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传奇再现〕〔最强钓鱼佬〕〔斗罗:我赋万物魂〕〔漫威里的赛亚人〕〔正义的使命〕〔一世狼王〕〔大英公务员〕〔穿越之重返高中时〕〔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镇国神将〕〔异星智能〕〔斗罗:开局召唤晓〕〔都到三国了,你告〕〔麻衣道祖〕〔我真没想结婚啊〕〔全民兽化:从柳树〕〔皇城金膳斋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好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老太太仔细想想孙儿说的很有道理。

    许汀真道:“良辰说过苏家药铺的几味熟药,与我们做的不相上下。”言下之意如果是苏家的药材,那也能说得通。

    陈子庚道:“所以我们该谢谢宋将军,宋将军是真的为我们着想。”

    陈老太太有些后悔:“事先没有准备,宋将军走得时候,没拿什么东西给将军。”幸好还喝了一碗茶。

    说完陈老太太又仔细回想与苏怀清说过的话,应该没有涉及到那桩案子,这案子没落定之前苏家再来人,她能不见就不见,总之要格外小心。

    谢良辰看一眼窗外,她早有猜测所以苏怀清每句话她都听得仔细,生怕漏掉些什么,苏怀清言语里倒是没有试探,没有问他们什么,而是将知晓的都说出来。

    但苏怀清在这时候回镇州,也不会是偶然,毕竟明年二月他就要进京参加礼部试,其余赶考的生员都在家安心读书,苏怀清却来到了镇州。

    前世她嫁到苏家之后,听苏大太太说过,礼部试之前苏怀清不在京城,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是否跟这桩事有关?

    谢良辰正思量着,闻到一股香气,陈玉儿端着鸡汤进了屋。

    “阿姐快吃些东西,”陈玉儿道,“炖的刚刚好,大娘还在里面放了黄精。”

    “都吃,都吃,”陈老太太道,“杀了最肥的那只鸡,满满的一大锅。”

    记住m.42zw.

    陈老太太早就看明白了,外孙女心里装的人太多,如果不多做些,外孙女不舍得吃。

    谢良辰被那一阵阵的香气熨烫的心里暖暖的。

    外祖母可是吃点肉都会心疼的人,竟然炖了只鸡,还知道放黄精。

    她生了一点小病就这样劳师动众。

    “快吃,”陈老太太道,“做好了就是吃的,都看着做什么?”

    许汀真难得笑一声:“不心疼?”

    陈老太太佯装不在意:“买来就是要吃的,又没有丢,心疼些什么?”不过这鸡是预备过年吃的,过两日她还得再去买两只,越到年底东西越贵。

    陈老太太心窝还是一揪一揪的,不过她强忍着,免得在许先生面前丢了脸面,更何况什么都比不上外孙女身子重要。

    吃过了饭,许汀真要去熟药所,走之前她忍不住问谢良辰:“王俭那些人真的是辽人的奸细?”

    谢良辰摇头:“不知,但听李大人和宋将军的意思,应该差不了。”

    许汀真道:“你们能找到那些木齿也是不易,藏得那么隐蔽,晚一会儿就会被吞进肚子里。

    以后要多加小心,辽人还有那些前朝余孽,惯会算计人,越是光明磊落的人越要吃亏,这世间总是少了些公正。”

    许汀真很少会说这些话,谢良辰道:“先生从前见过辽人和前朝余孽吗?”

    许汀真没有立即摇头而是道:“北方不少战事都是因他们而起,我见得多了,难免心生感慨。”

    谢良辰接着道:“是因为广阳王?”

    听到这个名字,许汀真脸上一闪警惕,目光落在谢良辰脸上,差点脱口而出:你怎么知晓?

    不过话到嘴边,她平复了心情:“为何这样问?”

    谢良辰道:“先生提及过自己的家在广阳王属地,广阳王属地如今被前朝余孽占据,于是猜测先生可能亲身经历过那战事。”

    许汀真长叹一口气:“正是如此,广阳王被辽人和前朝余孽联手算计,属地被攻破,整个广阳王府都被血洗,朝廷兵马迟了几日才赶到,只救回广阳王一个旁系的子弟,前两年还封了他女儿为郡主。

    去年那位郡主到辽州祭拜广阳王,当年从广阳王属地逃出的百姓,不少都去瞧了,我也前去凑了凑热闹。

    那位郡主哭得很厉害,安抚大家说,朝廷会拿回属地,让大家回到家乡。

    不要说那位郡主不可能对广阳王和王妃有什么真情意,就算那些百姓,经过了几次战乱,又过了这么多年,早就被朝廷安置到各地,谁还会想着回家?无非是为朝廷造势罢了,朝廷要征伐前朝余孽,就要多收赋税,四处征兵,说到底都是手段。

    我深入乡野四处行医,看得太多,战乱时满地都是饿死的人,医者又能救多少?要不是遇到了你,这一身医术和炮制药材的法子,我大约都要带入土中了。”

    谢良辰伸手拉住了许汀真:“先生,眼下太平了,以后会越来越好。”

    许汀真道:“但愿吧!”

    许汀真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黑蛋几个人的笑声,几个孩子一手端着鸡汤,一手拿着饼子,吃的高兴。

    陈老太太迎出去道:“慢点吃,有的是,今天都让你们吃饱。”

    许汀真也不禁跟着露出笑容,在陈家村久了她整个人也变得柔软起来,许多从前绝不会说的话,如今也与良辰说了。

    看着陈家村这样,她更愿意相信,将来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

    苏怀清出了陈家村,马不停蹄地向官药局而去。

    “你去找秦将军,”苏怀清吩咐小厮,“与秦将军说,一会儿我要带着药铺管事和掌柜去衙署,顺利的话能与知县大人将整件事说清楚。”

    小厮应声心中有几分不解:“大爷,刚刚我们不是遇到了宋将军吗?大爷为何不将这件事告诉宋将军?”

    苏怀清想到宋羡刚刚的疏离和冷漠。

    “我与宋将军没有交情,”苏怀清道,“我就是个生员,就算有要事禀告,也要先去镇州衙署,即便事关重大,也要衙署官员上报给宋将军。”

    苏怀清与小厮分开行事。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镇州衙署中,正在看手里文书的曲承美听到禀告:“大人,百济堂长孙苏怀清带着药铺的掌柜和管事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官药局的药工。”

    曲承美有些意外:“来做什么?”

    文吏道:“苏生员是来认药的,他怀疑诬陷陈家村用的药材出自苏家,于是将相关人一并带了过来,请大人问审。”

    曲承美奇道:“还有这种事?”最近发生的事,遇到的人,他从前真是闻所未闻。

    曲承美起身去前堂,不忘记吩咐文吏:“去禀告给宋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夜的命名术〕〔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万古神帝〕〔术师手册〕〔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顶级气运,悄悄修〕〔大魏读书人〕〔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修罗场玩家〕〔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