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暧昧高手〕〔弃宇宙〕〔惊!清贫校草是孩〕〔两对家分化成o后[〕〔三伏〕〔钢琴诗人与湖上骑〕〔开局呼风唤雨引来〕〔大玄第一拽探〕〔至尊邪圣〕〔人在斗罗,兼职修〕〔神豪从一双美颜圣〕〔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仙子别闹了〕〔在美漫抽取魔兽争〕〔原神之璃月奉香人〕〔重生:天王巨星〕〔网游之神级超管〕〔超神:我的人生模〕〔帝骑之诸天降临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四十一章 惊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遇良辰正文卷第四十一章惊雷宋旻见到谢良辰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李佑,他虽然不知那是什么,但心底油然生出不好的预感,他很想立即上前阻止。

    可是眼下的情形,他也只能想想罢了。

    布包里叠放着几张纸,李佑伸手将纸笺取出来,展开一看,上满画着一株花草。

    花草旁娟秀的小字写着:杨桃藤,常见于山坡、林缘或灌木丛中,枝及叶柄密生棕色柔毛,老枝无毛……

    其茎榨出的汁液可做滑水,其根有清热、利尿、活血、消肿的效用。

    这画上面的字迹与宋旻呈给他的供词上书写的相同,显然是出自从一个人之手,只不过画上更为规整、细致,那供词就显得慌乱、潦草,可见书写人当时的心情。

    李佑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将心思重新放回那画中。当今圣上素来喜欢书画,他是天子近臣,也跟着见过不少古往今来的名作名迹,前些日子,皇上还赏赐给他前朝大家的山水,如今就供奉在他宅院的堂屋中。

    可他只是个粗人,不大懂得鉴赏,几乎没有静下心主动拿来查看的时候,但眼下这幅画却让他挪不开目光。

    李佑继续往下翻,下一张纸画的是:黄蜀葵,也一样在后面详细写了这黄蜀葵的模样,长在何处,有何药用。

    还有柴胡、防风、黄精……

    宋启正一直在等李佑说话,却没想到李佑翻动着手中的纸张,始终沉默不语,他不禁抬头向李佑手中看去。

    记住m.42zw.

    两个人相隔不远,宋启正大致能看清上面所写的字迹,然后他皱起眉头,抬眼看了一眼谢大小姐,然后将目光挪到宋旻脸上。

    宋启正没有说话,但父子两个早有默契,宋旻几乎立即探知宋启正的心思。

    这桩事出了差错。

    宋旻想要补救,可他并不清楚问题在哪里?眼下他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屋子里响起李佑的声音:“这些都是你画的?”

    谢良辰应声:“回禀大人,这画和字都是出自民女之手。”

    李佑道:“为何要让你阿弟随身携带?”

    谢良辰没有思量,径直道:“如果没有被带来这里,我现在已经带着阿弟去了邻村,教大家识药草。

    不止是杨桃藤和黄蜀葵,北方山中还有其他药材,从前大家采来的药都是胡乱卖给药商,遇到有良心的药商还好,能给一个公道价,遇到黑心人,只有吃亏的份儿。

    如果大家识得药材,知晓自己采的都是什么药,该卖多少银钱也能心中有数。”

    谢良辰说到这里顿了顿:“除此之外,还想让村子中的人懂得些药性,村中人生病请不起郎中,随便一剂药都要花几十文,大家平日里连肚子都填不饱,哪有银钱做这些?

    有了病症,也是私下里胡乱用药,常常因此加重了病情,他们懂了这些,至少用药前会有些思量。

    我原本只是画了药材并没有写字,因为村民不识字,可是后来想一想,战事过去了,日子会越来越好,似我阿弟这样的孩子,说不得将来也能读书、认字。

    于是我就又写了图下的注解,如此一来就能更清晰地了解药材。”

    李佑眉头皱起来,眼前浮现出谢大小姐说的景象,吃不饱、穿不暖、生病无人救治,这就是民众眼下的情形。

    收回思绪,李佑再看向谢良辰时,目光更为温和,开口只说了一个字:“好。”

    是好,只有了解村中民众的人才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想出这样的法子。

    李佑相信谢大小姐说的是真的,与她说的这些话相比,那供词看起来格外的可笑。

    李佑继续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写那份供词?承认你不识得药材?”

    谢良辰抿着嘴,半晌她终于抬头看向宋启正。

    宋启正被那柔弱的少女一瞧,不禁眉头锁得更深了些,想要说些什么,却觉得有口难言。

    谢良辰重新看向李佑道:“因为识不识得药材,不是民女说了算。”

    谢良辰这话一出,一切都明白了。

    宋旻先站起身:“李大人明鉴,那供词上所写都是她自己招认的,我们只是如实呈给大人。”

    李佑脸上温和的神情一扫而光,眉眼中满是威严:“有无数种法子,能让一个人写出这样的供词,方才宋三爷不是就用了吗?”

    宋旻一怔,不禁回想。

    李佑接着道:“本官亲耳听见,宋三爷用陈家村的民众做要挟,逼迫谢大小姐招认。”

    宋旻胸口一滞,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被李佑这样一提点,他就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

    刚刚谢大小姐看向宋羡欲言又止,他眼见即将事成,心中一着急,忍不住用言语逼迫……

    没想到就成了把柄。

    他想要利用这农女,却好事不成反受其害。

    宋旻接着辩解:“大人,不是这样……”

    宋旻的脑子快速地转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或许您看得东西是假的,是有人事先做了安排,这不是真的。”

    宋旻话音刚落,宋羡淡淡地道:“那什么是真的?陈家村的人是在为我做事,谢大小姐去造纸坊也是听了我的吩咐,我故意在李大人面前做戏,是想让李大人在皇上面前为我请功。

    这才是你们想让人相信的实情?”

    谢良辰再次向李佑行礼:“李大人,我去造纸坊并没有受人指使,陈家村的人从前是见过宋羡将军,但仅仅是将军守城时,经过陈家村。

    我献方之后,宋羡将军送来朝廷上次的米粮,我将方才与大人说的话,说给了宋羡将军听,因此宋羡将军答应给我们十日时间,让我们筹备药材,除此之外,我们与宋羡将军没有别的来往。

    请大人莫要让宋羡将军背上冤屈。”

    宋旻脸色苍白,额头上满是汗水,宋启正目光阴沉地看向宋旻,想要从宋旻身上看到实情。

    “大人,”谢良辰道,“我被人强掳来这里,又被关起来逼迫写了这供词,我不怕死,可怕陈家村的人也因此受累,大人……您能为我们做主吗?”

    谢良辰说完屈膝跪下来,旁边的陈子庚也跟着上前几步跪在谢良辰身边。

    “大人,”陈子庚声音稚嫩,“求您为我们做主。”

    李佑快步上前亲手将谢良辰和陈子庚搀扶起来:“本官虽然不是镇州父母,但也是受朝廷、皇上众托来此……只要有本官在这里,没有人会再来逼迫你们。

    若本官做不到,本官就带你们一起上京伸冤。”

    宋启正头顶如同炸开一道惊雷,他再也坐不住,豁然站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