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四十三章∶花海葬归人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师父……”萧河低低的叫了一声。

    师祖婆婆微微一笑,仅仅是因为手指触碰到了那两个字而已。

    她似乎十分满足的合上了双眼,海棠花飘落,洒在她的身上,一切似乎都变得静默了,唯有风声喧嚣依旧……

    师祖婆婆喑哑的声音格外清晰的说道∶“谢谢你们,让我还能像这样待在他的身边……”

    原来生命的流逝就是如此的短暂,渺小却又绚烂……

    师祖婆婆的身体渐渐变成了一个老人的模样,碎裂的地方化为乐皱纹,那头白发也不再违和,如枯木般散在周围,尸骨入泥而草木生……

    萧河紧盯着师祖婆婆的脸,他伸手碰了一下师祖婆婆的身体,那副苍老的躯壳一瞬间倒在了墓碑旁边,她就这么……死在了挚爱的墓前。

    萧飖紧抓着宇文璟的衣襟,她不敢回头去看师祖婆婆现在的样子,因为她始终觉得愧对这个人……

    “阿飖,你无需自责。”宇文璟淡然的说道∶“她现在……应该比人生中任何时候都要快乐。”

    宇文璟知道那种感觉,生死不过一瞬,而爱一个人却可以是永恒的。

    萧河无声的跪了下来,他没有流泪,但眉宇间却压着一片阴霾……

    南宫佛莲走上前,拍了拍萧河的肩膀,道∶“她已经走了,我们……把前辈葬在这天机花海吧……”

    萧河点了点头,也许……这也算是她最好的归宿了。

    在最后的最后,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夜晚悄然降临,天机花海中亮起了点点灯火,构成了一个通亮的八卦形状,荧光与星光同辉,月色伴着花海共眠。

    萧河将师祖婆婆和那香囊一起,葬在了海棠花树之下,碑文上也只有寥寥两个字“海棠”,他觉得除了彼此的名字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多余。

    他在花海中摘了许多靛青色的花朵,绑成一束,放在了师祖婆婆的墓前,便充作贡品了。

    身似浊云心似雨,散落凡间混不知。

    萧飖合眸,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她跪在师祖婆婆墓前,顿首拜下去,道∶“师祖婆婆,萧飖这条命算是欠你的……”

    “待到大计告成之日,我便将这条命还你……”后半句,萧飖放在了心中,没有说出来。

    宇文璟上前,对萧河道∶“萧……兄长,天色不早了,我们先下山吧。”

    “我不下去。”萧飖斩钉截铁道∶“虽然我对师祖婆婆知之甚少,但……大恩难却,我想在这跪上一夜,就当是……我为她守灵了。”

    几人没有说话,萧河看着萧飖的背影,一皱眉,也跟着跪了下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要守灵也应该是我来守,阿飖我陪你。”

    南宫佛莲和宇文璟矗立在二人身后,沉默不言,纷飞的花瓣随风而起,簌簌的拂过二人的身边,那艳阳般的眼色随着灯火起舞,是一片静谧而又美丽的景象。

    宇文璟瞧得真切,萧飖的眼中有那么一瞬间的绿色显现,随后被她强行压抑了下去,也许这件事……也会是萧飖心中的一道心魔。

    南宫佛莲有些不屑的坐到一边,调息内力,宇文璟就那么站在萧飖身后,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几人就这样,跪着、站着、坐着。整整过了一夜。

    一夜无言,直到天明。

    天色蒙蒙亮,宇文璟上前,走到萧飖身边,道∶“阿飖,天亮了,你起来吧,仔细跪坏了膝盖。”

    萧飖表情有那么一丝冷漠,她的眼中有些不清明,说道∶“跪坏了又怎么样,反正我前世就是个瘸子。”

    “阿飖。”

    宇文璟又叫了一声,萧飖的眼神才完全清明,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璟,似乎是在惊讶自己刚才怎么会说出这种话,为什么……会对宇文璟说出这种话。

    她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立刻解释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开个玩笑。”

    萧飖额头上的红色印记渐渐淡了,浅浅的消失了……

    宇文璟伸手抚摸了一下萧飖的额头,道∶“阿飖,你刚才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啊。”

    萧飖有些奇怪的看向宇文璟,宇文璟清浅一笑,道∶“没事,先起来吧,萧……兄长,你也起来吧,我们是时候该下山了,玄阴教……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呵。”正说着,南宫佛莲不知为何轻笑了一声。

    萧飖疑惑的看向南宫佛莲,南宫佛莲一摊手,道∶“都看着我干嘛?我只是觉得……王爷忽然间说这么多的话,有些不习惯。”

    宇文璟又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扶起了萧飖。

    萧飖捂着膝盖,“嘶嘶”的抽了两口气,道∶“原来跪上一夜,是这么疼的……宇文璟说的没错,玄阴教的事还不知道九尾处理的怎么样了……”

    萧河温柔一笑,也跟着起身,道∶“放心吧,九尾是在玄阴教长大的,又是师祖婆婆亲手带大的,不会出什么事的。”

    萧飖笑了笑,最后看了一眼师祖婆婆的墓碑,道∶“师祖婆婆,你要记得我说过的话……”

    终有一日,将这条命还给你,还给天机花海。

    萧飖缓缓的闭上眼睛,复又睁开。

    南宫佛莲站在原地,颇为认真的看向那棵海棠树,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借着阳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树上隐隐发光……

    南宫佛莲没有多言,直接一支飞刀掷出,正中那个发光的物体。

    只听“哐当”一声,从树上掉下了一把银色的宝剑,那剑身优美而华丽,剑刃露出一截,更是锋利无比,看样子,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剑。

    “这树上……怎么会有一把剑?”

    萧飖说着,小心翼翼的凑近这把剑,剑身上清楚的写着“赠友人”三个大字,看上去就是很平常的一把宝剑。

    萧飖拿起剑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道∶“剑身轻盈,是一把洒脱飘逸的好剑。”

    宇文璟觉得那剑上的字似乎隐约有些眼熟,于是道∶“飖儿,把剑给我,我看一下……”

    萧飖一挑眉,将剑扔给了萧河。

    萧河接过剑,仔细的看了看,嘴角莫名的抽动了一下,这样的字体……萧河可以说是十分熟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