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暧昧高手〕〔弃宇宙〕〔惊!清贫校草是孩〕〔两对家分化成o后[〕〔三伏〕〔钢琴诗人与湖上骑〕〔开局呼风唤雨引来〕〔大玄第一拽探〕〔至尊邪圣〕〔人在斗罗,兼职修〕〔神豪从一双美颜圣〕〔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仙子别闹了〕〔在美漫抽取魔兽争〕〔原神之璃月奉香人〕〔重生:天王巨星〕〔网游之神级超管〕〔超神:我的人生模〕〔帝骑之诸天降临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三十二章 圈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羡自然不是信任谢良辰,只不过他知晓她是个聪明人,眼下这样的情形,还不足以让她动别的心思。

    程彦昭却是另一番思量,宋羡一向谨慎,身边为他办事的人哪个不是过五关斩六将。

    程彦昭紧抓着不放:“你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羡不想与程彦昭纠缠,站起身从博古架上取出一只匣子,将匣子打开里面是两块玉佩。

    玉佩一分为二,上面雕刻的是两只仙鹤。

    程彦昭将两块玉佩拿起来握在手心端详,确定就是一块,他不禁眼睛发直,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找到人了?”

    当年宋羡被人救下的事,程彦昭知晓的清清楚楚,因为带兵救下宋羡的就是程彦昭的父亲。

    不等宋羡说话,程彦昭转身就要走。

    “做什么去?”

    宋羡淡淡的声音传来,火急火燎的程彦昭止住脚步:“我回京城,昨天我才收到家书,母亲催我回去商议婚事。”

    见宋羡没有阻拦的意思,程彦昭颇有深意地一笑:“原本以为你找不到人,我不着急,但眼下不同了,万一你为了报恩准备以身相许,我总不能落在你后面,我是程家唯一的子嗣,也有家业要承继。”

    记住m.42zw.

    眼看着宋羡看向程彦昭,目光凛冽。

    程彦昭知晓宋羡从没想过这样报恩,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要逗着宋羡说话,他不怕死地又凑上前:“就是那位谢大小姐?”

    宋羡没有反驳。

    程彦昭试探着道:“你准备如何还这救命之恩?莫不是想用‘十日’就相抵了?”虽说当年父亲收到消息,找到了宋羡,却没有那一家人的帮忙,宋羡八成已经葬身大海之中。

    宋羡淡淡地道:“还不确定就是她。”

    程彦昭更加惊讶:“不是有玉佩?”

    “她采药时摔下山,头上受了伤,记不得从前的事,”宋羡从程彦昭手中拿回玉佩重新放回匣子里,“她的父母也过世了。”

    程彦昭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谢家其他人也不知道?”不用宋羡回答他就知晓答案,如果谢家有人知晓,宋羡也不会这样说。

    “没见过你这样的,”程彦昭不禁叹息,“找个救命恩人还一波三折。”

    说了半晌话,程彦昭也从刚刚的惊诧中回过神,重新坐回椅子上:“谢大小姐才十四五岁吧?可怜了,父母都不在了,跟着外祖母在陈家村,还要为生计奔忙。”

    听着程彦昭惋惜的声音,宋羡不知为何就想起谢良辰对付季远时的狠厉。

    她的身世仔细想起来的确可怜,但绝不是个可怜人。

    程彦昭仔细思量:“算一算年纪对得上,玉佩也有,就算不是救你的那家人应该也会有些牵连。”就因为这样宋羡才会让常悦跟着谢大小姐吧,他心头的疑惑算是有了解释。

    宋羡道:“我让人去查问谢家的事,总会弄清楚。”他让人去查她父母过世的时间,还有拐走她的人伢子,就算没人知晓当年内情,但也会发现蛛丝马迹。

    程彦昭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给她一笔银钱,的确不如为她谋个生计,你也算是煞费苦心。”

    宋羡并不去反驳程彦昭,给了他一个答案,也免得他整日在耳边说个不停。

    程彦昭心满意足,不过他又觉得眼前还隔着迷雾:“她能斗得过谢二老爷?谢家二房背后恐怕还有别人。”

    宋羡当然知晓,有人想要利用陈家村的人,重新掌控局势。

    这个迫不及待要动手的人,就是宋裕和宋旻。

    “没事就出去!”宋羡沉下脸赶人,目光也重新落在手中的文书上。

    ……

    陈家村。

    谢绍山身上的衣袍早就被汗湿透了,即便是战乱的时候,他也没尝过这样的辛苦,为了取得信任,他帮忙挑药材,搬动药材,赶着骡车送去造纸坊,一切都是亲力亲为。

    陈老太太和谢良辰始终冷眼相待。

    他几次想要离开,可看到陈老太太和谢良辰窃窃私语的模样,他就咬牙留下了。

    不弄清楚这其中的秘密,他不能走。

    “谢二老爷想好了,我们一文钱都不会给。”

    听着谢良辰的话,谢绍山几乎将牙咬碎了,虽然心中有怒气,嘴上却道:“之前是二叔对不住你,只希望能帮上忙,就算你给我银钱,我也不会要。”

    有了骡车,就节省了力气。

    陈老太太和谢良辰坐在骡车上来往陈家村和纸坊,陈老太太看着面前的骡子,又去瞧跟在车旁的谢二,心中不禁感叹,有大牲口出力就是好。

    多亏她没拿烧火棍直接将谢二赶出去。

    不过有好处就有坏处,陈老太太眼睛瞄着外孙女怀中的包袱,外孙女还有气力去市集上买一堆东西回来。

    谢良辰挥动着手中的小鞭子:“外祖母,将来咱们家得置办好一点的车马,不会太颠簸。”

    “行。”陈老太太嘴里答应着,谁还不做个梦了,她还想坐轿子呢。

    一天跑下来,从纸坊拿出了两贯银钱。

    陈老太太盘腿坐着,将银钱都抱在怀里。

    “外祖母,您将银钱放在旁边,”谢良辰道,“太沉,别压坏了您。”

    陈老太太才不会放下,她做梦都想被银钱压得喘不过气,若是有一天能被钱压得散了架,那也是福气。

    天将黑了,骡车才回到陈家村。

    陈家村的人陆陆续续回到家中,陈咏胜来到陈老太太家中说话,看着桌子上的银钱,陈咏胜还没开口,旁边的谢良辰道:“二舅舅,有件事与您商量,今天赚来的银钱能不能先不分给大家。”

    谢良辰没说这话之前,陈咏胜就想到了这一点,宋将军过来时说了会给他们十天时间去收药,收药自然要有本钱,良辰为的是给整个陈家村,既然是大家的事,就不能让良辰自己承担。

    陈咏胜趁着采药的时候与大家早就商量好了,不但这些银钱不能要,而且他们还要尽所能帮忙。

    陈咏胜从身边拿出一个包袱放在桌子上,包袱打开里面大家凑起来的铜钱。

    陈咏胜脸上露出几分歉意:“年景不好,大家手里也只有这么多,全都拿出去收药用。”就怕是杯水车薪。

    陈老太太看着那些铜钱,鼻子有些发酸:“这是做什么?快拿回去,别以为朝廷发了些米粮就够用处,真的吃起来,支撑不过半个月。”

    陈咏胜却没有半点犹豫:“大娘,我是里正,这是我做的决定,本来卖药就是良辰的方子,我们哪里能只擎等着不出力?再说了,那些分给大家的米粮不是银钱?将纸坊的买卖拿下了,大家也会跟着受益。”

    陈咏胜说完看向谢良辰:“良辰只管去做,有什么事还有我。”

    眼下是需要银钱的时候,谢良辰也不推拒,痛痛快快地道:“二舅舅,那我们先收下,欠大家的银钱都要记好,日后卖了药材,定会还给大家。”

    陈咏胜颔首。

    谢良辰接着道:“宋将军说,北方还有不少的纸坊,只依靠我们,恐怕药材不够用处,所以明日开始我们要去周围村子收药,大家也要分开行事。

    去别的村子收药的价钱,就要比我们卖去纸坊便宜一些,我们收药杨桃藤七文,黄蜀葵十四文。

    看似比他们直接送去纸坊卖的少,其实省去他们不少功夫,他们就能采到更多的药材。

    开始可能大家不会信任我们,所以需要二舅出面,二舅可以先去说服那些上过战场的伤兵。”

    都是上过战场的人,有过相同的经历,更容易亲近。

    谢良辰话说到这里向门外看去,门外看似静寂无声,她却知道谢绍山定然守在那里偷听。

    谢良辰道:“这方子是谁给我们的,我们要时刻记得,不能坏了事,辜负了他。”

    门外谢绍山听到这话,一颗心要跃出胸口。

    ………………………………

    晚上七点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