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雨〕〔隆武大帝〕〔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鬼手医仙:殿下,〕〔妖女哪里逃〕〔老公追妻火葬场〕〔我的完美人生啊〕〔重生过去震八方〕〔我在年代文里暴富〕〔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在1994〕〔我的功德不见了〕〔昭周〕〔唐朝林轻雪〕〔天命之族〕〔脑海里飘来一座废〕〔霍格沃茨的提督〕〔那孩子是奥术奇迹〕〔傅少,夫人她好飒〕〔敛财人生之重启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二十五章∶司南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月色朦胧,天上的烟花此起彼伏,不知何时渐渐淡了。山鬼坐在窗边看着这喧嚣的城池,喧嚣的夜晚……

    心情……却是格外安静的。

    他静默的解下了蒙着双眼的白绫,将白绫默默收好,他张开眼睛,那眼窝中,是一双骇人的、血红色的瞳仁……

    那双眼眸有些涣散,但还是有所焦点的,是一双能视物的眼睛,他看向窗外,静静的笑了笑。

    从阁楼上的窗户望下去,正好能看见几个手持各种京城乐器的少年,他们面前放着一个铜钵,唱着北蛮的歌曲,似乎在乞求路人的施舍……

    山鬼微微眯起眼睛,收敛了眼中的精光,随后在衣服中摸出了三两个铜板,手指轻轻一动,便把那些铜板准确无误的投掷到了铜钵中。

    下面的少年见了,冲着阁楼上的山鬼笑了笑,又反复的鞠了几躬,才继续演奏。

    而就在此时,隔壁开着的窗户中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山鬼立刻闭上了眼睛,看向隔壁。

    只见南宫佛莲端庄的站在窗边,也在看下面那几个演奏乐曲的少年。

    南宫佛莲看向山鬼,淡淡的说:“你刚才那几个铜板投掷的虽然准,但暗器手法还是差了点,要掷中无声,那才是高手。”

    山鬼温柔的笑了笑,道:“宗主身为江湖中暗器第一人,还是不要难为一个眼盲之人了吧……”

    “你可比一般的盲人有本事多了。”南宫佛莲从腰间的钱袋中拿出一个铜板,道:“瞎子,这枚铜板……你可要听好了。”

    南宫佛莲盯着那铜钵,片刻后随手掷出,山鬼仔细的听,却只听见了铜板划过空气的声音,他微微张开眼睛去瞧,却看见那铜板的确稳稳的落到了铜钵中……

    “不愧是暗器高手。”山鬼赞赏道:“铜板和铜钵都是金属制品,是怎么做到无声的呢。”

    南宫佛莲冷笑了一声,反问道:“你既然是个瞎子,又怎么知道铜板真的落到了铜钵中呢?”

    山鬼一愣,南宫佛莲微一歪头,道:“你就是哪个山上的小鬼,竟然耍这些假盲人的把戏,真以为能骗过我月莲宗宗主吗?”

    “南宫宗主,您说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山鬼眯着眼睛,装傻道:“我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瞎子,宗主又何苦和我过不去,若我找个机会把您绊在这,您估计一年半载都走不回京城。”

    “你在威胁我?”南宫佛莲冷言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更讨厌找不到路。”

    南宫佛莲说着,毫不客气的掷出一只小小的飞镖,那飞镖虽然角度刁钻,力道却没有多强,山鬼闪身躲过,道:“南宫宗主莫非是想和我打一架。”

    “和你打有什么意思,不管怎么打都是我赢。”南宫佛莲极其没兴趣的说着,指间摆弄着一个小小的飞镖。

    这南宫佛莲为人傲气异常,只有经历过许多胜利的人,才会有如此狂妄的傲气。

    山鬼微微睁开眼睛,笑道:“南宫宗主,你可知普天之下,比你强的人只多不少,宗主还是不要把话说的这么满才好。”

    “哼,懒得与你分辨。”

    南宫佛莲说罢,便重重的关上了窗户,山鬼舒了一口气,笑道:“真是个怪人。”

    山鬼又坐在窗边等了很久,三更的时候,才见一男子匆匆来到窗前。

    那男子一袭黑衣,脚步很轻,直接从窗户跃入房中,低头跪下,道:“山鬼师叔,我奉祭司的命令,将祭酒带来给教主。”

    山鬼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了,司南。”

    那男子抬起头,月光下,他白皙的脸上竟然纹着一只大雁,虽然这只大雁栩栩如生,但也活生生将司南一张白净的脸毁去了。

    山鬼接过祭酒,走到床边,毫不客气的将九尾拎起来,道:“小屁孩,你的祭酒来了,快点喝了吧……”

    “恩……我困……”九尾揉着眼睛,把嘴一张,道:“啊~你来喂我吧。”

    山鬼和煦的笑着,没有说话,正准备将这一小壶祭酒粗暴的灌下去的时候,司南忽然上前道:“师叔,我来吧,我来照顾教主饮祭酒。”

    山鬼一挑眉,将祭酒交给了司南,司南微微一笑,跪到九尾旁边,低声道:“教主,祭酒送来了,我来喂你吧。”

    “恩……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九尾终于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

    一双朦胧的睡眼越睁越大,最后直接跳起来,道:“司南!你怎么过来了!”

    九尾说着,直接扑过去挂到了司南的身上,道:“你最近总是在忙,我都快想死你了!”

    “教……教主,你先下来,祭酒要紧。”司南说着,将酒壶递到九尾的面前。

    九尾冲着山鬼吐了吐舌头,道:“你要是早说司南来了,我肯定一下子就起来,哼!”

    “你们两个的关系还是这么好啊。”山鬼坐在窗边,单手托腮,道:“在玄阴教这种地方,还真是难得啊,司南,照顾着么个任性的教主,委屈你了吧。”

    “师叔说笑了。”司南道:“教主对我这么好,我照顾一下教主也是应该的,对了,教主今日应该见到萧凌云将军了吧。”

    九尾拿过小酒壶,一边喝着酒,一边道:“见到了见到了,小丫头也别机灵,她的性格和你师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没有你师叔爱笑。”

    司南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对了,我刚刚似乎在城门口看到了银秋,教主,是你命令他们打扮成那样的吗?我看到的时候,险些忍不住笑出来。”

    九尾舔了一下酒壶的壶嘴,之后“咕咚咕咚”的把酒全喝了,道:“司南今晚要走吗?要不然留下来吧,本座允许你和本座睡一张床!”

    “教主,教内还有些琐事,我必须要去处理。”

    司南说着,九尾渐渐露出了失落的表情,他砸吧砸吧嘴,却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酒……怎么又这么大一股腥味?”

    九尾说着,司南急忙打开了酒壶查看,他在酒壶的盖子上嗅了嗅,道∶“没事,可能是……那个顶替教主的孩子,他的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世子很凶〕〔剑来
  sitemap