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异星智能〕〔斗罗:开局召唤晓〕〔都到三国了,你告〕〔麻衣道祖〕〔我真没想结婚啊〕〔全民兽化:从柳树〕〔皇城金膳斋〕〔重返1982〕〔星际之最强指挥官〕〔精灵店里走出的博〕〔出狱后的彪悍人生〕〔我在东京教剑道〕〔特种兵之神级签到〕〔两界球王〕〔萌崽陪玩从带飞皮〕〔我在八零追糙汉〕〔我的师傅是林正英〕〔小阁老〕〔在超自然的世界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十八章 在一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大太太会出现在这里,除了担忧谢良辰和苏怀清的婚事之外,就是要在北方县府将苏家的药铺开起来。

    前世时,苏家的药材买卖开始在镇州、定州等地进行的很顺利,但宋羡眼睛揉不得沙子,动手整饬北方,苏大太太那些奸商的手段自然也被拆穿,苏家在北方几乎走投无路。

    谢良辰才在苏老太爷的信任下,开始慢慢接手了苏家在北方的药铺,她花了不少心思,才获得宋羡的信任,为宋羡送药材。

    她对苏家很是了解,也清楚宋羡虽然凶名在外,但是为人心正,与季远那些人截然相反。

    谢良辰看向陈咏胜:“柴胡、防风这些药材,百济堂买的话会给多少钱?”

    陈咏胜被问的一怔:“药铺收药都是看东西一起估价,从来不会告诉我们什么药材卖多少银钱。”

    他们除了知晓采到人参会卖高价之外,其余的全要凭药铺的人查看之后算账。

    这一点也正是陈咏胜这个里正迟迟不肯卖草药的原因,人家说多少就是多少,一切都要听人摆布。

    陈咏胜道:“不过也难怪这样,药材我们本就认不清,许多药长得都很相似。

    经常采药的人,虽然粗识得几味药材,也有看错的时候,而且药材每年价钱都不同。”

    他也不是一定要卖药,但现在也没有别的赚钱法子。

    一秒记住.42zw.

    朝廷赈济粮不够,全村那么多人要吃饭,他总要带着陈家村的老老小小熬过这个冬天,到了明年他们就能多垦些荒地,不至于再有人被饿死。

    “二舅舅,我认识药材。”

    陈咏胜一直陷入自己的思量中,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半晌才抬起眼睛。

    陈咏胜不确定地道:“良辰,你说什么?”

    陈老太太不等外孙女说话,就笑出了豁牙:“辰丫头认识药材,还要……”

    陈老太太略微一停顿,陈子庚立即接口:“采黄蜀葵和杨桃藤卖去造纸坊,宋家大爷亲口答应的。”

    陈咏胜听着这话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

    陈子庚生怕陈咏胜不够讶异:“宋家大爷,就是镇国大将军的长子,之前带兵路过我们这里的那位。”

    “宋……宋羡?”

    陈咏胜怎么也想不到陈老太太祖孙三人见到了宋羡,而且还与宋羡说上了话。

    陈咏胜看向陈老太太:“大娘,快与我仔细说说。”

    陈老太太自然乐于说这些,她得让人知晓,外孙女的厉害之处。

    陈咏胜听得真切,脑子里却一时回不过神。

    那可是宋羡。

    进过军营的人,谁能不知晓宋羡,陈咏胜光是听这个名字,身子不由地坐直了几分,好像宋羡能够瞧见他似的。

    宋羡规矩大,治军严,手下的将士骁勇善战,几次战事下来,辽军看到宋羡的大旗都会望风而逃。

    战场向来残酷,宋羡所到之处更是血雨腥风。

    陈咏胜除了敬畏宋羡之外,更加钦佩他,如果他们在宋羡手下做斥候,不至于就他们几个残废活着回来。

    见到陈咏胜的脸色,陈子庚不由地担忧:“二叔怕宋大爷吗?”

    陈子庚深深地吸一口气,宋羡答应了是好事,但也不能出差错,良辰不知道宋羡的为人,看起来没有半点担忧。

    陈咏胜沉吟片刻道:“要怎么做,你心中可有了打算?作为陈家村的里正我可以帮忙。”万一出差错,他可以出面担下宋羡的怒气,做成了自然就不必说。

    谢良辰干脆地颔首:“我们一家采不了那么多药,需要村中人帮衬,等到与纸坊定了价格,我再按照采来的斤数结算给大家。”

    谢良辰估算,至少黄蜀葵一斤五文,杨桃藤一斤三文,现在她不能与陈咏胜说,免得中间出差错。

    陈咏胜看着谢良辰,谢良辰年纪尚小,说起这些话却十分熟络,莫名让人信任。

    对他来说卖钱都是后话,眼下重要的是宋羡满意,不要怪罪,免得良辰惹祸上身。

    谢良辰知晓陈咏胜的担忧,她没有再劝说。

    说的再好,也不如动手做更有说服力。

    谢良辰道:“二舅明日帮我寻七八个人,与我们一起上山。”

    陈咏胜脑子里盘算这些事,一时不能完全捋清楚,耳边又传来谢良辰的声音:“村中的草药二舅也不急着卖,不如再看看,我看宋大爷心善,定会为百姓思量,日后应该有药铺标出名价收购药材。”等她有了本钱,她来收药。

    谢良辰言之凿凿,生像是真的有药铺会这样做似的。

    陈咏胜看向陈老太太,陈老太太眼睛中只有外孙女,早就将其他抛至九霄云外。

    陈老太太思量,外孙女吹牛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明知道八成做不到,却就是让人听着心宽、舒坦。

    高氏做好了饭,陈老太太让她拿回去一碗。

    “不是给你们的,给黑蛋养身子。”

    高氏眼睛发酸,这可是没有加杂粮、野菜的稻米饭,这种珍粮她从来没吃过,在厨房煮米闻到那香气,她差点要将自己的舌头吞了。

    眼下陈老太太却说让她拿回去一碗。

    高氏想要拒绝,却又不舍得。

    陈老太太见状训斥高氏:“快拿回去,黑蛋多亏没随了你,否则等他拿定主意救庚哥儿时,庚哥儿早就被水冲的没影了。”

    高氏连忙道谢。

    陈老太太道:“黑蛋先救了庚哥儿。”

    高氏垂眼道:“战乱时,您把家里的米粮都分给了村中人,没有您我们全死了。”

    陈老太太最讨厌这样委委屈屈,磨磨唧唧,挥手赶人:“你们走吧,我们娘仨累了,吃过饭也要歇下。”

    送走了陈咏胜和高氏,祖孙三人在小炕桌上吃饭。

    谢良辰觉得这顿饭格外的好吃,直到躺在炕上睡觉时,谢良辰的嘴唇也是向上翘着的。

    陈老太太睡在中间,一左一右是孙子和外孙女,她的眼睛又有些潮湿。

    折腾了一整日,陈老太太和陈子庚很快睡着了,谢良辰轻手轻脚地起身,推开门出去查看,这是多少年来她养成的警惕之心。

    他们顺利回到了陈家村,但对谢家二房和苏家都要有所防备,虽然外面有宋羡的人守着,她却不能完全依靠别人,等她腾出手脚要在院子里做些布置。

    谢良辰思量着,就听到脚步声传来,转头一看陈子庚迷迷糊糊地向鸡圈走去。

    谢良辰忙跟过去看情形。

    只见陈子庚的身影在鸡窝前蹲下,他眼睛半闭着,嘴里反反复复地嘟囔两句话。

    “别怕,别怕,我在这里守着,黄皮子不来。”

    “你们好好下蛋,攒够了蛋,我好送给谢二爷爷,让他帮忙打听阿姐的消息。”

    谢良辰听得眼睛发酸,等了一会儿,她才能确定陈子庚不是梦游而是睡蒙了。

    “阿弟,”谢良辰轻声喊着,“不用守着了,我们回屋子里睡吧!”

    陈子庚终于转过头,茫然的目光落在谢良辰脸上,许久那双眼睛才有了些清明,意识到眼前的情形。

    “阿姐,”陈子庚揉了揉眼睛,然后伸手搂住谢良辰,“你回来了。”

    “嗯。”谢良辰轻轻拍着陈子庚的后背。

    “不是做梦?”

    “不是。”

    “阿姐。”陈子庚总算哭出声,“你总算回来了。”

    谢良辰要将陈子庚背起来,陈子庚却怎么都不肯。

    “就一次,”谢良辰道,“让阿姐背背你。”

    陈子庚终于红着脸答应,轻轻地趴在了谢良辰后背上。

    陈子庚将脸垂在谢良辰后颈上:“阿姐比我想的还要好,以后祖母、阿姐和我三个人一直在一起。”

    “好,”谢良辰干脆地答应,“我们永远在一起。”

    ……

    镇州宋府。

    宋老太太屋外跪着几个人,为首的是许管事的妻子焦氏。

    焦氏额头上血肉模糊,她已经晕厥过去两次,醒来就是磕头:“求求老太太,看在我们都是宋家老家人的份儿上,饶我们夫妻一命。”

    屋子里,镇国大将军夫人荣氏面色不虞,眼睛紧紧地盯着门口,因为宋羡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她既期盼着将军看到宋羡的暴戾,又怕宋羡不管不顾伤到她两个儿子。

    “老太太,大爷回来了。”

    听到禀告声,宋老太太抬起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夜的命名术〕〔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万古神帝〕〔术师手册〕〔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顶级气运,悄悄修〕〔斗罗:逆转次元〕〔我的治愈系游戏〕〔修罗场玩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