但是眼下就像苏怀清说的,什么事都没有抓出辽人奸细重要。

    心中思量着,秦茂行硬着头皮走入书房,抬眼看向坐在主位上的宋羡。

    宋羡面色冰冷,浑身散发着一股肃杀的气息,如同一柄冰冷的利剑,横在他面前,让他忍不住想要拔刀为之抗衡。

    秦茂行强稳住心神向前行礼:“宋将军。”

    宋羡抬起眼睛去看秦茂行,没有客套直接道:“秦郎将登门所为何事?”

    秦茂行抿了抿嘴唇,都是武将出身,直来直去反而更好:“将军和李大人在镇州捉到的辽人奸细,他们嘴里是否有一颗木齿?”

    宋羡没有犹豫颔首道:“是。”

    秦茂行接着道:“是否是这个模样。”秦茂行从袖子里拿出一只布包打开,露出一个木质的物什,那物什已然损坏,但仔细查看,依稀有木齿的模样。

    宋羡抬眼看秦茂行:“秦郎将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首发

    秦茂行早有准备,说出来之前还是停顿了片刻:“是在乾宁军抓到的人。”

    乾宁军是横海节度使的地方。

    秦茂行接着道:“其实我与苏怀清暗中追查辽人奸细许久了,这件事要从前年兵部的一场大火说起。”

    宋羡听说过兵部库部失火,烧毁了一些文书,还烧死了一位员外郎。

    秦茂行道:“死的那位员外郎叫吕延之,沧州人士,与我乃是挚交。”

    宋羡道:“吕延之的死有蹊跷?”

    秦茂行点头:“不过府衙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我前去京城吊唁也不曾怀疑过,直到苏怀清与我说,吕延之过世之前在查库部的账目,觉得北方的军需有问题,朝廷每年调拨的军资和北方现有以及消耗掉的军资不符。

    吕延之这人擅长筹算,每日的公务对他来说太过轻松,于是他就去翻看陈年旧账,所以发现有蹊跷,但吕延之尚不能肯定,告诉苏怀清等他查实之后再仔细说清。

    结果这话说完第二天,库部就失火了,账目没了,吕延之也烧死了,府衙勘验的结果是,吕延之夜里看公文,睡着时碰倒了灯盏。”

    秦茂行想到死去的吕延之不禁一阵难过:“后来我与苏怀清就暗地里查军备,在辽人手中发现了大齐库部的兵械和火器。”

    宋羡道:“大齐和辽人两军交战,也会有军备被缴走,你怎么知晓那些是有人偷偷卖给辽人的?”

    秦茂行道:“我也有这样的猜测,所以一直追查不放,终于抓到一个辽人的副将,严加审问,他招认那些军备是萧兴宗从大齐买来的。”

    秦茂行说着看向宋羡,他还没张嘴却从宋羡眼睛中看到了答案,宋羡猜到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秦茂行有些泄气:“我抓到人之后,准备带去沧州,谁知道半途遇到刺杀,那副将被杀了。”

    宋羡道:“这件事发生在今年?”

    秦茂行点头:“那辽人被杀之后,我又追查是谁走漏了风声,秋天时在乾宁军抓到一个眼线,没能问出任何口供,他就自绝了。

    听说辽人奸细口中有木齿,我与苏怀清将那眼线的尸身挖出来,在他肚腹之中找到了这像木齿的东西。”

    宋羡沉默了片刻道:“你和苏怀清查案打草惊蛇是起因,那些人为了遮掩,干脆将宋家推出去顶罪。”所以才有皇上对宋家的猜疑。

    秦茂行听到宋羡这样说,心中的迷雾又散去了不少。

    这件事真是环环相扣。

    “在北方能够与辽人勾结买卖军备的除了宋家就是横海节度使,”宋羡与秦茂行对视,“宋旻的案子让你们看清楚,至少我没有暗中勾结辽人,于是前来找我求证,想知道买卖军备的是不是宋家?”

    秦茂行以为自己还要费力解释一番,不成想宋羡已经看透。

    宋羡没有给秦茂行想要的答案,墨色的眼眸幽深:“同样的话我也要问你,买卖军备,与萧兴宗来往,背地里推波助澜的人是不是横海节度使?”

    宋羡道:“做事不能妄想,要看证据。你追查军备之事,还没来得及禀告朝廷,就有宋家与辽人私通的传言,真的那么好真相大白,吕延之就不用死了,你们也不必暗中查那么久。”

    秦茂行承认,他就是因此才又有了猜测,难不成这件事与舅舅有关?

    宋羡接着道:“你在横海节度使治下发现了军备和眼线,不能为了给你舅舅开脱,就怀疑宋家。

    宋家能将手伸去你们身边,就不如一并将勾结辽人的罪名压给横海节度使。”

    秦茂行面色更是难看,他不得不承认宋羡说的都很有道理:“眼下还有一桩事,苏怀清的舅父林珝身边的亲信曾去过沧州。

    所以苏怀清才会赶来镇州。”

    秦茂行和苏怀清两个人暗中查案,却查到了自家人头上。

    宋羡想着谢良辰说的那些话,前世秦茂行被自家人所害,苏怀清也死的不明不白,也许真是因为追查这桩案子。

    秦茂行道:“怀清与我只想将一切查清楚,现在怀清来镇州,若是有什么事能交给我去做,宋将军只管开口。”

    宋羡收好面前的公文,他看着秦茂行:“如果林珝再去沧州,你可能查清他与谁有来往?”

    “能,”秦茂行道,“我在沧州有眼线,定能跟得住。”

    宋羡站起身:“那就试一试。”

    ……

    陈家村。

    陈老太太盯着外孙女吃饭:“鸡肉才吃一天就屯住了?”外孙女小口小口地吃着饭,那模样生像是吃了小灶,油水够了,吃什么都没那么香了。

    谢良辰昧着良心,忘记宋羡送来的牛肉汤:“可能是那只母鸡太肥了。”

    陈老太太默默记下,看来还是买肥点的鸡划算。

    吃完了饭,谢良辰与陈子庚一起漱了口,然后一起出了村子。

    陈子庚去东篱先生那里进学,谢良辰要去铁匠铺看她那些炮制药材的宝贝有没有打出来,如果试用起来不好,还要再修改。

    “让你四舅舅一起去,”陈老太太叫来陈咏义,“快要过年了,路上不安生,你多注意着些。”

    谢良辰觉得外祖母不是因为快要过年了,而是怕有些秘密被人察觉,她会有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