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用害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羡只觉得那痛觉是如此清晰。

    鼻子一酸,直冲向眼睛。

    在战场上受过许多伤,但没有哪次会突然让他如此清楚的去回想。

    仿佛这伤并不只是在身上,而是在心里。

    让他觉得讶异,有些羞耻,像是猝不及防地丢了颜面。

    宋羡回过神之前,身体又一次习惯地做出了反击。

    他不会在这样的时候让人打到他,特别是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脸上。

    宋羡伸手握住了袭来的拳头,若是换做旁人大约会手臂一沉直接扭过去,但触手那拳头柔软而小巧,他猛然惊觉,随即将扭改成了拉扯,然后松开手。

    “嘭”地一声,谢良辰摔进了不远处的药材堆中。

    宋羡站在那里,失神地看着谢良辰的背影,这次他是真的想要指点谢良辰拳脚功夫,没想会再将她摔出去。

    他这个感觉到危险就做出反击的习惯是早就养成的,因为经常身处险境,不能有一刻放松警惕,程彦昭包括他身边的常安、常悦等人都知晓,不会突然离他过近。

    记住m.42zw.

    上次他会摔谢良辰是因为她偷袭,这次是他走了神。

    宋羡看向那药堆,趴在上面的人没有立即起身,他不由地向前走了两步,完全忘记了上次她的“兵不厌诈”。

    “我不是有意的。”

    话说出来,宋羡一怔,他居然开口解释?

    不知是气氛突然尴尬,还是他意识到自己的失常,宋羡顿时皱起眉头。

    突然的安静,让人急于扭转局势。

    宋羡道:“你委实有些长进,我躲闪不及,不得不出手。”话说出来,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否则如何解释说好了让她双腿双手,却突然伸出手臂阻挡?

    药堆里的人依旧没有动静。

    宋羡接着道:“用不用我拉你起来?”

    “不用麻烦大爷。”谢良辰慢慢地爬起。

    她其实挥出那一拳时,就知道不太好,身体摔出去的瞬间,她怀疑宋羡想起来了。

    但既然做了,她也不害怕,就想要起身面对,突然听到宋羡那句话,于是怔愣在那里。

    不过就是摔了一下,宋羡要指点她拳脚时,她就有所准备,而且这次摔的力道比上次要轻了许多。

    没料想宋羡还会做一番解释,一时半刻没有回过神来,干脆听宋羡将话说完。

    宋羡眼看着谢良辰起身,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然后她伸手从药材堆里拖拽出一个破布袋子。

    谢良辰递到宋羡面前:“今天我瞧见外祖母与舅母偷偷摸摸的说话,知晓她们肯定又藏了糠皮和瓷土,我在灶房里没找见,摔倒的时候恰好摸到了。”

    宋羡气结,所以她没有立即起身,只是在摸那布袋子,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幸好谢良辰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

    明明松了口气却心中隐隐又有些不快。

    不过转瞬之间,宋羡恢复常态:“瓷土?陈家村不是不缺米粮了?为何还要藏糠皮、瓷土?”

    “习惯了,”谢良辰道,“饿了好多年,总怕突然有一天闹灾荒,有再多粮食也不够用,又怕冬日里有大雪,到时候就会有流民和贼匪,这些糠皮我也不会丢掉,就是先藏起来。

    毕竟糠皮还是能果腹的,但不能交到外祖母手里,免得外祖母早早就开始做打算。”

    宋羡听着这话,想起前世时北方的疫症:“再过半个月,天就彻底冷了,城中会开设粥厂,衙署也会分发些粗粮。”

    谢良辰笑道:“大爷戍守镇州果然不一样。”前世宋羡去西北戍边,镇州在宋启正手中不是这般模样。

    明知她在故意说好话,宋羡皱起的眉毛却舒展了些,想到今天祖母的欢喜,他道:“祖母有你陪着说话,心中难得舒畅。”

    谢良辰道:“老太太送给我不少点心,陈家村的孩子们都尝了,一个个都让我替他们感谢老太太。”

    宋羡道:“前世……我祖母不久就过世了,如今希望她能身子康健。”

    谢良辰道:“这次大人是不是请了有名的郎中去给老太太看脉?”今天去宋家时,她也仔细看了看宋老太太,虽然她不擅长切脉,但总觉得老太太的病症不在身上,而是在心里。

    宋羡颔首:“许先生医术了得,改日我来请许先生上门为祖母诊脉。”

    谢良辰再次应声。

    说完这些,突然就不知晓再说些什么,谢良辰正想着要不要提及防范疫症之事,可是做成药之事她还没来得及向许先生提及。不知能不能做出来,现在告诉宋羡未免太早了些。

    迟疑间,就这样断了话题。

    静谧了许久,谢良辰以为宋羡该走了,却没想到宋羡突然道:“觉得苦吗?”

    谢良辰抬眼向宋羡看去:“大爷说的是在陈家村?”

    宋羡点头:“前世你虽然嫁去了苏家,但衣食住行总比在这里要好得多,至少不用去藏糠皮。”

    谢良辰没有迟疑:“能在这里与外祖母和阿弟在一起,比什么都好,就算前世在苏家一生锦衣玉食,也不及在这里一日。

    说到这个,还要多谢大爷,如果没有大爷,我可能不会回到这里,我不是在解释……那桩事委实说不清楚,不论如何,我记得当年自己说过的话,会报答大爷。”

    到现在谢良辰也不知道,重活一世到底是因为她还是宋羡,不过为了避免宋羡以为她想要为自己开脱,先要说清楚。

    不知是因为哪句话,宋羡不但没有怪罪,反而有些愉悦。

    宋羡与谢良辰四目相对:“你也不用如此小心翼翼,只要你不会做有害我之事,我就不会取你性命,更不会牵累你身边人。”

    少女清亮的眼眸中映着皎皎月光。

    “怎么?”宋羡道,“不信我说的话?”

    “信,”谢良辰向宋羡行礼,“多谢大爷。”

    宋羡挪开视线:“陈家村若是有什么难事,也可以让常悦来寻我,这些日子我会在镇州和祁州。”

    风略微有些凉。

    宋羡道:“回去吧!”说完他转身向外走去。

    看着宋羡离去的方向,谢良辰也是许久才想明白,或许是宋老太太在宋羡面前为她说了话,所以宋羡愿意对她多些信任?

    债主从凶神恶煞变成和颜悦色,自然对她是件好事。

    宋羡一路走出陈家村,常安忙牵马过来。

    不知为何宋羡不想骑马,吩咐道:“走几步。”

    常安迎着北风,刚张嘴就被灌了一肚子,这样的天气,委实不适合“走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