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暧昧高手〕〔弃宇宙〕〔惊!清贫校草是孩〕〔两对家分化成o后[〕〔三伏〕〔钢琴诗人与湖上骑〕〔开局呼风唤雨引来〕〔大玄第一拽探〕〔至尊邪圣〕〔人在斗罗,兼职修〕〔神豪从一双美颜圣〕〔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仙子别闹了〕〔在美漫抽取魔兽争〕〔原神之璃月奉香人〕〔重生:天王巨星〕〔网游之神级超管〕〔超神:我的人生模〕〔帝骑之诸天降临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一十五章 无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羡一路走回城中,他没有去衙署而是直接回到了小院子。

    服侍宋羡梳洗后,常安才轻轻地掩上了门。

    “大爷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坦?”常安手下的人前来询问,大爷平日的习惯,不会这么早安寝。

    常安一眼瞪了过去:“去衙署说一声,那些事留着明日再处置。”

    手下的人还在向屋子里张望,一脸欲言又止。

    “怎么?”常安皱眉道,“大爷忙了这么多天,还不能歇一歇?”

    “能,能。”那人不敢再说别的,一溜烟地跑开。

    常安守在门口,听着屋子里一片静谧,他不由地松了口气,他一直跟在大爷身边,眼看着大爷每天那么忙碌,总是害怕大爷会伤及根本。

    大爷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就连身边人的劝说也一概不听,幸好现在有顾大小姐。

    常安心中暗自思量,等到这些三七茶喝完,他是不是送信给常悦,让常悦提醒顾大小姐再熬茶过来?

    宋羡睡得很安稳,躺在床上不久就进入了梦乡,不知睡了多久,他耳边隐约听到有人说话。

    首发

    那是在宋启正中军帐外,有人在低声议论。

    “大爷才十六岁,让他带着人充当前锋未免太过儿戏,不知为何将军会答应。”

    “你就是榆木脑袋,大爷是将军的嫡长子,对战辽人会增我军士气,再有……便是你我都知晓的……大爷虽然年纪小,但是不怕死,将军还要带着我们攻城,不能出差错,所以他做前锋最好。”

    宋羡知晓那是他第一次请命做前锋时在军中听到的话。

    前锋擅打恶战,有时候还有以身为饵,这是他在军中为自己寻到的位置。

    无需被任何人庇护,只有一往无前。

    就像他第一次看到谢良辰时的情形,她眉眼间的狠厉和果决,让他觉得熟悉,似是瞧见了那时候的他。

    睡意再次袭来,将他裹入更深的梦境中。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再出现景象时,周边一片昏暗,只有浑浊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宋羡感觉到自己被关在木笼子中,木笼浸满了海水,他隐约瞧见了一个身影向他而来。

    受伤的眼睛被咸涩的海水蛰的生疼,但他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人越靠越近。

    终于那身影到了他面前,素白的手一把将他牢牢地握住,拖拽着他,想要将他和沉重的木笼一起向上拉起。

    显然她的力道不够,只能陪着他和木笼一直向下坠去。

    他焦急中就要将那只手甩开,可她五指收拢陷入他指缝中,无论如何也不肯放。

    海水涌入他的鼻子,让他胸口炙闷,几欲晕厥过去,忽然有一道光从头顶落下,那浑浊的海水瞬间变得湛蓝而清澈,眼前的人也愈发清晰。

    那不是一个小孩子,而是个少女。

    一双清亮的眼眸中写满了坚定、冷静和倔强,身上的衣裙笼罩那束阳光下,发着金黄的光晕。

    那是谢良辰。

    他的木笼子忽然被打开,整个人随着她向上游去,周遭的海水不再冰冷刺骨,而是带着一股暖意。

    海面就在他的头顶,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浮出水面,胸口的炙闷也随之荡然无存……

    宋羡忽然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洒入屋中,虽然还没能照在床前,他却感觉到了那抹温暖。

    宋羡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思量着,这抹阳光与梦中的极为相似。

    半晌宋羡起身,可能是因为睡足了觉,格外的神清气爽,他拿起常安早就备好的衣袍穿在身上。

    片刻之后,宋羡从屋中走出来,常安从灶房里端出一碗热好的三七茶。

    “大爷。”

    常安迎上去说话,谁知刚喊了一声,手里的碗就被宋羡接了过去。

    宋羡将三七茶一饮而尽,然后看着常安。

    宋羡道:“兑水了?”

    常安被问得一愣:“没,没有啊。”

    “没那么难喝了,”宋羡道,“准备点饭食带着,跟我去练兵。”

    他早就不需要有人在前面披荆斩棘,在背后支持庇护,他会以他的力量稳住局势,让人不敢轻易觊觎。

    ……

    宋家。

    宋启正从书房中出来,不管是他还是亲信和幕僚,脸上都是疲惫的神情。

    宋旻出事之后,镇国将军府表面上安稳,其实一片混乱,军营中更是人心动荡。

    商量了一夜,众人得到一致的结论,李佑会押解宋旻入京,朝廷还会要求宋启正一并前往,这次入京宋旻的命保不住,宋启正还要说服皇帝相信他对儿子通辽之事一无所知。

    “大爷去了哪里?”宋启正问府中管事。

    管事道:“大爷昨天歇在他自己院子了,今天一早就去了军营练兵。”

    说是练兵,其实就是为了稳住军心,告诉将士无论发生什么事,宋家都会一直留在北疆。

    宋启正看了一眼身边的亲信。

    亲信立即道:“我们也就回营中。”他们能看住将士不去主动向宋羡示好,但谁也不能拦住人心所向。

    人人自危的时候,都怕被扣上通敌的罪名,宋羡却可让他们定心。

    宋羡做的没错,就像每次征战,不用被人提点就能出现在最合适的地方。

    宋启正不能埋怨宋羡,也不能在将士面前质疑宋羡,因为宋羡的举动挑不出错处,不能让宋家内斗祸及他们麾下将士,宋羡做事愈发有章法,不骄不躁,缓缓图之。

    等到亲信和家将离开,宋启正才向内宅里走去,走到荣夫人的院子,主屋里的人影就冲了出来。

    正是面容憔悴,看起来狼狈不堪的荣夫人。

    “老爷,”荣夫人眼睛红肿,她一把拉住了宋启正的手,“怎么样?可商量出救下旻哥儿的对策?

    这次旻哥儿知错了,他再也不敢了,只要能让他活下来,怎么都行,朝廷是打是罚都可以,若是不行,老爷还有赫赫战功,怎么也能换回旻哥儿的性命对不对?”

    宋启正静静地看着荣夫人,半晌他终于开口:“梳洗一下,换件衣服,我带你去牢中看旻哥儿。”

    荣夫人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老爷,妾身就知道老爷一定有法子。”

    宋启正手臂一挥推开荣夫人向前走去,走了几步他又停下脚步:“最后一次。”

    荣夫人的笑容僵在脸上:“老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何是最后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