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八十章 讶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俭将羊毛卸下,又与陈咏胜一起说了会儿话,这才离开了陈家村。

    清洗羊毛之前,谢良辰先要仔细查看一番。

    看到谢良辰捻着羊毛一直没有说话,陈咏胜急着开口道:“是不是有什么差错?”

    谢良辰道:“看起来与之前的没什么两样。”说着她从几个袋子中各取些放在布包中,每次只要王俭来卖羊毛,她都会拿一些留存。

    陈子庚道:“我去请孙阿爷。”

    孙阿爷就在离陈家村三里地的孙家村,孙家村的孙江、孙方也是伤兵归乡的,纸坊生意时孙家村的村民就被陈咏胜等人带着采药,后来为了收药材孙江带着村民还去了祁州的村子。

    孙家村的村民因此赚了不少银钱,这次的毛织物,孙家村也做的很多,两个村子走动也愈发多起来。

    孙阿爷祖上曾做过毛皮生意,认识的毛皮比寻常人都多,但凡要买进毛皮,谢良辰都会向孙阿爷请教。

    王俭的生意,谢良辰格外小心,所以每次都会让孙阿爷前来长眼。

    虽然谢良辰没看出什么问题,但陈子庚去请孙阿爷她也没有阻止,一来多一个人看看更妥当,二来她也能证实自己看得到底准不准。

    陈子庚跑腿的功夫,陈咏胜将王俭说的话都告诉了谢良辰。

    一秒记住.42zw.

    陈咏胜道:“你是怕王俭会动什么手脚?”

    谢良辰颔首。

    谢良辰对王俭的态度让陈咏胜更添了紧张:“你若是觉得王俭不妥当,我们就多向其他人收皮毛。”

    她与宋羡商议的事不能向陈咏胜透露,但有些话还是要提点陈咏胜。

    谢良辰道:“二舅舅知晓榷场吗?”

    陈咏胜点头:“北疆安定的时候,曾在镇州设过榷场。”

    谢良辰接着道:“榷场互市时,我们与辽国买卖什么货物?”

    陈咏胜毕竟去过军中,被谢良辰一提点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谢良辰接着道:“辽国卖的货物马匹、毛皮居多,现在没有了榷场,私自与辽人做生意,那是死罪。所以涉及毛皮生意,弄清楚毛皮的来处总是没错。”

    陈咏胜望着谢良辰:“你怎么会知晓这些?”

    谢良辰道:“去买皮毛时打听的消息,不弄清楚其中来龙去脉不敢做这样的买卖。”

    陈咏胜经历了药材生意,还以为自己知晓的已经不少,看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做买卖并不比在军中轻松,日后他是断不能放松警惕。

    陈咏胜思量片刻道:“那我们熟药所的药材不能卖给王俭,辽国缺少南方的药材,更却炮制好的药材。

    你说到榷场,再想想这皮毛换药材,怎么都觉得不踏实,下次王俭再说,我就一口回绝了他。”

    谢良辰道:“不一定要回绝。”

    陈咏胜等着谢良辰的下文。

    谢良辰道:“我们发现了蹊跷,可以早些禀告衙门,买卖做大了不免要遇到这样的事,不能总是一味的躲避。

    王俭若真的是来害陈家村的,我们这样做,让王俭那些人知晓陈家村不是软柿子。”

    不管是药材生意,还是熟药所,早就不是集市上卖卖杂货,能够经受得住考验,才能带着陈家村真正向前迈一步。

    陈咏胜半晌才将前前后后捋清楚,就像辰丫头说的,这对陈家村的确是个考验,有这样的危险,他们才能想得更周全。

    “丫头,你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陈咏胜道,“怪不得你舅舅总说,人与人不同,见到你,我才知这话说的没错。”

    陈子庚将孙阿爷带过来看了羊毛,孙阿爷确定眼前的羊毛与之前送来的没有差别,陈咏胜才算松了口气,他特意多问了几句有关皮毛的问题,天将黑了陈咏胜才亲自将孙阿爷送回孙家村。

    谢良辰和陈子庚回到家中。

    陈子庚进了院子就拿起了弓箭。

    谢良辰心中一动:“宋将军教了你射箭,可有什么与二舅教的不同?”

    陈子庚颔首:“宋将军说,我现在箭法练得不纯熟,在家中练习射箭也就罢了,若是前去山中,只要用五分的精神。”

    谢良辰听到这话略感意外:“为何?”

    陈子庚将弓拉开,仔细看着手中的箭矢:“宋将军说我刚刚用弓箭,无法兼顾周围的情形,若是将精神都放在箭矢上,身边若是有危险也不能察觉。我们这里山虽然不大,却依旧会有狼和人熊。

    这就是为何《说苑》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陈子庚一箭射出去,忙着去将箭捡回来接着练:“我还问宋将军,打仗的时候弓箭手也是如此吗?

    宋将军说,能上战场的弓箭手已经练得纯熟,且还有同袍护卫,不过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到了要搏命的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但命只有一条,除非没了选择,否则不要似莽夫般动辄搏命。

    我又问宋将军,那他有几次在战场上豁出性命。

    宋将军说,记不清了。”

    陈子庚说完这些,转头去看谢良辰:“阿姐,你觉得宋将军说的对吗?”

    陡然被阿弟澄明的目光一看,谢良辰目光竟略微闪躲,明明她防备宋羡没有错,可被阿弟这一番话说完之后,心中略有些怪异的情绪,就像她是小人之心……

    但她依旧觉得自己没错,但也感谢宋羡能这般教阿弟。

    “对,”谢良辰道,“你还小,将来有机会与村中人去山中射猎,也要保证自己的平安。”

    陈子庚道:“我还说想要去军中呢,不过宋羡将军说,我尚小,现在应该听外祖母和阿姐的话。

    阿姐可知道宋羡将军多大去的军中?”

    谢良辰摇头:“不知。”

    陈子庚一笑:“就算我想去军中也不会太早,我要留在外祖母和阿姐身边。”

    谢良辰拿起自己的那张弓,走到陈子庚身边:“先赢过我,再去想那些。”

    ……

    定州府。

    宋启正宅院中。

    荣夫人听到管事禀告的消息:“三爷总算回来了。”

    荣夫人眼睛顿时一红,她怎么也没想到旻哥儿会被关这么久,顾不得宋旻来见她,她就疾步迎出去。

    宋旻正被人搀扶着走进内院,看着儿子瘦了几圈的身子,荣夫人悲声道:“我的儿,这是怎么了?可心疼死娘了。”

    宋旻抬起头,脸色黑黄,眼窝深陷,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荣夫人只觉得被人在心窝狠狠地挖了一块血肉:“是谁做的?谁将你折磨成这般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