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喜遇良辰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来了
    ..,最快更新!

    常悦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就好像风头都被程将军抢了似的。

    谢大老爷问了那么多程将军的事,一句也没提及大爷,他家大爷差在哪儿?

    若不是大敌当前,他得设法与谢大老爷仔细说说。

    常悦想了想自作主张地将程彦昭说高了几岁:“二十五六了吧!程将军不太去村子里,上次急着进村是因为邢州线穗的事,之前有几次都是进村里用饭。”年纪又大又能吃。

    谢绍元笑着道:“是好年纪。”

    常悦忙道:“我家大爷才刚二十岁。”

    城墙上死死盯着敌军的程彦昭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好像谁站在身后吹凉风似的。

    对面的三皇子葛坤,看着代州关卡,新一轮攻城战开始了,他觉得齐军支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败下阵。

    这次他要实实在在立个大功,看两个兄长谁还能不服他?

    “爷,”葛坤的心腹低声道,“好像有些不对,齐军的守势好像比之前强了不少,是不是来了援军?”

    葛坤皱眉:“哪里强了,不过勉强应对罢了,这一次不能攻克,下次也差不多了。”

    心腹又仔细看了看,只觉得城墙上的齐人忽强忽弱,让人着实弄不清楚,可能是他多想了?

    葛坤正兴致勃勃地看着,又有人上前道:“三皇子,萧大人让我们护送您离开这里,这里太过危险。”

    “哪里危险?”葛坤拿着马鞭向代州城一比,“这些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回去告诉萧大人,让他不必担忧,只要在后面帮我调动兵马。”

    说完这话,葛坤接着道:“萧大人可抓住了人?”

    副将垂下头:“萧大人中了那些人的奸计,让他们逃脱了。”

    听到这里葛坤眉毛扬起:“原来萧大人失利了。”亏得太后百般夸赞萧兴宗,这些年萧兴宗动用了多少财力,最后又如何?不但丢了北方,这次也频频受挫。

    本来萧兴宗在葛坤心里还算懂些谋算之人,现在只觉得……不过尔尔。这样的人还想为他做主?只怕是看到他这边要打胜仗,来抢功的吧?

    葛坤道:“告诉萧大人,这次攻打代州的兵马都是我带来的,所有将士都要听我号令,代州的事用不着他操心了。”

    副将只得应声。

    葛坤重新看向那高高的城墙,等他杀入代州,就下令屠城,让那些人知晓阻挡他葛坤会有什么结果。

    又是一波攻城战结束。

    双方各自收拾战场。

    程彦昭寻个干净的地方刚刚坐下,就看到有百姓帮着将士搀扶伤兵,运送军资。

    程彦昭不禁有些惊讶,这是代州不是镇州,这里的百姓肯帮他们?

    “辰阿姐说,先扶伤重的人。”

    听到辰阿姐这个称呼,程彦昭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有百姓帮忙,他更有信心能够等到宋羡前来。

    程彦昭吩咐副将:“过来商议战策,下一轮还这样收着打,不能让他们以为我们有援军。”

    隐藏实力,到了关键时刻能够发挥大作用。

    程彦昭这一战用上了自己所有的聪明才能。

    代州毕竟不是大齐的地方,加上伪王的旨意,从应县、朔县来的兵马将代州团团围住,每守住一次攻城,都似是费劲了所有将士的力气。

    投石车、火药的轮番上阵,谢良辰耳朵被震得轰轰作响,再加上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听人说话多多少少有些不真切。

    王里正说了两遍,她才全都听明白:“官府有人说动了山匪,来了村子两次,有的村子还死了人。”

    伪王为了对付宋羡,竟然不惜做这种事,只要能扰乱代州的局势,他们根本不在意用什么手段。

    一记雷声从在头顶炸开,看起来是要下雨。

    王里正忧心忡忡:“村子里的老人说,可能会下大雨,我们的村子地势低,若是雨大了还要快些离开。”

    真是前有狼后又虎。

    谢良辰道:“真的下了大雨,我们去村中帮忙。”

    “不用,”王里正急忙道,“您还是顾着这边,那些山匪再来,我们几个村子一起对付他们。”

    山匪手中有利器,村民只怕不是他们的对手。

    可现在就连常悦都上了城楼,的确抽不出人去帮忙,只能寄希望于宋羡。

    谢良辰也担心宋羡,宋羡为了来代州,冒险行事,太原府打的太急。

    谢良辰将伤兵肩膀的箭头拔出来,鲜血汩汩而出,伤兵手指捏得发白,苦苦忍耐着疼痛。

    谢良辰只能将煮好的布条塞入伤口之中,止血的药粉也不够了。

    旁边帮衬的妇人背地里已经哭了好几次,因为一切都太过惨烈,他们只求一个安安稳稳的生活,但这些对他们来说太难了,难得不敢去想。

    “大小姐,我们真能守住关卡吗?”

    “能。”

    不管是谁问,谢良辰都是这样的话。

    “咚,咚……”

    巨大的撞击声传来,有人爬上了城楼。

    谢良辰的手依旧很稳,脑子里仿佛什么都没想,只有眼前的伤兵。

    “要冲进来了,要冲进来了。”

    伤兵被辽人刺中,滚落城楼之后被抬了过来,整个人已经处于癫狂之中。

    “他们又在撞门了,又在撞门。”伤兵挣扎着不肯坐下,想要冲到城门口去。

    谢良辰等人好不容易将他压下来,伤兵依旧说着话:“将军说不能退,不能退。”

    这句话反反复复地从他嘴里说出,最终他的血染红了所有的布条,他张着嘴仿佛还有许多未尽之事要交待。

    谢良辰眼前满是刺眼的红,她伸出满是鲜血的手,轻轻地阖上了伤兵的眼睛。

    来不及悲伤,谢良辰站起身去医治下一个伤兵。

    都是谢良辰熟悉的面孔,身上还有她之前治疗的伤,伤没好就又上了城楼,伤叠着伤,直到不能治了为止。

    “宋将军……宋将军……”

    有人开始喊宋羡的名字,迷迷糊糊之中,这才是他们全部的希望。

    宋羡,宋羡。

    谢良辰不知什么时候也开始随着他们默念。

    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

    撞击城门的声音终于停下。

    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

    谢良辰仔细地听着,隐隐约约中似是有人唤她的名字。

    “有人叫我?”谢良辰看向身边的妇人。

    妇人摇摇头:“没……没有啊!”

    “良辰。”

    是有人在叫她,谢良辰站起身走出了帐子,两天一夜没有合眼,视线略微有些模糊,可她还是瞧见了有人翻身下马,向她这边寻来。

    谢良辰紧紧地盯着,朦胧中终于将那人看了清楚。

    宋羡,是宋羡。

    “良辰。”这声音清晰了许多。

    谢良辰努力分辨着,眼前的一切并非梦境,她抬脚向前走去,想要走近一些,脚下不禁一软。

    一条手臂先一步揽在她的腰间,那恍惚的感觉终于渐渐变得真实。

    “宋羡。”

    她被紧紧地抱住,熟悉的感觉将她整个人笼罩,宋羡在她耳边低声道:“是我,良辰,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