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帝骑之诸天降临〕〔夫子又挨雷劈了〕〔神凡小村医〕〔风心世〕〔斗罗:不装了,我〕〔温栩栩霍司爵〕〔剑网三:沙雕玩家〕〔我,木叶的人生导〕〔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不负大明不负卿〕〔术师手册〕〔修仙者的人生模拟〕〔都市逍遥医仙〕〔影帝的诸天轮回〕〔降临斗罗大陆,开〕〔彩礼加倍,我反手〕〔人在盗墓:开局雪〕〔师尊你不对劲啊〕〔斗罗之从七杀剑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七十二章 撞上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遇良辰正文卷第七十二章撞上了谢良辰再有所动作的时候,宋羡就已经察觉,多年的习惯让他几乎下意识地就做出动作,不过在握上她手腕的那一刻,他还是卸了一大半的力道。

    虽然这样,谢良辰仍旧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谢良辰没有惊呼,准确地说,从摔出去到现在她躺在地上,半晌都不曾有半点的动静。

    宋羡起初没有在意,只等着她自己爬起来,等待的时间稍久了,他开始回想刚刚他做了些什么。

    然后他开始怀疑,难不成是他用的力道太大,直接将她摔得晕厥了?

    到底还是个女子,比不上他练过的兵。

    早知道教一个人这般麻烦,他就不该留在这里。

    宋羡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谢良辰身边,垂头看着她。

    她头上的鬏鬏早就散了,一阵风出来,将发丝吹开又重新落回她脸上,她眼睛紧紧地闭着,始终维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

    宋羡轻轻蹙起眉毛,刚要吩咐常悦去看看,又觉得吩咐起来麻烦,于是蹲下身用手去试探谢良辰的鼻息。

    手指凑在鼻端,能感觉到她的呼吸。

    记住m.42zw.

    宋羡心底里松了口气,他开口唤道:“谢良辰。”

    地上的人没有反应。

    “谢良辰。”他的声音略高些。

    月光下那长长的睫毛动也没动一下。

    宋羡伸手就要去推她的肩膀,脑海中思量着这一摔是不是牵扯到了她的旧疾,她头上的伤,可能还没痊愈?

    思量到这里,宋羡不得不沉下头,定睛去看她的脑后,这样略微走神间,宋羡忽然感觉到一丝危险,黑暗中不同寻常的荡起一缕劲风,向他直扑而来。

    宋羡比平日里反应略微慢了些。

    黑暗中地上的人跃起,梗着头径直撞向他的脸,挥起的拳头直奔他的胸口。

    一切不过在瞬间发生。

    他先是伸手挡住了她的拳头,紧接着顺势偏头。

    不过两个人终究距离太近,即便他做出了反应,她的头顶仍旧贴着他的下颌划过,如果他再慢片刻,定然会结结实实地撞上去。

    宋羡借力起身,身形向后一动,彻底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地上的谢良辰看到大势已去,也没有再追击的意思,干脆坐在地上平复着呼吸。

    少女那双清澈眼眸中活灵活现地闪烁着复杂的情绪,那是对刚刚偷袭未成的惋惜和对下次再战的期盼。

    宋羡本该动怒,但迎上她的目光之后,他也只是露出一丝淡然的笑容。

    终究还是露出了真面目,平日里规规矩矩的都是假象,其实就是一匹中山狼。

    他救了她一次被拖回了这里,如今指点她拳脚又被她算计。

    宋羡淡淡地道:“想要偷袭我,还早着。”

    谢良辰起身向宋羡行礼:“眼下我就算用尽浑身解数,也伤不到将军。”

    宋羡道:“你知晓就好。”没有自知之明,就会沦落到前世一样的结果。

    谢良辰道:“我日后定会勤加练习,希望还有机会得将军指点。”

    宋羡淡淡地道:“仔细办事,我一向不亏待手下人。”

    谢良辰应声。

    宋羡这次抬脚向外走去。

    谢良辰听到衣袂翻飞声,再抬起头人已经去的无影无踪,她这才支起腰身,四肢百骸间立即传来一阵阵疼痛。

    谢良辰伸手撑住腰,又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宋羡下颌的骨头可真硬。

    ……

    陈家院子外,宋羡与谢良辰挥动拳脚时,常悦和常安兄弟难得聚在一起。

    谢良辰被丢掷在地上,常安不禁闭起眼睛,然后用手肘撞了撞常悦。

    常安道:“下次得机会你劝说大爷两句。”对待一个女子,哪里能这样。

    常悦破天荒地开口道:“为何要劝?”

    常安道:“用的力道太大。”

    常悦面无表情:“大爷收力了,已经很客气。”

    常安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和练他们时相比的确够客气。

    常悦想起平日里宋羡训斥他们的话:“想学就要受苦,现在吃些亏,将来能保命。”

    常安闭上了嘴,也彻底断送了劝说大爷的心思,如果他连常悦都说服不了,就更别去撞大爷那面南墙。

    宋羡从谢良辰家中出来,带着常安离开了陈家村。

    回到他的小院子里,小厮端上茶之后就退了出去。

    坐在安静的屋中,宋羡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下颌,刚刚他确实是着了她的算计,柔软的发丝从他脸颊上掠过。

    这一刻宋羡又想起了季远,她就是这样对付季远的?他脑海中出现她面对季远时的那一幕,明明没有见到,却忍不住去猜测。

    心头生出几分不快,所以她现在是将他当做季远来哄,还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办事?

    ……

    一大早,陈老太太带着谢良辰和陈子庚向村外走去。

    他们今天不去造纸作坊,也不去收药材,要带着陈子庚去拜师。

    谢良辰一边走一边活动着肩膀,昨夜用了太多力气,早晨起来浑身酸疼,似是骨肉都要散架了。

    “辰丫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坦?”

    陈老太太和陈子庚刻意放慢了脚步,关切地看向谢良辰。

    “没事,”谢良辰道,“可能收药的时候累着了。”

    “那就多歇歇,”陈老太太道,“明日别早起陪着庚哥儿学拳脚了。”

    谢良辰安慰陈老太太:“祖母放心,练拳虽然累,但是强身健体。”

    陈老太太知晓外孙女脾气倔,也只能都由着她:“天天吃的那么好,怎么就不见长肉?到了冬天哪里能行?一阵风就要吹倒了。”

    谢良辰觉得陈老太太说的有道理:“等一会儿送完了束脩,我与外祖母一起去买些东西回家,冬日里要进补才不会生病。”

    陈老太太瞪着一脸歪理的外孙女:“没带银钱出来。”

    谢良辰目光瞄向陈老太太腰间:“我知道银钱就在外祖母的裤腰里。”

    祖孙三人一路说说笑笑,走到了东篱先生住的小院子里。

    陈老太太上前叩门。

    门只响了两声就被拉开,陈老太太看着眼前的人,一笑露出满脸的褶子:“李大人,是您啊。”

    三人向李佑行礼。

    李佑道:“快进来吧,先生正在屋中等着子庚。”

    祖孙三人进了院子,陈老太太就要去拜见东篱先生。

    “先等一等,”李佑看向陈子庚,“我给你准备了一身新衣衫,换好了再去向先生行礼。”

    陈子庚有些错愕,怎么也没想到李大人还会为他准备这些。

    7017k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