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零七章 周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汀真仔细想了想:“我还是给将军看看旧伤处。”

    宋羡应声,不过迟迟没有动手解衣袍。

    屋子里突然安静下来,谢良辰才从思量中回过神,意识到许先生要给宋羡看伤,她站起身走了出去,还施施然地伸手关好了门。

    宋羡看着那抹身影离开,嘴角差点微微翘起,他还以为她要留下。

    刚回到这里时,她似是说过,将来会学医术,做一个对他有用之人,这话看来只是说说罢了。

    等宋羡除去了衣袍,许汀真便瞧见宋羡肩胛上的一块狰狞的疤痕。

    许汀真道:“怎么伤的?”

    宋羡淡淡地道:“长枪穿透了。”

    许汀真点点头:“伤时断了筋骨,日后愈合了也会留疾。”镇州现在是宋羡戍守,就算在坊间也能听到有关宋羡的传闻。

    许汀真道:“是易州那次?”

    宋羡颔首。

    记住m.42zw.

    宋羡为夺回易州城,以一敌百,城下血肉横飞,战后双方足足花了三天时间收殓尸身。

    不过易州那一战该不是宋羡说的少时。

    许汀真挪开目光,向宋羡肩后看去,果然发现一条长长的伤痕由肩膀一直往下蔓延,仿佛要将整个右肩削掉。

    这伤显然更重一些。

    如今宋羡不过二十岁左右,光是右肩就伤痕密布,怪不得她会发现异样。

    许汀真示意宋羡将衣袍整理好。

    许汀真道:“宋将军旧疾不能大意,我的恩师曾传过针法和外用豕膏,将军常用用对这伤患自有好处。”

    宋羡看着许汀真道谢:“劳烦先生了。”

    许汀真道:“等我将药做出来,再让人送给将军。”

    诊完了脉,宋羡走出屋子,带着陈子庚等人去空地练箭,谢良辰进门收拾药箱。

    “先生,”谢良辰低声询问,“宋将军的伤很重?”

    许汀真坐在椅子上,面对自己的徒儿,自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不过她没有直接回答谢良辰的话,而是道:“那老东西恐怕又要失望了。”

    能让许先生成为“老东西”的人,也就只有东篱先生。

    许汀真看向不明就里的谢良辰:“从脉象上看,他气机郁滞,时间久了必然气血不畅,再加上伤疾缠身,别看现在还能带兵征战,过了三十五岁,那条右臂也就只有握箸的力气。”

    许汀真没有继续说下去,谢良辰却听得很明白。

    谢良辰道:“现在先生诊出了病症,早些医治是否就能痊愈?”

    许汀真摇了摇头:“郁滞不解,日日征战,再多药石也是治标不治本。”

    说完这话,许汀真叹口气:“这就是各人皆有各人的命数吧!我会做些豕膏,到时候你拿给宋将军,平日里多用用,至少能缓解不适。”

    许汀真闭上眼睛,东篱总在她面前提及宋羡,他看好的人,可惜身子不怎么样,这样的人就算再厉害,只怕也无法做到东篱想要看到的那一步。

    谢良辰服侍着许汀真歇下,这才走出了屋子。

    陈老太太带着几个妇人已经将碗筷收拾好,陈老太太看着剩下的饭菜,都不是辰丫头做的。

    做饭太好吃也不是什么好事,委实费粮食。

    不过也幸亏辰丫头今日下厨,否则要请宋将军吃些什么?他们做的那些粗食?

    陈老太太眼看着谢良辰又要走进灶房,自然而然地道:“好了,别进来了,都收拾好了,你去前面看他们射箭吧!明日的饭食我来做,你还是跟着许先生去熟药所。”

    总算将外孙女撵走了,陈老太太看了一圈灶房。

    什么都没了。

    油要买了,杂粮也要买了,若是有多余的银钱还要置办些肉。

    “祖母。”谢良辰的声音从陈老太太背后响起来。

    陈老太太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外孙女怎么又回来了。

    谢良辰站在泥炉旁开始生火。

    陈老太太警觉地道:“你又要做什么?”

    谢良辰手脚麻利:“做个三七茶,一会儿给宋将军带回去。”

    原来是做给宋将军喝的,陈老太太看了看外面:“是许先生看出了病症?”

    谢良辰颔首:“许先生说,宋将军有些旧疾需要调理。”

    “那可不能大意,”陈老太太道,“宋将军年纪轻轻,将来还有大好的前程,什么都没有身子骨重要。”

    谢良辰觉得外祖母这话很有道理:“我觉得等开春,我们要重新砌灶,去铁匠铺买一口大锅,这样就能一下子炖更多的东西。”

    陈老太太转身怒目相视,怎么这么大的锅还不够折腾?

    谢良辰道:“总得给灶王爷挪个新家是不是?祖母说身子骨最重要,怎么才能让身子好起来,首先就要吃的好。”

    陈老太太丢下手里的东西,快步向外走去,她可不能听外孙女那些话,免得一不留神就上了贼船点了头。

    她算是看出来了,天有多大,她外孙女的心就有多大,永远看不到头。

    宋羡带着陈子庚一群人射箭回来,谢良辰已经在院子里等候。

    “将军,喝点茶吧!”

    时辰不早了,喝杯茶润润嗓子,宋羡也该离开了,他伸手端起茶,碗刚凑到了唇边,他就闻到了淡淡的药味儿。

    宋羡立即看向旁边一脸笑容的谢良辰。

    “将军,这是三七茶,”谢良辰道,“不苦,就是稍稍有些酸。”

    如果他不喝,倒像是怕苦怕酸似的。宋羡思量片刻,再次将碗端起来。

    一口进嘴,他立即皱眉,这哪里是稍稍有些酸,是格外的酸,不知道里面放了些什么。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宋羡还是一饮而尽。

    谢良辰很是满意,接着道:“我煮了一些,给宋将军带上,眼下天冷不会放坏,将军分两日喝光即可,喝之前要先热一热。”

    宋羡就要拒绝,谢良辰接着道:“我们家中没有蔗浆,宋将军觉得酸,可以让人放些蔗浆在其中。”

    宋羡抬起头看向那面若桃花的少女,轻飘飘的几句话将他的退路全都怼了回去。

    四目相对,谢良辰提起手中的瓦罐,摆在了宋羡面前的桌子上。

    宋羡吩咐常安:“拿着吧!”

    常安应声:“劳烦谢大小姐了。”

    谢良辰叮嘱道:“这是上好的三七,这茶饮的方子也难得。”

    常安心领神会:“大小姐放心,我定会热给大爷喝。”

    宋羡站起身向陈老太太、陈咏胜告辞:“叨扰了,改日再来看老太太。”

    陈老太太忙道:“将军千万莫要这样说,将军能来陈家村,我们欢喜还来不及,能留将军在此吃顿饭,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将军若是得空,定要常常过来。”

    几个人说着话向外走去,谢良辰本想跟在外祖母身后,却在出村之前与宋羡四目相对。

    宋羡这是有话要与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