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八十二章 安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茂行提及宋羡,脸上的神情变得郑重。

    他与宋羡在战场上遇见过:“宋羡治下很严,打了不少胜仗,不过也心狠手辣,不讲半点情面。

    作为大齐的将领没什么可说的,我与他没有多少私交,不知晓他真正的脾性如何……”

    秦茂行说到这里眉头紧锁,一副不愿意多言的模样。

    苏怀清看出蹊跷:“发生过什么事?”

    秦茂行道:“去年我们这边的人奉命给宋羡送军资,军资晚到了一日,押运官被宋羡斩了。”

    那押运官与他相熟,在舅舅帐中多年,临走之前我还与他说好,等他押送军资回来一起吃酒,没想到他会死在宋羡手中。

    听舅舅说,押运官没做错什么事,路上遇到了一群贼匪,为了不丢军资,他们也是浴血奋战,虽然迟了一日,但军资没有半点损失。

    若舅舅是主将,顶多就是责罚绝不会杀人,就因为宋羡知晓押运官乃是舅舅身边的得力副将,为了激怒舅舅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只要舅舅沉不住气前去寻宋羡,宋羡就可以借故向朝廷告舅舅一状。

    秦茂行接着道:“那时我舅舅在拒马河打了败仗,皇上下奏折责问,舅舅不能再犯错,否则横海节度使之位不保,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拦下了舅舅。

    一秒记住.42zw.

    宋羡这些年没少立下战功,但为了壮大他自己,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秦茂行道:“宋羡可是连亲生父亲的军功和兵马都会抢夺,能是什么善类?”

    苏怀清沉默不语。

    秦茂行接着道:“这样的人会突然关切民众,扶持陈家村?我这边听到的消息,都说宋羡是为了接管镇州,故意做给李佑看的。”

    苏怀清依旧没有言语,秦茂行拿不准苏怀清的意思。

    苏怀清半晌才道:“你是想问我谢大小姐到底懂不懂药材?会不会熟药?”

    如果谢大小姐不会,就可以肯定是宋羡背地里在动手脚。

    秦茂行颔首。

    苏怀清抬起头,整个人看起来依旧温润:“我不知。”

    秦茂行皱起眉头:“我们在京中打听到消息,说宋家与辽人勾结,若通敌之人是宋羡,那别说陈家村,整个北疆可都身处险境之中。”

    苏怀清抬头看向秦茂行:“恒海节度使怀疑宋羡?”

    既然被苏怀清猜中,秦茂行也就不加隐瞒:“我父亲得到消息,辽人那边有所动作,边疆有人偷运马匹和毛皮。

    战马不用说了,毛皮也是必不可少的军资,宋羡会不会想要壮大兵马,不惜与辽人暗中勾结?”

    苏怀清摇头:“不知晓,还要看看再说。”

    秦茂行知晓苏怀清的性子,这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对,应该说不见兔子不撒鹰……也不是,反正就是人太正,没有确切证据不会随便怀疑人。

    苏怀清道:“换做旁人也许可以猜疑,但是放在北方的驻边将领就要更加谨慎,大齐为了稳固北方付出太多,辽人才退兵不久,北方有这样的传言,应当不是巧合,更像是有人觊觎义武节度使之位,故意暗算宋家。

    既然我们从京城回到沧州,就是想要弄清楚,何必这样急着下结论?”

    秦茂行被苏怀清这样一说,人也冷静下来,片刻后他略带警惕地望着苏怀清:“你该不会怀疑我舅舅吧?”

    苏怀清从旁边拿出棋盘放在桌上:“没有证据,不应该轻易怀疑任何人,镇州不是已经有了动静?何妨看一看?你想知道陈家村到底会不会熟药,只要让眼线打听消息就是。

    至于谢大小姐,她是我找到带回镇州的,她的义父义母的确通医理,她也是个良善的人,为了救人只身上山采药。

    陈家村让田家商队卖的那些药材我看过,有些就经过了简单的炮制,这也是陈家村的一个试探,从那时候起陈家村就想过要炮制药材。

    你说陈家村建了熟药所,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完这些苏怀清让秦茂行先落下黑子,两个人走了几步棋,苏怀清才道:“陈家村是有人指点他们卖药,熟药,这个人是谢大小姐还是谁,我就不得而知了,等解决完你这边的事,或许就清楚了。”

    秦茂行终于被苏怀清劝服了,他本是个急性子,遇到苏怀清之后,脾气倒是被理顺了些。

    “对了,”秦茂行道,“你可还要迎娶那位谢大小姐?”

    苏怀清从棋篓里夹了一枚白棋,左手拢住袖子,将棋子落于棋盘上:“听谢家的。”

    ……

    陈家村。

    谢良辰整日都在熟药所中忙碌,鲜少从里面出来。

    陈老太太看着外孙女从早忙到晚,不禁心疼,总会留在熟药所等外孙女一起回家。

    “外祖母。”

    陈老太太小解回来就听到谢良辰叫她。

    “怎么辰丫头?”陈老太太回过去。

    谢良辰道:“您是不是又把毛袜子脱了?”

    这丫头眼睛可真尖,每次她脱袜子都能被发现:“穿着呢。”不过就穿了一只,这样轮换着穿,袜子就能坏的慢些。

    “不可能,”谢良辰笃定地道,“快回家穿好再来,脚上冷了,净房都去的多了。”

    陈老太太年纪大了,却还是被说得脸红,外孙女的嘴真是没个把门的,让人听到可如何得了?

    陈老太太不得不佝偻着身子回去了,陈家村穿上毛织物的就她一个,想想怪不好意思的,这东西可要卖不少银钱呢,她都恨不得脱下来拿去市集,换点外孙女爱吃的肉回来。

    外孙女说的肉臊子饭只吃了一次,毛织物赚的银钱,不够填补熟药所的,熟药所里又是买醋,又是买酒,银钱花进去就出不来,比她裤腰的钱袋子可紧多了。

    再这样下去连买毛织物的银钱都没了。

    陈老太太正思量着,就瞧见村口停着骡子车,王掌柜从车上跳下,快步迎上来

    “老太太,”王俭向陈老太太行礼,“我送羊毛来。”

    陈老太太一怔:“我们没买羊毛啊。”

    王俭脸上满是笑容:“我听说村中的毛织物都卖的差不多了,知晓这两日你们又要买羊毛,于是自作主张送了过来。”

    陈老太太摇摇手,脸上一闪失落:“劳烦王掌柜了,您将羊毛带回去吧,我们怕是不能买了。”

    王俭脸色一变:“这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