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一百章 救不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启正不敢相信,他上前几步一把拎起了地上的常山,想要审问常山是不是受了宋羡指使。

    宋启正与常山对视片刻,他没有再开口。常山的模样不像是在撒谎,他隐约记得宋旻从矿山回到宋家之后,常山离开了几日。

    思量到这里,宋启正忽然感觉到愤怒和恐惧,他无力地松开了手,将常山丢回了地上。

    半晌,宋启正才从接二连三的打击中冷静下来,他转过头去寻乔副将,当时说宋羡从拒马河偷运战马的人就是乔副将。

    宋启正的目光掠过身边人,本来跟在他身后的乔副将不知道去了哪里。

    “父亲,”宋裕面色苍白,也是刚刚才回过神,“这……不是真的吧?三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宋启正没有回答宋裕的话,反而道:“乔副将在哪里?”

    宋裕忙转头去寻找:“就在……”身后的人影中却不见乔副将。

    宋启正感觉到胸口有一团滚热的气息直冲入头,乔副将心里没鬼的话为何会悄悄离开?

    宋启正吩咐亲信:“去将乔副将找到,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将他带过来见我。”

    亲信应声,忙纵马向后寻去。

    首发

    听着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远,宋启正抬起眼睛向前看去,他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他应该去几处军营中拦住宋旻调动的人马。

    不过他转念就放弃了,既然宋羡带兵前去,就已经来不及了。

    找到不到乔副将,宋启正也不能等在这里,眼下可能会有兵乱,在闹出更大的麻烦之前,他应该去平复此事。

    宋启正转身利落地翻身上马,他命人带上常山,一行人继续往前。

    马蹄在官路上奔驰。

    宋启正远远地瞧见官路上,几个身影迎面而来。

    为首的那个正是宋旻。

    宋旻看到了宋启正,他眼睛一亮仿佛瞧见了希望。

    “父亲,父亲。”宋旻人没到,已经仓皇地喊叫起来。

    马匹到了跟前,宋旻踉踉跄跄地从马背上滑下来,连滚带爬地到了宋启正面前。

    “父亲。”

    宋启正勒住马,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宋旻扑到宋启正马前,一把扯住了宋启正的衣袍。

    “父亲,”宋旻声音沙哑,“宋羡要杀我,宋羡带兵要杀我,您快点……宋羡就在后面,他……”

    宋旻说到这里,忽然看见了满身是血的常山,他的脸色不禁一变,下意识地松开了握着宋启正的手。

    宋启正将宋旻的举动看在眼中,仿佛有一根针深深地刺入了他本就发疼的胸口。

    宋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常,他立即遮掩住惊诧、恐惧的面容,他又看向宋启正试图继续劝说:“父亲……宋羡杀了我身边的人,他……”

    父子两个人的目光再次相接,宋旻从宋启正眼睛中看到了失望和愤怒,还有掩不住的悲伤。

    那悲伤的目光让宋旻忽然毛骨悚然。

    宋启正终于开口:“是谁让你去军营调兵的?”

    宋旻浑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他脚下一软向后退了一步,幸好宋裕上前扶住了他。

    “三弟,”宋裕急切地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常山都说了,真的是你……”

    宋旻攥紧的拳头颤抖起来,他那双通红的眼睛中满是哀求和恳切:“父亲,是宋羡要杀我,他要杀我,都是他嫁祸给我的,是他在算计我,父亲您要相信我。”

    宋启正并没有动容,他依旧审视着宋旻:“你大哥没有私通辽人,一切都是你暗中安排的。你大哥将你送入牢中,你心生怨恨,于是与乔副将勾结,从辽人那里买来了战马,嫁祸给你大哥。

    你是如何与辽人来往的?”

    宋旻摇头:“不是,与我无关,父亲您不要听乔副将乱说,乔副将定是宋羡的人,父亲只要拿下宋羡,就都清楚了。”

    宋启正没有说话,宋旻接着道:“军营那些将士,见到父亲调兵的令牌依旧不为所动,他们都听宋羡的,父亲……”

    宋旻说到这里,咬了咬牙:“父亲,您若是再不阻止,宋家军都会投靠宋羡,宋羡早晚会向您动手,只要解决了宋羡,北方就安定了,父亲也会坐上节度使之位,父亲知道母亲、二哥和我都一心为您着想,我们是一家人……”

    宋旻相信只要说服了宋启正,宋启正动手帮忙,不管眼下情形如何都能逆转,这是宋旻最后的依仗。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破空之声响起,紧接着宋旻脸颊上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疼痛。

    宋启正手中的鞭子结结实实地抽在了宋旻脸上。

    宋旻捂住脸,愣在那里片刻,表情略微扭曲:“父亲还要护着他?我被他害成这样父亲看不到吗?二哥和我为何会落入辽人之手,是谁向辽人通风报信,父亲也不清楚?若是父亲早些主持大局,怎么会有如今的局面?

    难道在父亲心中只有宋羡一个嫡长子?”

    宋启正没有回答宋旻的话,他加重了语气:“除了擅自调兵,与乔副将勾结陷害你大哥,你还做了些什么?还有谁与你一起行事?你母亲知不知晓你的作为?”他本期望宋旻能够否认,拿出反驳他的证据,可惜当他说出乔副将的那一刻,宋旻就似认下了罪名。

    宋启正怎么也没料到宋旻不但没有受到教训,而且犯下了更大的过错。

    这次不是关在大牢里几日,去做几天劳役就能过去的。

    无论是私通辽人,还是陷害朝廷命官、偷拿令牌调动兵马都是死罪。

    他的儿子私通了辽人没错,只不过不是宋羡而是宋旻,他一直信任的宋旻。

    “父亲,您救救三弟,”宋裕忽然上前拉住了宋启正,“三弟会这样做也是事出有因,这桩事您想个法子遮掩过去……”

    宋启正听到了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响,他抬起头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宋羡和殿前指挥使的大旗。

    宋启正耳边一阵嗡鸣声,强撑着才没有从马背上掉下来。

    宋羡说奉朝廷旨意捉拿叛贼是真的,若是没有旨意,宋羡绝不敢私造殿前指挥使大旗。

    李佑应该赶回了北方,说不定正在赶过来。

    宋启正低下头去看宋旻,一股热流冲上他的喉咙,他勉强咽下去。

    宋旻将他自己送上了死路,谁也救不了了。

    宋启正眼睛一阵酸疼,他开口道:“将宋旻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