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暧昧高手〕〔弃宇宙〕〔惊!清贫校草是孩〕〔两对家分化成o后[〕〔三伏〕〔钢琴诗人与湖上骑〕〔开局呼风唤雨引来〕〔大玄第一拽探〕〔至尊邪圣〕〔人在斗罗,兼职修〕〔神豪从一双美颜圣〕〔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仙子别闹了〕〔在美漫抽取魔兽争〕〔原神之璃月奉香人〕〔重生:天王巨星〕〔网游之神级超管〕〔超神:我的人生模〕〔帝骑之诸天降临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一十三章 距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遇良辰正文卷第一百一十三章距离谢良辰收拾好东西从织房里出来,一眼就瞧见了带着人赶过来的田卉珍。

    田卉珍笑着道:“我听陈阿叔说,你们要买羊毛,刚好我家认识一个商队,他们从霸州收了一些毛皮,羊毛没有王家的好,但是价钱不贵,就让人带过来一些给你瞧瞧。”

    田卉珍说着让家中的伙计将羊毛搬进织房。

    田卉珍是个心思细腻的人,知晓陈家村现在需要什么样的羊毛,不用太好的,只要能保暖即可。

    谢良辰看过羊毛,向那商队买了五十斤。

    田卉珍瞧着谢良辰手中的账目,从前她以为父亲养着一支商队就很是不易,可跟谢良辰要支撑整个陈家村来说,委实算不上什么,这样一想,就连平日里打点家中事务也不觉得累了。

    她也向良辰学会了未雨绸缪,也为商队中的伙计买了些羊毛和布帛,又买了羊皮准备给父亲做软甲,剩下的皮料刚好给陈子庚做双靴子,当然这些田卉珍不会事先与良辰说,就当她送给庚哥儿的年礼。

    “田大伯什么时候回来?”

    谢良辰与田卉珍边说边向村口走去,往常时候她会留下田卉珍多说说话,可天色已晚,田卉珍还要赶回田家,她也就不做挽留。

    田卉珍道:“昨天我收到了父亲的家书,要下个月初才能回到镇州。”

    谢良辰颔首:“让田大伯不要再晚了,今年冬天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下大雪。”

    首发

    田卉珍应声又想起来:“你最近还在练拳脚和射箭吧?过两天我来找你,看看你又长进了多少。”

    田卉珍上次侥幸赢了谢良辰,不过她可不敢松懈,每天都向商队中的叔伯请教,那些叔伯曾做过镖局的趟子手,手下很是有一番功夫。

    她跟叔伯多学些,不求能够一直赢过良辰,在切磋时或许能够给良辰启发,再不济她们两个总是打着玩闹,将来良辰愈发厉害,她不能差得太多。

    田卉珍道:“早知道我应该留下,至少见见宋将军。”

    谢良辰不禁心中一惊,田卉珍这话乍听过去,还以为她知晓今晚宋羡回来,不过亏她很快想了明白,田卉珍指的是宋家来陈家村用饭那日。

    田卉珍压低声音问谢良辰:“宋将军有外面传言的那么骇人吗?”

    谢良辰摇了摇头:“没有,宋将军还教我阿弟和村中的孩子们射箭。”晚上还要指点她拳脚。

    田卉珍为谢良辰担忧:“从前我父亲向宋家军中送货时,听镇国将军手下的将领说,宋将军喜怒无常,经常无端杀人,现在看来倒不像是那般,宋将军为镇州做了不少好事。

    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究竟是民不与官斗,这次陈家村差点被当做私通辽人的奸细,可将我吓坏了,幸好李佑大人明察秋毫,陈家村才安然无恙。

    我知道你待人好,宋将军帮过陈家村,你心中惦念着,总想要回报……可还是要为自己多做打算,不要搅进争斗之中,真的出了差错,就会有危险。”

    田卉珍拉着谢良辰的手紧了紧,陈家村这次出事真的将她吓坏了,这次过来就是要给谢良辰提个醒。

    “我也知道你这样聪明比我想的周全,”田卉珍道,“但怕你当局者迷……不管你爱不爱听我都要说。”

    “知道了。”谢良辰忍不住笑出声,她知道田卉珍是一心为她好,但是她与债主的关系却不能与田卉珍说清楚。

    送走了田卉珍,谢良辰才回到陈老太太的院子里。

    陈老太太坐在桌边纳鞋底,瞧见了谢良辰这才倒了一碗水放到外孙女旁边:“不要太辛苦,手里的活计不是一日半日就能做完的。”

    谢良辰点头看向坐在旁边算账目的陈子庚:“刚买了五十斤羊毛,一斤一贯十文,要好好记上。”

    陈老太太瞪圆了眼睛,伸出手在谢良辰眼前挥了挥,外孙女不是在说梦话吧?人在家中坐,怎么就能买五十斤羊毛?做梦还惦记着花钱呐?

    ……

    宋羡来到陈家村时,就瞧见一个人影在灶房里晃动,他皱眉正要去看清楚,那人影侧过脸。

    月光照在她绰约的身影上,虽然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宋羡认出来那是谢良辰。

    偷偷摸摸在自家灶房中翻找什么?

    宋羡站在墙角的阴暗里,看着谢良辰在灶房晃悠。

    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她鬼鬼祟祟的模样,委实乏味的很,不过宋羡站在那里良久,直到谢良辰走出灶房。

    “在灶房藏了厨娘?”

    一道声音传来,谢良辰打了个冷颤,她转头看去,瞧见了宋羡向这边走来,他那高大的身影仿佛能将头顶那抹月光遮住。

    谢良辰就要上前行礼。

    宋羡道:“做毛织物要假手别人,每次做饭食是不是也要带个厨娘偷偷帮忙?”

    谢良辰一眨不眨地望着宋羡,所以她与宋老太太说的话他都听见了?既然这话都听到了,那么后来……

    宋羡接着道:“如果不去给我祖母做饭食,我就将你绑着关起来?”

    谢良辰就知道今晚不简单,没料到宋将军心眼这般小。

    谢良辰道:“将军没这样说过,我是哄老太太欢喜的。”宋羡是没要挟关她,却说过要杀了她。

    “想得美,”宋羡声音冷淡,“让你白吃粮食?那是谁欠谁的债?”

    宋将军这冷冰冰的话……不知为何让谢良辰想笑,但她竭力忍住了,她板着脸郑重地道:“大爷说的是,下次我不会乱说了。”

    宋羡乜着她,话说的柔顺,不乱说,就是不哄祖母了?她不会想不到,这是故意在堵他的嘴。

    “准备好了?”宋羡看了看院子里空旷的一角。

    让他看看她拳脚功夫有没有嘴皮子长进的快。

    谢良辰整理好衣裙,快步走了过去。

    依旧是宋羡让她双手、双脚,只站在原地躲避。

    不过这次她也没有轻易就被闪得摔跤,持续的时间比第一次长了不少。

    宋羡颇有些意外,上次吃过的亏,她倒是都记得清清楚楚,不再轻易攻他下盘,而是认认真真地向他出拳,仿佛将他当成了一根木桩。

    从未做过人棍的宋羡,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一拳从他的脸颊擦过,因为剧烈活动,她的气息略微急促,月光下微风吹过她垂下的发丝,从她的脸颊上掠过。

    仿佛一滴水落入他的心湖中,微微泛起了波澜,只不过并非什么美好的情景,而是……

    宋羡下意识地感觉到鼻子一酸,仿佛那拳头已经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7017k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